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颁奖(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六章

盛夜行拖着路见星小跑到湖岸边的浅滩上。

环湖公园里的处处树梢被风拨动着, 偶尔有树叶落至湖面。

路见星的注意力变得出奇专注,像再也接受不进任何。等他反应过来那些尖叫声和呼救声代表着什么之后, 他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 才抬起头朝湖里望。

“救命!”

“有人掉水里了!”

整个过程不超过两三分钟, 但路见星的慢半拍刺得盛夜行眼睛有点儿疼。

盛夜行已经把上衣脱干净了,正在低头解裤腰松紧带。

他扶着路见星, 也没多说话, 边解带子边脱鞋, “等我一下。”

正一个箭步要蹿出去,路见星突然拽住他的手腕不放, 晃了晃头, 声音略微发哑地问:“干嘛。”

“游个泳,”盛夜行摸不清他的“范围”在哪儿,“捞个人。”

路见星松了点儿力气, 眼睛红红的, 还是不放。

旁边围观群众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喊起来:“哎呀!松开呀!”

“坐船!对,对,先坐船过去!”

“松开啊小弟弟!要死人了!”

“死人”这两个字又一击即中地刺激到路见星, 他猛地收紧力道, 目光冷冷的, 越过人群穿过盛夜行,不知道在看哪里。

“放松,我很快就回来。”

盛夜行完全可以甩开路见星再跳下去, 但他还是心软地停了几秒,再一狠心,用另外一只手把路见星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

再不放要沉了。

掰开之后,腕子上发红的指痕清晰可见。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湖边能下水最近的地方,有几个不敢下水的小伙子七手八脚地把船只推过来,“这儿这儿!”

一群人慌忙地划船过去太慢,盛夜行看船差不多走了几米就站起身。

他把船当一个跳板似的,直接把船头踩稳,抓起船桨就朝落水者那边递过去:“抓这儿!”

船上另外的热心群众急得满头大汗,“操,弟弟你看看,人还有气儿吗?!”

“成,我看看。”

再定睛一瞧,盛夜行发现那人被水淹得只剩个发顶。

盛夜行回头朝岸上望一眼,“扑通”一声跳入水里。

已经是秋季,湖水冰凉,底部却向有一股力量托举着他向前进。

前一秒,他听见岸上路见星失控地尖叫——

“啊!”

那个分贝,比第一次李定西差点儿被开瓢时的尖叫还高。

盛夜行水性好,童年时常在运动场上、院儿里以及游泳馆混大的,救生知识也学过一些。

他拽住落水者的胳膊,再从后把人往上一提,钳制住前胸,先把人头部拽出水面。

“船桨,船桨!”船上的人朝盛夜行递桨。

“拖!把他们往回拖!”船上的人又喊。

盛夜行胆子再大也有分寸,小心翼翼地抓住船桨不敢乱动。湖水淹没至他的肩下,怀里搂着的落水者看起来三四十岁,呼吸微弱,眼睛已经被不太干净的湖水糊得睁不开。

不到十分钟,盛夜行和热心群众拖着落水者到岸上。

围观的群众里有医生,捋起袖子就凑过来了,盛夜行侧身让开,第一件事就是回头去找路见星。

盛夜行这会儿全身上下全部湿透,耳廓里也滴着水,光着脚往前跑一步,地上就多一个湿印。

不过他也顾不上了。

只是救人而已,路见星的尖叫声让他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哎,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

盛夜行张开双臂把路见星抱住,安慰地拍拍背,“对不起啊,这次我没说明白就跑了。”

“没事。”路见星闷闷一句。

脸贴在盛夜行前胸上,路见星动动鼻子,注意力被转移得飞快,“好臭。”

这水太腥了。

“我先把衣服穿上,”盛夜行低头去捡衣服,“穿好我们就赶紧走,不然又上个新闻什么的,不低调。”

路见星把裤子递给他:“嗯?”

“什么市二高中生奋不顾身勇救落水大叔……”盛夜行说,“改明儿学校得给我戴个大红花了。”

“哈,哈。”路见星很配合地笑了笑。

“笑得这么勉强。”

“哈哈!”

“……”盛夜行憋着笑把衣服穿好,抹了把脸上的水,朝路见星放电:“穿好了,跑吧?”

太阳还未落山,盛夜行一脸湿漉漉,轮廓被光映射得发亮。

真帅啊。

路见星想。

看这“没心没肺”样,路见星心里像哪一处变得软软的。

拽着路见星挤出人群,围观的人似乎是没注意到这两个孩子先跑了,还有人喃喃自语道:“哎,落水的还没醒呢,是不是被岸上那孩子给耽误了,弄死不让他哥下去救人,自私的呀……”

另外一位插嘴道:“就是啊!人命关天这种事,几分几秒精密得很呢!”

“闭嘴啊。”盛夜行狠瞪一眼过去。

第一反应是把护着路见星肩膀的手往上挪,捂住他的耳朵。

盛夜行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撞开了这位挡路的群众。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