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善意(2 / 2)

唐寒端着茶看他一阵,慢慢道:“要不是人班主任找我,我还真信了你。”

盛夜行怔愣,“您知道了?”

“昨下午最后一节课刚好是他们班,库房出事当然第一个找班主任。班主任今早去查监控,就看到他们班孩子了。”唐寒说。

“嗯,昨晚我找人聊过了,”盛夜行靠在办公桌旁,“这事翻篇儿。”

唐寒睨他一眼,“你说翻就翻?”

“别问责,也别跟路见星说,”盛夜行说,“过去了,没必要。”

拧起眉心,唐寒先心疼起俩孩子了,“怎么没必要了?万一那屋子不通风?万一玻璃划伤了?”

“路见星这种人,以后在社会上对头越少越好,”盛夜行说,“他需要善意,全世界的。”

还有我的爱。

唐寒一猜就是这理由,眼神闪烁道:“但你不可能永远保护他。”

“那我就……”盛夜行手上动作停了停,说:“尽量去永远保护他。”

“独立”对路见星来说是个陌生的词汇,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比学历与外貌更重要的是社交能力。

唐寒迟疑一会儿,问他:“对了夜行,我想问你,你最近有没有感觉李定西有点出问题?”

“情绪上么?”盛夜行琢磨,“还好啊。”

“得有空带他去检查检查。”唐寒说。

“好,回头您跟他说就行。”

唐寒把茶喝完,轻柔道:“还有,冬夏估计下个月要转校了。”

盛夜行接水的动作明显停滞,没多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回答:“挺好。”

“不好奇自己什么时候能走吗?”唐寒问。

“不好奇,”盛夜行笑笑,“总有那么一天。”

唐寒:“那么一天远吗?”

盛夜行:“远吧。”

“大脑是最精密的仪器,半点出不得差池……在这种情况下,一点点的小错误都会引起病症,就比如我们常说的,抑郁症、精神分裂、双向情感障碍等等。”

话说了一半,唐寒伸手拍拍盛夜行的后背,叹息道:“没有人想生病……很多问题是生来就有的,也有后天的,他们无法选择。”

盛夜行说:“嗯,我们只是生病了而已。”

“对,”唐寒继续道,“包括正常人……他们在生活里也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和压力。他们也说自己‘抑郁’、‘躁狂’,甚至网络上经常会有人讲‘啊我自闭了’,这些都是世界所赠予人类的一部分:千奇百怪的情绪。”

盛夜行点头。

见学生不讲话,唐寒又强调道:“如何正确去面对自己的情绪,这就成了一生必修的课题。”

“控制自己很难。”盛夜行说。

“没错,很多正常的成年人都做不到自控,更别说你们了。”

唐寒揉揉额角,把办公桌上的茶端起来抿一口,“你的车,我再扣一个周。”

唐寒这句话的意思是“下周还你”,在盛夜行那里突然就被理解成了“再也不还你”。盛夜行握紧拳头一直没吭声,手掌被掰开的时候,掌心红肿一片。

他略有些激动地和唐寒争执,说那是他一半儿的命根子,已经让扣走那么久不错了,要不是他愿意配合谁他妈都动不了他的宝贝云云,几乎做到了口不择言,刺得唐寒心坎儿上隐隐作痛。

明明刚才都还在说“要自控”。

等盛夜行冷静下来,他自个儿蹲在办公室阳台上,嘴里咬了根烟,看样子颓废得很。

唐寒心疼,恨铁不成钢似的在盛夜行旁边跺一脚:“你再这样,也得检查检查。”

“我没事……”盛夜行咬住滤嘴,“刚刚就没控制住。”

“还抽烟?”唐寒瞪圆了眼睛。

盛夜行仰起脸把烟给她看,“没点燃。”

才在办公室咬完烟没多久,学校里就又开始抓抽烟的学生了。

市二“烟枪”不少,经常聚集在各年级的各个男生厕所内,胆子大点的在天台,经常一下课,教导处主任去厕所一抓一个准。最开始还看烟,现在都学乖了跑去窗口抽,主任就干脆直接捉手指闻。

唐寒拿盛夜行没办法,只得拜托路见星监督。

她倒没说别的,直接在网上下载了一堆《吸烟的危害》之类的文章,图文并茂,拉着路见星讲了好一会儿,换回来路见星一个点头。

盛夜行被憋着戒烟一周,就在上学的时候拐到巷子里去和李定西点了小半根,你一口我一口就抽完了,再出巷子装作没事人,并且发誓再也不抽。

路见星拿着买好的包子馒头过来,学主任的样子,捉住盛夜行的手指就要闻。

手指还没凑上去,路见星过于常人的嗅觉起了作用。

“不,不自觉!”

扔下这么一句,路见星贴着墙根儿自己朝前走了。

傍晚放学回寝室,趁李定西不在,路见星跑到阳台上往下看了看后院摆放着的摩托车,眼里快冒桃心了。

盛夜行冷不丁从身后冒出来搂住他,在耳边说:“今天我抽烟,你和唐寒老师说了?”

“嗯。”路见星一动不动。

“可以啊路见星,会告状了,”把剥好的橘瓣塞人嘴里,盛夜行继续道:“你说,罚你什么?”

“罚?”咬得嘴里酸甜,路见星眯眯眼。

“你最怕什么?”盛夜行问。

“一天不和盛夜行讲话,”路见星恍然大悟,伸手指往自己唇角抹一把,“罚我一天不和盛夜行讲话。”

盛夜行赶紧说:“那不行!”

看路见星疑问的目光,盛夜行假装生闷气,转过脸怨念:“你帮着唐寒老师对付我,我心都碎了。”

那哪能是对付呢?

路见星伸手去捏捏他衣袖,表情挺认真:“想骑。”

“骑我的车?”盛夜行问。

动动嘴唇,路见星又说:“我想。”

盛夜行故意逗他:“那是我的摩托车,又不是你的。”

已经把思维理透,路见星掰掰手指,冲盛夜行眨眼:“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真的?”盛夜行反问。

“真的。”路见星确定。

“成,”盛夜行把摩托车钥匙在手里掂量几下扔给他,“那下回看见我妈……我舅妈记得喊舅妈。”

路见星:“……”

不是该跟着李定西他们喊阿姨吗?

盛夜行本来想顺口说“看到我妈喊妈”的,回过头来才想起自己孤家寡人一个,非要占路见星便宜就只能用舅妈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挽卿qwq 3个;熙嘻嘻嘻 2个;玖零、夏栀吱吱子、principal、贺情媳妇儿、小u的星星、麻辣香锅不要辣、苏攻公、应与臣亲亲亲亲姐!、独袖站起来并亲你一下、这是我爱的i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凝渃汐 15瓶;荫凉、就是一棵草了、钢镚儿精 10瓶;七七渊、九州策 8瓶;rrr 6瓶;天气晴朗、苏攻公、三斤、等你来~撒野~、莳闲 5瓶;玖零、南滨路的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