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繁星(1 / 2)

特别观星

第八十七章

木雕玫瑰染上黑色。

路见星每天要花几分钟的时间在学校洗手池里洗手。

为了方便将手上颜色去掉, 他在身上揣了块香皂,专门用小袋子装着, 完全不在乎学校备好了洗手液的。

那些洗手液被淘气的同学挤出来, 流得到处黏腻, 路见星不喜欢。

再三请求后,路见星总算答应把他独一无二的“黑玫瑰”摆放在宿舍里。

一三五带去教室, 二四六放寝室。

剩下一个周日, 路见星选择把它拿去出租屋。

他盯着黑玫瑰写试卷。

视觉不稳定, 他眼睛酸痛。

黑玫瑰取代了作业本页脚吐信子的红色小蛇,成了路见星在草稿上“为非作歹”的又一标志性印记。

黑玫瑰被和自己的兄弟——木雕摩托车放在一起。

车屁股和枝干屁股上扭曲地写着盛夜行的生日, 像在宣告自己的生父何许人也。

要不是路妈亲眼看见儿子只是去倒了个垃圾, 她会怀疑这支玫瑰是某位爱慕儿子的女生送的,还被如此重视。

但不至于宝贝成这样。

路见星没告诉所有人的是,黑玫瑰也可以开放。

带木雕上学的坏毛病暂时告别路见星, 不愿意放弃拿香皂的问题接踵而至。

香皂的味道很好闻。

盛夜行一靠近他, 就能闻到这股清香。

于是两个人上课跑厕所的几率又大大提高。盛夜行自制力还算可以,只是捏住路见星的指尖,用嘴唇去触碰指腹。

最后,他将吻落到路见星的手背。

活像个变态大哥哥。

上课, 盛夜行看他又把香皂袋拿出来。

从抽屉里摸出美工刀, 盛夜行说:“香皂给我, 哥哥给你雕个东西。”

没见过拿香皂刻小玩意的,路见星愣住。

“香皂花。”

盛夜行自言自语完毕,把香皂拿到掌心放好。

唯一拿得出手的小伎俩就也就这些了。

他刚拿到香皂, 前座顾群山正在翘凳子。

翘了两下,顾群山的椅背不小心碰翻了路见星的水杯。

水杯倒在桌上,矿泉水流向满桌,路见星想起家里小区门口一潭死水般的喷泉设施。水洒得过快,盛夜行的手也打湿。香皂成了鱼,直接因为被握得太紧,滑了出去。

“捡一下!捡一下!”

顾群山喊着,弯腰去抓,手也滑,香皂溜得更远了。

“操!这香皂会动?”

“那是手上有水……”

“哎呀,好脏……”

半个班的同学都纷纷弯腰,加入了抓香皂的快乐插曲中。

路见星满桌子水,还发懵在原地。

教室内乱成一团,科任老师用教鞭使劲敲击黑板,怒喝:“都安静!”

“啊——!”有女生在混乱中尖叫。

香皂被顾群山截住,截去了办公室。

科任老师在班上问是谁弄到学校来的香皂?怎么不把家里遥控空调的遥控板也带来?!

“……”

路见星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摸了会儿衣兜。

他错把斥责听成了命令。

路见星真摸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空调遥控板,并且把它放在桌面上。

有同学开始憋笑。

“我来试试能不能用。”盛夜行截走他的话题。

盛夜行随意地摁下开关,教室悬挂的壁式空调“嘀——”一声。

全班大笑。

同学们都笑了一会儿,老师也跟着笑。

快乐如来早的潮水,将他们的压力和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惧短暂吞没。

“你啊。”盛夜行叹气,在桌下捏住路见星的小拇指,蹭了蹭。

盛夜行看窗外,恰好有阳光洒满桌面。

追随他的视线,路见星垂眼,再伸出手,将掌心覆盖上微微发烫的木桌,看阳光将他的指甲照得透亮。

路见星一低头,盛夜行也低头。

看他的手,盛夜行想起儿时妈妈晾在院里的金丝绒裙边。

校门口时兴“刮刮乐”有奖彩票,老板揣个钱袋,一边收钱一边笑,腰包日渐鼓鼓囊囊,终于吸引了小财神路见星的注意力。

路见星一口气扯了六张卡片下来。

周围刮卡片的同学散到一边去,有的垂头丧气,有的笑容满面。

都在交智商税。

盛夜行这么想着,还是从校服兜里夹了块钢镚儿,抵上未知的卡片,轻声说:“你刮刮。”

“乐。”路见星补充。

路见星全神贯注地盯紧那几片,活像等试卷的学生,正摩拳擦掌准备一显身手。

六张卡片上分别是几只动物剪影,对应的是兑奖数额。

盛夜行说他去店内看看对照表。

兔子,谢谢惠顾。

绵羊,五块钱。

摇摇头走出来,盛夜行把钱叠在一起给老板,拜托他等下把这几张钞票“奖励”给路见星。

“兔子是一百元,绵羊是五十元。你刮了两只兔子,四只绵羊,那就是四百元。”盛夜行坦然自若,说谎不打草稿。

低头,路见星刮出一张五百元大奖,是头熊猫。

盛夜行拿着彩票,又进了次小卖部内部,确认了这五百元是真的中了。

老板在一旁满脸痛苦地捂住腰包。

领了中奖钱,路见星开心,坐在摩托车后座晃腿。

盛夜行说,路见星这段时间越活越倒回去。

吃饭笨拙,偶尔掉饭粒在身上。擦干净后,路见星会不好意思地傻乐。有进步,路见星的自信心强一点儿,自然也不再那么谨慎,有时候在路上走都能撞墙,痛得捂住额头站在路边儿好半天。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