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水(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五章

拿回车钥匙的第一个周五下午, 盛夜行就载着路见星去跑了一趟车,顺带还在学校附近发现一个新修的湿地公园。

按照公园简介说, 明年还会放几只黑天鹅来。

因为发现了好地方, 所以盛夜行在周六叫了一群人一起去转悠转悠, 说高三压力大,多放松放松。

他们去湿地公园待了一下午。

傍晚落霞漫天, 远方烧出淡红色, 盛夜行骑着摩托载了路见星, 两个人在公路“非机动车队”的最前端狂轰油门,后面尾随了一串骑共享单车的弟兄。

骑摩托路过街道上小商铺, 暖风熏人, 路见星趴在盛夜行后座上昏昏欲睡。

困意再重,他也知道要抱紧身前男人的腰腹。

这段时间内,路见星逐渐地愿意去观察周围环境, 奇怪新颖的物件也常吸引他的注意力, 偶尔看街头小孩儿抽塑料陀螺,一看就是到天黑。

他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爱躲在大人的腿弯后,看同龄的小朋友玩各种玩具、各种互动。那会儿不同于九零年代,已不再玩儿军旗、跳房子了, 倒还挺流行“东南西北”、吹肥皂泡、翻绳等等。

路见星肢体能力稍弱, 也参与不了集体互动, 就站旁边看着。

久而久之,他只对那些他能近距离观察的小游戏记忆深刻。

“东南西北”是他本来想折个给盛夜行玩儿一下的,结果攥着纸在桌上趴了老半天, 忘了。

摩托车路过人多的街道,速度渐渐慢下来。

怕路见星摔下去,盛夜行还是选择了拿校服外套把他从后腰围到身前,再拿校服袖口打个结。

远看上去有点儿像当爸的背了个小崽子。

这样是挺安全,但总把路见星勒得慌。

他把手放在袖口拧结上,不舒服地哼哼几声,摸摸盛夜行汗湿的背,正想说话,视线就被街道两旁一些微光所吸引。

他注意到商铺门前斜挂的镜子,扯了扯盛夜行的短袖衫,问道:“镜子,干什么的?”

盛夜行觉得“辟邪”两个字给他讲不通,整理了一下词汇,道:“镜子能改变光的方向,这个摆放是特别有讲究的。他们这么挂,应该就是逢凶化吉,转危为安,能让不好的事儿都变没有。”

听得懵,路见星还是重复一遍:“镜子,干什么的?”

盛夜行一叹气,说:“照的。”

路见星“哦”了一声。

本来他们想早点儿回宿舍休息的。

但是,夏末的夜晚太危险,四处都是烧烤摊。

不约而同地停下车来撸袖子开干,一群长不大的男孩儿回寝室时,时间已经过了夜里的查寝点。

唐寒接到张妈电话,一声令下抄三遍《市二学生守则》,领头的抄十遍。

第一条就是:1.特殊班级的学生不得晚归。

唐寒说就这一句,盛夜行这个领头的抄五十遍!

盛夜行虽然生在新时代,但也会买很多根笔芯并在一排握着抄这种小把戏,没一会儿就抄送完毕。

路见星握笔稍微困难些,还是低头用一只笔杆一笔一划地写。

字不太好看,但很认真。

抄完《市二学生守则》,路见星把放桌上一直没怎么用过的镜子挂在床边,吓得李定西够呛。

常人都知道镜子不能对着床,李定西也怕有什么脏东西跑出来。

李定西问他想干嘛,路见星还说:“方便照。”

“……”李定西做了一番心理斗争,说:“见星儿,我们打个商量,每天晚上我睡觉就把这镜子翻个面,早上再翻过来,成吗?”

“为什么。”

“因为……”李定西喉头哽咽,“我害怕。”

路见星也小小地纠结了一下,最后做出让步:“好。”

周日,九月的天空烈日炎炎。

湿地公园附近有新开发的楼盘,各种乱七八糟的产业链也就兴盛起来,盛夜行骑摩托兜风,看这街上一路全是小吃,油烟呛鼻,火星四溅,道路也被乱停放的车辆挤得水泄不通。

城市的拥挤总能给人窒息的感觉。

路见星戴了头盔还戴口罩,露一双眼出来东张西望。

今天他和盛夜行出门没带那几个小尾巴,选择两个人单独出来晃悠晃悠。

李定西说,这周的“秋老虎”是最后一次来了,得好好享受阳光,夏天真快过去了。

“哎哟,看着点儿路。”

一个手里拎蒜的大叔从摩托车前过,惊得盛夜行一踩刹车,拿脚点了点地面,点头道:“您先走。”

大叔皱着眉从摩托车侧挤过去,手上的豆浆又砸下来溅了一地。

“妈的!”他愤懑地骂一声,把满腔不快挂上脸,瞧了眼路见星露出来的眼,又瞪住盛夜行:“毛都没长齐就骑摩托了!挡路!”

路见星:“……”

他被喷得有点儿懵,侧过头来看这位大叔。

“喂,”还不等路见星理解大叔的话,盛夜行伸腿点住地面,单手扶住摩托,另一只手拨开头盔面罩,压低了眉骨,“长没长齐,要不要试试?”

说完这句,盛夜行的眼神变得更狠了些。

就吓唬人特别管用。

因为早晨行人多,所以盛夜行骑得慢。

炫酷的重型机车把手上还挂了袋红豆红糖花卷。

“不,不计较了,”大叔知道自己碰上硬茬子,选择身退,“现在的小孩子事儿怎么这么多,我走了……”

他边说还不忘占便宜,伸手去抹盛夜行松开的那只把手上挂的花卷。

路见星竖着耳朵在听。

接着,他感觉整个摩托车车身一震,盛夜行似乎是摁住了什么东西。

“我的。”盛夜行说。

“也是我的。”路见星认真跟嘴。

“噗。”盛夜行没忍住笑出声。

把花卷重新挂好,盛夜行伸腿去踩油门。

摩托车发动的动静大,方才安静下来的小吃市场重新被带动了气氛,又热热闹闹起来。

发现没好戏看的大人被摩托车声浪惊得作鸟兽散,旁边几个四五岁的孩子依旧端着粥和玉米,以好奇又艳羡的目光打量盛夜行的猎路者。

一路骑出街道,路见星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不太习惯被那么多人注视着。

“为什么,”路见星歪了点头,攥紧盛夜行后背的衣料,缓缓道:“不,给他?”

“谁?”盛夜行没听清。

“大叔。”

“我很讨厌不劳而获的人。”

“不劳而获。”

“对,就是什么都没做,却想要去得到的人。”

“哦——”得到答案的路见星拖长尾音,兴奋地继续道:“花卷!”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