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独立(2 / 2)

不仅仅是盛夜行,包括李定西、顾群山、展飞、唐寒老师、林听等等同学老师,包括学生宿舍的明叔、张妈,还有学校小吃街上那些和蔼可亲的叔叔阿姨们,都在生活的每一处细节里给他努力下去的勇气。

这种“感受”微乎其微,但他察觉到了。

路见星用侧脸紧紧贴住盛夜行的脖颈,再纠缠一般地去蹭对方的嘴唇,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不像哭也不像笑,手臂在盛夜行身后胡乱地绞起来。

每当这种时候,盛夜行痛苦又快乐。

他真切地享受着路见星的“需要”,又无法忍耐住心脏的抽痛。

伸手安抚住路见星的异样,盛夜行没办法,没话找话:“唐寒老师说你共情能力并不是没有的,那你猜猜,我现在什么心情?”

“幸,福。”路见星闷闷地答。

盛夜行安抚道:“嗯,幸福可不能算是‘心情’。”

“我好幸福啊,”路见星语速快了点,自顾自地说,“我好幸福!”

盛夜行屏住呼吸,低声问:“那你再猜猜,我现在什么感受?”

“幸福。”路见星还是重复这一个词。

还没来得及等盛夜行表态,路见星又说:“因为我,而幸福。”

跨年夜那天,市里下了一场雪。

学校预先策划举办的元旦迎新晚会并没有如期举行,高一高二的学生早早地回了家,留下高三的学生们还在“留校”,正挑灯夜战。

顾群山一边咬笔一边摇头,说咱学校这得是什么精神,连元旦节都不让过了?

林听把新发下来的文综卷给他,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一生呢,也就七八十个元旦节,为了你的远大前程,耽误一次怎么了?就你这觉悟还想考大学呢,考大专去吧你。

一听这话,本来就没什么底气和信心的顾群山就不满了,大专怎么了?我看大专挺好的。

“是挺好的,”林听拿橡皮擦抹掉铅笔字迹,“那你就别跟我们一块儿上锦大了。”

“别啊……我还想考呢,”越说越想哭,顾群山缩缩脖子,“但我考不上啊……”

“人见星儿都猛涨了些分数了,争点气吧你。”林听说。

顾群山捂住脸,从指缝露出眼睛,“不是都说自闭症儿童是天才么,我能跟人家比?”

林听看了看明明随时都在努力看书的路见星,小声道:“以偏概全。”

哪有什么真正的天才,不过是在偷偷努力罢了。

努力过的人,老天爷都愿意帮他。

今夜喜逢两个年份的交接,雪花漫过树梢,草木湿润。

偌大的操场上空无一人。

南方通常是不怎么下雪的,但今年的雪犹如满天繁星,由夜色至降。

用唐寒的话来说,就是这雪虽可有可无,但也是个好兆头。

雪下大了些,高三七班课也不上了,一群孩子压根坐不住,从教室里跌跌撞撞地狂奔出来,冲到楼层大平台上伸出手去接雪,更有甚者,直接仰头探舌头去尝,被冰到后就眯起眼笑。

路见星就是其中一个。

他尝到味儿后,慌张地在周遭寻找什么,像想拿个盆接点儿回去。

寻找无果,路见星把双手手掌作接捧状,接了些快被他体温融化的雪水,再回到教室,把这些水倾倒在盛夜行桌上。

雪水冰凉,惊得正在睡觉的盛夜行猛然醒来,盯住桌面上的水渍,愣了。

这是做什么?

“下雪,”路见星靠着他坐下来,悄悄把脸颊挨过去,“下雪了。”

果然,路见星的举动永远无法预料。

“这是雪吧?给我捧进来了?”

“啊。”

盛夜行这才明白方才的水是什么,松了口气,“我陪你去看。”

两个人偷偷从教室后面溜出去,没有去操场,也没有去走廊大平台,倒是从消防梯上了教学楼天台。

大概因为是屋顶,天台的地面已积了层薄薄的白雪。

“星空。”路见星说。

盛夜行怔愣片刻,闻言抬头向上看。

都是深蓝色的底,浅白的“光”——

换一个方式看雪夜,确实还挺像星空的。

盛夜行笑着摇摇头,牵住他的手蹲下来。

“你也来了一年了,没点长进,”盛夜行说着反话,捏一把路见星的脸蛋,“倒越来越可爱了。”

路见星没听出来在夸他,木木讷讷地回:“啊。”

“前段时间,晚上六点到十点,我不在你身边,你自己一定克服了很多困难……比如自己吃饭、自己冥想,有时候我有事儿接不了你,你还得自己从叔叔阿姨租的房子里回宿舍,我每次都怕你丢了,”盛夜行说着,放慢语速,“等这最后一个月训练完,我就和我们校队教练说一声,我不打了。”

“干嘛。”

那你干嘛?

“准时准点接送你上下学啊,绝对站好最后一班岗,”盛夜行紧盯住路见星,“这可是我坚持了一整年的事。”

也是我也许要再坚持好多年的事。

毕竟“好好学习”不仅限于学生时代,这辈子也有很多事需要不断学习。

“哦。”

路见星又应一声,不知道在答应谁,“好。”

路见星看盛夜行头顶的雪,忍不住伸爪子薅了一把那片扎手的白,薅完发现还有,笑了笑,指着说:“像爷爷。”

因为蹲着,天台上的一些水箱、太阳能板等等大型物件才能将他们显得渺小的身影遮挡严实。

盛夜行没学路见星的样子去抹掉对方头顶的白雪,倒是紧张了,深吸一口气,说:“嗳,你知不知道,结婚是什么?”

“长大要做的事!”路见星说。

“那,”盛夜行沉了沉语调,“我们就选择不长大。”

“好。”

“那你知不知道,在结婚的仪式上,大家会祝福什么吗?”

路见星摇头。

“会说,”盛夜行的眼神柔和起来,“白头偕老。”

路见星只听明白一个“白头”,突然眼弯弯,里边儿光彩亮亮的,小声极了,指了指自己和盛夜行的头顶,像在说什么秘密:“是……我们这样吗。”

“是啊。”盛夜行点头。

路见星“哦”一声,花了几分钟来反应,讲话的音量越压越低,“可我不想长大。”

“那我们小声点儿说,”盛夜行快笑出来了,憋着,“悄悄地。”

语毕,他只觉唇畔冰冰凉。

是路见星在蹲着扭头亲盛夜行时,嘴唇落了一片雪。

不同于以往的难舍难分、毫无章法,少年之间的吻难得轻柔,像真的怕惊动了谁。亲得盛夜行想笑了,喉结滚动好几次,还是没停下来,只是抬手臂托住路见星的脸,用指腹揉对方发烫的耳垂。

他们在静悄悄的雪夜,静悄悄地吻对方。

片刻后,新的一年来临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猪比比比比比比 2个;达、独袖站起来并亲你一下、玖零、红星黄鹤楼、应与臣亲亲亲亲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做个善人 30瓶;樱井家的sho-chan 13瓶;navigation、小光头 10瓶;? ? yuyu ? ? 9瓶;眉眼盈盈似辰星 7瓶;祁醉 6瓶;今夜星光灿烂、司墨 3瓶;三斤 2瓶;玖零、咕噜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