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眼泪(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八章

宿舍内漆黑一片。

顾群山站在床下面发愣, 手指紧张地贴紧裤缝,而盛夜行和路见星都在拉好床帘的床上。

整个空间内鸦雀无声。

盛夜行一时不知用什么词语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只感觉脖颈像被谁掐得很死, 一切变得困难至极。继展飞之后, 顾群山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打得他措手不及。

路见星衣领和发丝凌乱着,却没乱过他的呼吸。

顾群山呼吸声很重了, “……”

“怎么不走?”盛夜行伸臂把捋开的床帘又拉回去。

“……”顾群山还是没吭声。

“群山, ”盛夜行眯起眼, “你慢慢回答我。”

说不怕被发现任何端倪是不可能的,但这一天总会来。

顾群山把门关上, 人又不出去, 无非是想知道接下来在这间房里会发生什么,想知道事情是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我,我早就进来了。”顾群山的声音仍带颤动。

他觉得后背又冷又热, 四肢僵硬到难以动弹。一时间不知道什么话该说, 什么话不该说。

盛夜行“哦”一声,说:“我锁了门的。”

“定西说,说,”顾群山哽住, “转两圈外锁, 扶手往上提一把, 锁就能开了。”

“……”

“夜行,对不起。”

“没事,”盛夜行镇静无比, “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啊,哦,好!”

言语慌张,顾群山还没能冷静下来。他七手八脚地去掰动宿舍门扶把,逃也似地出去了。

太乱。

太夸张。

临出去前,他止住脚步,回头望了一眼。

楼道里“长明灯”未灭,将长廊刷漆的墙壁照得通透。

亮白光线如剑般划破了房间内的黑暗。

他能看清盛夜行捋开了床帘,正端坐在上铺。盛夜行身边有被褥鼓包,明显还躺了个人。

见顾群山停了步子,盛夜行也挑眉望着他,低声做口型:去吧。

“嘭”一声,顾群山关上了宿舍门。

那天夜里,盛夜行拿出手机来放了首吉他指弹的纯音乐,陪路见星规矩地躺下睡了。

凌晨一点左右,路见星鼻息平缓,悄悄进入了梦乡,而盛夜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李定西是第二天下午回来的。

他带着医生开的单子,面色略显苍白,与他曾经活蹦乱跳的模样完全像两个人。

一回宿舍,盛夜行先是拿过李定西的单子看一眼,再把单子搁到桌面上,拍了拍他的肩膀。

突然像什么都说不出口。

才初期就想要去医院待着,必定是有自己的想法。不管是怕影响到家里人还是让朋友们担心,盛夜行都相信李定西能够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

李定西回来时带了三块提拉米苏蛋糕,三个少年就在地板上铺纸壳,直接坐地上一起吃。

路见星泡面瘾过完了,最近嗜甜,吃得一言不发,只是拿勺子在舌尖反反复复地舔。

看他吃得开心,李定西也低着头笑,把自己蛋糕上那颗还没动的小樱桃拎下来,放到路见星的盘子内。

路见星屈起手指,在地板上“咣咣咣”地来了三下。

李定西大声道:“不客气!”

路见星也很大声:“没关系!”

“没关系不是这么用的,”盛夜行说着,又朝李定西说:“别惯着他,再吃得蛀牙了,你今天上午不在,路见星差点儿把上次我买的速溶奶茶都喝完了。”

盛夜行平时不爱吃甜,但想到是李定西买的,就还是往下吞。

李定西笑嘻嘻地说:“等他吃!我供得起!”

“不需要你供。”

盛夜行几口就把蛋糕吃完了,“真要说惯他,你还不如留下来,什么医院的就别去了。真有那么严重?”

“暗无天日啊!”

看了眼时间,把手机扔到一旁,李定西摇摇头,“那感觉,比以前篮球赛输了还难过。”

以前区上打比赛,队里互相都还在磨合阶段,李定西特别看重输赢,每次都拼命想要把第一名和mvp收入囊中。最开始盛夜行初露锋芒,老被李定西揪着一对一solo,一来二去,李定西被盛夜行打服了,紧跟着一大群男孩儿也被打服了。

“……”盛夜行沉默许久,“到底什么感觉?”

“什么都做不好,很沮丧。”

李定西说着,叹口气,“你说我这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长大了,又摊上这事。就像攒了很久的钱,想要出去旅行,却发现身份证都搞丢了。”

旁边不吭声的路见星把蛋糕吞入喉间,莫名其妙地跟了一声:“哎。”

李定西勾起唇角笑了笑。

揉了把路见星的后脑勺,盛夜行收回手,握紧成拳,要和李定西碰一碰:“争取不自杀。”

李定西见状,把拳头彭过去,嘴上答应得爽快:“好!”

“对了,还不能割腕,”盛夜行强调,“我试过,很痛的。血流了很多,还死不了。”

他没看到的是,他说“我试过”时,路见星的肩膀抖了一下。

李定西问:“很疼?”

盛夜行回答道:“嗯,疼到没知觉,然后护士就破门而入了。以前我们那儿,上厕所都锁不了门。”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