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颁奖(2 / 2)

带着一身水回到停摩托车的地方,盛夜行自暴自弃地摸了根烟出来,咬住。

他很想发脾气,但都忍住了。

可他现在被气得手抖,打火机都按不下去。

“来。”

坐在后座的路见星出声,夺过他手里的打火机,按出一簇小火苗,挑眉重复道:“来。”

阳光没那么强烈了。

环湖公园门口没多少人,大路前空出一片地,路见星正坐在后座给盛夜行点烟。

盛夜行微微侧着头,鼻梁硬挺,睫毛湿润,后脑勺发茬还在滴水。

他“啊——”地一声放松全身心,狠吸一口烟雾,嘴角勾起来:“你,不是不让我抽烟?”

“嗯。”路见星应一句。

“镇定,这样会让我镇……”

盛夜行话还没说完,路见星伸胳膊勾住他的后脖颈,就着点烟的姿势在盛夜行唇上烙下一个吻。

垂下眼,路见星被领口被风吹得翻飞,硬凹出一种颓败的美感。

“这,才镇定。”他说。

“……”

盛夜行定定地看着路见星,舔了下唇角。

被窝不是青春的坟墓,烟草才是!

再也不抽了,谁抽谁孙子。

他想。

回去学校宿舍不到一天,电视台又开着小面包车来了。

一群工作人员牵着话筒线、反光板和摄像机,逛菜市场似的挤入高三七班,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最后一排趴着睡觉的盛夜行身上。

路见星见状,表情冷酷地往盛夜行头上盖了本摊开的教科书,踢了踢顾群山的凳子腿。

112呼叫113,请求掩护!

请求掩护!

顾群山心领神会,坐直了身子,挡了盛夜行大半边。

等这群人走近,路见星才慢吞吞地说:“看书睡着了。”

在前座没憋住笑的顾群山补充道:“我们大哥学习特别辛苦,争分夺秒的,这一下课就睡了。”

路见星看了顾群山一眼。

其实都睡了一上午了。

虽然说药效带来的“肥胖”能让盛夜行用运动去抗衡,但嗜睡让盛夜行不得不屈服。

“大课间再找他吧,”顾群山当起了新闻发言人,“我们都叫不醒他的。”

路见星在一旁配合点头。

等到学校颁奖的当天,盛夜行都没搞明白为什么电视台的人能找到他。

明明那天已经跑得飞快了。

学校在一周一次的全校大会上给盛夜行颁了奖,盛夜行也在全校师生面前“声情并茂”地阅读了一遍德育处老师写的发言稿。

他念一句,校队那群臭小子就疯狂鼓掌一阵子,搞得校长好几次夺过话筒大喊“安静”。

在第六次警告时,李定西终于止住了带头喝彩的动作。

“在老师们的教育下,小小的我才得以成长,如果有下一次,我也会……”

盛夜行念到此处,停顿了一下。

他想起路见星的尖叫声,突然有点儿念不下去。

路见星还在现场呢。

自己的爱人要是听到“我也会奋不顾身地去救”会怎么想?要是普通人,可能会理解这样的做法,但是路见星不一样。

人类的大脑精密无比,任何环节出错都马虎不得,而路见星偏偏又是这种出了错的。

盛夜行抖了抖发言纸,把这句含糊过去,直接跳到最后:“感谢老师,感谢父……”

他又卡住了。

“感谢付出过又不计回报的兄弟们,”盛夜行直接说,“没有你们的陪伴,我就没兴趣去游泳,更学不会救人。”

底下同学们像是被逗笑了,李定西边跳边喊:“不客气!”

校长皱着眉维护秩序:“安静!”

盛夜行停顿了几秒,又落了句:“感谢路见星。”

高三七班的人全往路见星这儿望。

“是他给了我这次行善积德的机会。”

可是路见星正低头看自己的掌心纹路,也没抬头,他已经能感受到别人的注视了。见他没动作,大部分同学又把脑袋转了回去。

下一秒,全操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都是为了盛夜行。

路见星嘴角一翘,笑容幅度很小。他心里软乎乎的,也不知道在得意什么。

不客气!

当天下午,李定西被喊去了办公室。

第二天上午,唐寒的课全部由季川老师代上,传闻说是带李定西去医院检查了。

下午,唐寒带着面无表情的李定西回了班上,让顾群山他们几个帮李定西把课桌书包都收拾一下。

路见星刚睡醒,揉了揉眼,再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盛夜行:“?”

见过许多中途转校或者直接转院的同学,盛夜行看唐寒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完了,”他把板凳坐好,趴下身子低声道:“有其他症状了。”

“啊。”路见星发出单音节。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