87、繁星(2 / 2)

盛夜行又心疼又想笑。

好的是,路见星说话的声高和频率好些了,但还是没有什么语调,盛夜行经过一年的相处下来,已经能偏差不大地完全理解他的意思。路见星起先耐性差,现在耐性也不好,多聊几句就被转移走注意力。

学习上,路见星能看进去的知识他就能掌握得很好,没兴趣的、或者没接受的,半个标点符号都写不出。

唐寒说,这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四月过得平平淡淡,他们之间却轰轰烈烈。

盛夜行开始学会试着把路见星送回他父母身边去过夜。

两个人夜晚待在一起的日子虽成了奢侈,但极好地保证了双方的睡眠。钻进被窝,再一身汗地出来,缠在一块儿喘得口腔里一股血腥味。

这是两个人常通宵达旦干的事。

和“另一个自己”融合的感觉很好。

路见星躺在床上搂抱住盛夜行,被他发鬓的茬刺扎得想笑,背脊流的汗已经将铺垫在床上的短袖又一次打湿。

他仰头看宿舍床帘顶端挂上的一小枚昏黄夜灯。

夜灯起先是一个,慢慢被速度摇晃成两个、三个——

重影交叠,温柔莽撞。

路见星闭眼,像在这一刻要进入梦乡。至极致处,夜灯在他的视线里分裂成无数个。

他在室内望见满天繁星。

盛夜行为了路见星,也开始把摩托车换成电瓶车,用于捆腰固定的校服渐渐被路见星听话的双臂所代替,车手把上会很不酷地挂一点儿好吃的好喝的——心上人的嘀咕替换了令盛夜行曾追求的风声。

他在小小世界之中为他神魂颠倒。

三月,市二门口的小商贩被综合治理清管过了。

校门外的路宽阔笔直,通往另外一个世界。

学校给特殊班级新订购的感觉统合训练教具起了新作用,不少孩子渐渐开始接受“训练”的存在,并且主动想要为之努力。唐寒说,高一新入校的学弟学妹们适应得很不错。

唐寒还说,对这一方面训练的最佳时期是七岁以前,人在这段年龄中的学习是最快的。

或许是感同身受,盛夜行常带路见星去高一看看。

高一那位班主任的办公桌上常出现一些零食饮料,基本都是高三七班的学生放了再走的。

爱是相互的。

他们感谢一切给予过他们帮助的人。

四月,伴随三次鼓掌声,路见星终于在班级里做到了不最后一个交卷。

因此,盛夜行请班上同学吃了顿烤肉,买单买了四位数,还和路见星开玩笑,说接下来一个月都得天天吃面条。

路见星一听吃面条还挺兴奋,一到放学就往面馆坐。这一吃就吃到月底,盛夜行差点吃吐了。

五月初,李定西在微信群发起群通话,说他已经又转了个病区,月亮灯每晚都亮,说他给病友说他有个自闭症的兄弟谈恋爱,结果人家不信。

五月底,天气渐热。

恍惚间,他们又回到去年夏天。

在市二教学楼走廊上陪盛夜行喝汽水的人变成路见星,只是一个讲话,一个搭腔,再一起仰头看云朵漂浮于蓝天。路见星一会儿说这朵像头熊,一会儿说这朵像匹马。

盛夜行看得晕乎,扭头,看一颗汗珠自路见星的下巴滑至颈项之间。

宿舍的温度升高,空调也起不了降温的作用。

市二宿舍在寒假那一周翻新过,专门有清洁阿姨来打扫。以前三个人一起洗漱的洗手台干净不少,镜子悬挂于瓷砖之上,裂痕消失,床间有兰花清香。

回了宿舍,路见星把从明叔那儿单独领来的手推独轮车放到门背后。

其实这东西高三开始就都没怎么用了,学校说得专心复习,但是路见星和别人不一样,他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刚才在楼下转了好几圈,独轮车险些砸到自己的脚。

路见星叹气,捋开短袖去冲澡。

睫毛上有汗。

他的腹肌比去年来的时候更加结实,他脱衣服的动作也更加利索。

盛夜行看他腰身,看他形状天赋异禀的屁股,闭眼就是路见星的校裤褪至腿腕的画面。

洗完澡,宿舍空气的兰花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盛夜行身上的香水味。

盛夜行问:“还记得你把我的香水拿开水泡了吗?”

“是我送你的。”路见星反驳。

“那你还记得你把一整个寝室的鞋带都系起来了么?”盛夜行低声喘着,空气绵密,欲望在路见星的胸腔内涨潮。

路见星点头,又摇头,“是你录视频让我学……”

“那下次,”指尖越过拆下来的鞋带,盛夜行从身后抓住路见星的手腕,坏笑,“我给你录点儿别的?”

“不说了,”路见星仰头,把脆弱的脖颈露出来,“不说了。”

盛夜行拿鞋带绑了他的手腕。

他们靠在床梯边。

他们从床头亲到床尾,再撞上床栏。

因为疼痛,他们又滚在一起。

路见星抱他的头,抬高双臂,用无法分开的手腕曲起,双臂中央形成一个圆圈。

他将对方拽入不休的亲吻。

市二修了处音乐室,专供高一高二年级对音乐感兴趣的学生使用,每周二下午四点,那里会准时响起吉他声。路见星一到那个时间就要上厕所,绕路从音乐室门口过,不停下脚步,却也竖起耳朵。

每每亲吻时,他耳畔像又响起吉他声。

声响拨动神经,拨动心绪,最后拨动他脊背、腰间、臀上隐秘的曲线。

盛夜行说:“以后每年都可以这样。”

胳膊如藤蔓缠绕上他的树。

路见星从鼻腔轻哼出声:“嗯……?”

“我可以进去,”

盛夜行的汗滴落了,绽开在路见星起伏的锁骨上,“你可以出来。”

一切归于寂静,盛夜行熟练地扯床头备好的纸张,捋开被褥钻进去,把不该有的黏腻擦干净。

也许是太累,收拾完床铺后,路见星已经蜷缩在床尾睡着。他紧闭双眼,半边脸被夜灯映照出轮廓。

呼。

周围的空气又变得闷热无比。

盛夜行扯了扯松散的裤腰,拿纸巾擦汗。

他回味起刚才正面相对时,他鲁莽,路见星就软绵;他喘息,路见星就湿热,直到眼角出泪,视线模糊——

床帘挂的夜灯又被欲望撞碎。

一年以来,路见星流眼泪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一次,盛夜行突然明白。

好多看似孤独的人,其实连眼泪都没流过。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猪比比比比比比 2个;你是我的小台灯、应与臣亲亲亲亲姐!、邵邵1991、想我的路见星大宝贝了、三斤、玖零、小飞虫、达、平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荼倾岩 30瓶;暄空moo 20瓶;今酱、钢厂小霸王 10瓶;祁醉 6瓶;天气晴朗 5瓶;顾小轴 2瓶;玖零、洛yoooooo、阿越想喝奶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