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路(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九章

大清早, 盛夜行一下床就跑到宿舍的全身镜面前照镜子,捋开背心下摆, 把匀称有力的胸腹肌全露出来, 再放心地呼一口气。

长期服药会发胖的问题困扰他太多年, 每天做梦都怕自己会变成球,会走不动路。

但现在这些担心还算多余。

因为药物只起镇定作用, 主要还是得靠自己稳定和调节, 内分泌失调等等问题也需要自己去克服和接受。他在混乱和焦躁中成长, “自我控制”的过程漫长而痛苦,但他都挺过来了, 也一直在路上。

盛夜行有时候觉得自己都不太像躁狂症患者了。

昨天他为了躲路见星, 跑到高一教学区域的阳台抽了半根烟,还没抽完就被季川抓个正着。

季川说,现在抓你抽烟, 你都不跟我谈上三天两夜了。

盛夜行就很抱歉地笑一下, “我以前是那样?”

“嗯,还好你爱打篮球,大不了冲我面前给我来几个招数,带球过人、抢断、空接什么的。要是你喜欢唱歌, 那我们整个高三都别想上课了。”

说着, 季川摸了块电子烟出来。

接过那块电子烟, 盛夜行用指腹蹭了蹭那磨砂触感,抬起眼皮,好笑道:“我还说过什么?”

季川唇角松动, 也笑了:“你说你激素高,容易兴奋,老师别管我,我逼逼完就好了。”

“我这么有自知之明啊。”

“嗯,后来你就不爱讲话了,爱动手了,不过还好,都是对自己动手。”季川把另一块电子烟咬上,“高一那年,你自己把头磕破的英勇事件,就不用我再说了吧?”

“不用了。”

盛夜行也把电子烟咬上,吸一口直接吐雾,舔了舔唇角,只觉得齁甜。

他问:“什么味?”

“哈密瓜,”季川瞥一眼绿色包装,“生活苦,得甜一点儿。”

盛夜行垂眼,盯住包装上那颗卡通的哈密瓜图案,“嗯”了一声。

“其实也还好。”他说。

和太多人相比,我这点苦,什么都算不上。

“定西确诊那天,我和他在面馆吃了二两面,喝了两瓶可乐,他也说可乐很甜。”

季川摸摸鼻子,面孔隐没在白雾里,“我告诉他,会好的!人都会生病,你也只是情绪生了病而已。然后你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盛夜行问。

季川说:“他说,我应该不会好的。”

李定西的情况他能看出来,属于稍微轻一点儿的,和自己一样。可是,这种在清醒状态下的情况往往最难受,因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痛什么,却束手无策。

“我太能明白他的感受了……”盛夜行长叹一声。

但幸运的是,后来真的变好了。

市二校园后有一个盛放着荷花的池塘,可惜那些花朵并非出淤泥而不染,反而被不太干净的水糟蹋得七七八八,秋老虎一过,异味顺风扑来,学生们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路见星最开始要戴口罩,到后面就对这气味更敏锐,一路过就皱眉跺脚,更甚时会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眼神凶得像要随时提刀去砍谁。

自闭症患者多为视觉导向性,于是盛夜行想了个法子:买了个七彩色的风车给他拿着。

风一过,七种颜色一转,路见星安静下来,用手指掰着风车叶片,一片一片地数:“红……橙……黄……绿……”

然后,路见星再拿着风车进教室。

他把风车插在课桌斜上方的螺丝钉槽里。

学生时代,课桌更新换代,难免有上一任“桌主”手贱在桌面留下过洞眼。

市二条件就那样,能用的继续用,路见星每天上课都拿橡皮擦狠命儿地擦铅笔印,再把橡皮擦皮屑全戳进桌面洞眼里。

风车一插,路见星的桌面又成了高三七班一道靓丽风景线。

教室窗户大开着,秋风过,吹得他的小风车呼呼乱转。

偶尔盛夜行中途睡醒,睁眼就看见那小风车安静着转得飞快。

目光再向下挪,路见星正全神贯注地玩儿橡皮,侧颜秒杀他所见过的一切。

朦朦胧胧间,清清醒醒外,盛夜行想起天使与彩虹的搭配。

就这么一下,心又被世界吻了个遍。

为了送李定西,校队教练带着一群孩子到校门口的火锅店开了一次荤。

啤酒、荤素菜、豆奶等等全上了桌,教练拿着啤酒瓶给学生们来了一次激情演讲,李定西带头叫好,折腾得整个包间热热闹闹,每个人都在笑。

吃到一半,汤锅内加了两次水,盛夜行注意到李定西开始只吃不说话,没什么表情。

“哎,说话。”盛夜行用胳膊肘推他,“一现在一不吭声,我们就紧张。”

李定西喝了口奶,“我感觉我上午的时候情绪挺好的,一到晚上又有点儿失落……我要垮了。”

“垮个屁。”

顾群山嘀咕一句,给李定西下了盘他最喜欢的虾滑,“都看医生了,看过就没事儿了。”

李定西突然指着自己说:“吃药会让我看起来很木讷吗?”

“不会,它会让你面无表情,”盛夜行冷笑一声,“只会让你看起来很酷。”

顾群山在一旁做了个扶墨镜的动作。

“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好讨厌,”李定西话语含糊不清,“以前我只觉得自己话太多,太开朗,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

“别想那么多,”教练夹菜给他,“好好去放松一下,回来还能继续玩儿球呢。”

李定西捂脸道:“玩儿不了了,我没救了。”

教练:“不要这么说。”

“那要怎么说!”李定西像某个开关被摁了,猛地站起来,浑身发抖,“我也不想钻牛角尖,但是……”

“纸,拿纸,”盛夜行招呼顾群山,“给他拿张纸。”

因为盛夜行以前常有事儿没事儿身上就出血,顾群山这群兄弟就习惯了备纸,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用到李定西的眼泪上。

等卫生纸都糊到脸上了,李定西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应激流泪。

他把眼泪擦了,赌气似的坐在一旁,“我只想自己待着。”

“我们陪着你的。”盛夜行说。

李定西点点头,又摇摇头。

确诊上的“双向情感障碍”让他不得不接受现在的自己。

他突然感觉手心凉凉的,一低头,是路见星在捏他的手掌心。再抬头去看路见星,李定西发现路见星并没有在看着自己。

路见星低着头吃力地在嚼盛夜行给他夹的一块毛肚,眼神专注,像完全不在乎周围发生了什么。

吃完火锅,一群人又骑车回了宿舍。

路见星说想自己骑,跨上自行车又像什么都不会了,脸红着下来,最后认命地坐上盛夜行的后座。

他把卫衣帽子扣在头上,只露出半边尖小的下巴,舌尖一卷一卷的,偶尔把泡泡糖吹成泡吐出来,再吸进去重新咀嚼。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