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高考(1 / 2)

特别观星

第八十八章高考

高考前的那一晚,一切如往日平常。

每一年的六月六号都如此。

盛夜行想起以前自己高一高二的时候,还觉得高考离自己非常远,并且不屑于参与这一场考试。往年六号,他们一群半大的男孩儿在夜里飞街、喝酒、淋雨,把干燥的身躯打湿,沉醉入夏天的晚上。

这是他的青少年发/春期。

从车棚里取回落灰的猎路者机车,盛夜行发现机车都旧了。

高考完再换一个吧。盛夜行这么想着,有些不舍。

他用抹布擦干净座椅。

风吹着,他们在校外三环路的辅道上飞驰而过。

视频开着,微信电话的通知声响了一路。

电话第七次因为无人接通而挂断,盛夜行庆幸自己没有在车后座安一个大音响,音响下连彩色跑马灯,彩条飘带迎风乱舞。拿洋酒洗车的事他做不出了,盛夜行怀疑当年自己的脑门被射中高压水枪。

一轰油门,整个城市的公路将是他的主场。

找了晚餐店,盛夜行领他们在靠路边,规规矩矩把车停好。手机还在裤兜内震动,顾群山摸了根棒棒糖含上:“接吧?万一有什么急事儿。”

盛夜行按下接听键,手机屏幕黏上掌心的汗。

“明天高考了,你们不得喝个夜啤酒庆祝一下?”李定西在微信群中如是说。

“虽然市二很好,但我明年不想回了。对了,市二还不收复读生。”队友说。

“高考加油啊各位!”另一位队友说。

“八号晚上给我留个卡座吧。”盛夜行说。

吃完夜宵,盛夜行在回去的路上问路见星:“要参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了,什么感觉?”

“嗯?”迟疑一秒,路见星第一次那么快做出回答:“快乐!”

盛夜行以为他会说“紧张”之类的词,“”

天天傻乐!

不过也好。

“对,你没说错,”

点头表示赞同,盛夜行抬手,单臂搂住路见星,朗声道:“考完了之后,我们将拥有夏天、西瓜、汽水,还有冻在冰柜里永远不化的冰块。”

“冰块。”

抬眼,夏风如羽毛点过路见星的眼睫间。

收好手机,盛夜行赶在九点之前,早早地把路见星送回了出租屋。

“明天七点我来接你。”盛夜行取下头盔,“我给你带早餐。”

说完,盛夜行跨上摩托,发动机的声音比校门口烤肉店做宣传的音响声还大。

“有点儿吵。”盛夜行观察路见星的反应,抱歉笑笑。

路见星抿唇,“拜拜。”

“”

盛夜行讶异于这种道别方式的轻松,还不太习惯他这么说。他戴好头盔,故意从透明罩间眨眼电路见星,“走了。”

路见星点头,站在黑夜里目送他潇洒离去。

一年中,六月的存在往往不同寻常。这意味着半年过了,下半年迎来崭新。

会发生什么?

他第一次如此期待新生活。

在考前这一夜,路见星在黑暗中睁眼,挥舞手臂,不知道在抓什么。他将被褥裹紧全身,尽量地不去让背脊触碰冰冷墙壁。折腾到十一二点,困意姗姗来迟,疲惫抚摸他的眼睛。

高考这天,天大地大考生最大。

盛夜行平时要花半小时才买得到的花卷店,今天五分钟就买到了,老板认识他,更喜欢他清清爽爽的学生样,赶紧又塞了几个豆沙馅儿的馒头。

七点,路见星准时出现在楼下,身边是僵硬的路家父母。

你确定要坐摩的去高考考场?

头盔够硬?

超速的话,我儿子会飞出去吗?

读懂路家父母的眼神,盛夜行为自己辩解道:“叔叔阿姨,我这是我自己的车,和街上那些野摩不一样,我骑车挺慢的,很安全。”

我这后座都快变成你们儿子专属了。

这句自然没说,盛夜行没什么耐心。他直接略过路家父母的意见,戴头盔,扣绳,扬下巴招呼路见星上车:“赶紧。”

路见星很乖,跨上车就往脑袋上戴头盔。

像教育小孩儿,盛夜行用手肘顶了顶身后,“和叔叔阿姨道个别。”

“拜拜。”

又是拜拜!

面对担忧的父母,路见星没有再多和父母说什么,只是伸胳膊抱紧盛夜行的腰。与妈妈交换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深呼吸,吐气。

唐寒老师说这是缓解紧张的好办法。

最后半年的抱佛脚行为帮不了太大的忙,路见星明白。学习很难,但一想到或许能继续与盛夜行一起念书,路见星就有了干劲和信心。

其他的他都不在乎。

高考考场设在离市二不远的一所学校中,路见星并不熟悉环境,坐立不安。

铃声响,他动作略显笨拙地拿出准考证、笔袋,再盯住窗外蓝天漂浮的白云,足足发了十分钟的呆。

第二天的考试依旧如此,考前例行远方眺望。

眺望够了,他才舍得动笔。

高考对他而言和平时的考试没什么两样,所以路见星做得轻松,写完也不检查,交卷走人。能把每个空白都填满,他就已取得了最大的胜利。

他也有堆积成山的测验试卷,有无数个摇头晃脑背诗的夜,只是别人一倍的功夫他要用双倍来还,还不一定能够有效。

老师尽力,他尽力,这一段青春尽力,就够了。

下午最后一堂考试的铃响,他捏着填涂机读卡的笔,在教室门口的墙上印铅点,又拿橡皮去擦。

考生如潮水涌出教室,路见星的发鬓被炎夏和人群打湿。

他步履缓慢地走到楼梯口,看盛夜行穿一身蓝色的短袖,拿了准考证,正站在楼梯口等他。就是这时候,明明所有人都在往楼下走,盛夜行却逆流而上,贴住楼梯栏杆,礼貌地说一声声“借过”。

一年前,是盛夜行站在高一些的台阶,满脸不耐烦。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