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夏末(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四章

冬夏转学那天, 市二迎来九月第一个周末。

夏天似乎是在逐渐退场,天气也凉快些。

再见面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几个哥们儿逃了课去宿舍陪他收行李, 最开始还说说笑笑, 收到后边儿大家都不吭声了,也不知道下次再相遇是什么时候。从出宿舍到把行李拖到校门口, 冬夏顾着看脚下的路, 喉咙哽噎, 说不出口任何话。

班上同学来校门口送行的同学还不少,都看上去很开心。毕竟能离开这个环境, 说明冬夏恢复还算不错的, 能够回到原本的生活轨道。

只要在慢慢变好。

他们就能看到希望。

冬夏的父母看起来喜气洋洋,不断地朝前来送行的老师们道谢,接着就是一些客套话, 感谢几年的栽培什么什么的。

冬夏面无表情地在一旁没吭声, 眼神全盯着站在人群之后的几个兄弟,挥了挥手。

这么多学生,就他一个人没穿校服,只搭了件大红色的短袖在身上, 特喜气。

他在阳光下暴晒了会儿, 不知道是被刺着眼睛了还是怎么……

他偷偷侧过脸用手腕抹了下眼泪。

兴许是忘了自己没穿长袖校服, 冬夏破涕为笑,用一种“再看老子揍你”的眼神又望向在围栏内盯自己的兄弟们。

展飞先“哎哟”一声,说:“哭什么, 这是好事儿。”

“对,回去好好念高二,来年考个好大学,我们就是你学长了。”顾群山笑几声。

一辈子都别见我们了。

盛夜行心想。

他没这么说,只是把眼神落到冬夏身上,淡淡地接了句:“一个人在新学校好好的。”

“嗯……”

冬夏吸吸鼻子,将眼神挪到盛夜行身边的路见星身上,扒着围栏认真打招呼:“哎,见星儿!”

“啊。”路见星慌张着抬头。

“有缘再见了啊,奇了怪了,相比起这群兄弟,我还比较放心不下你,”冬夏勉强笑了,“不过有老大照顾你,我就不多嘴了。微信你加了吧?有空常联系!”

“好!”路见星声音奇大,“联系!”

盛夜行也点头,“你放心吧。”

展飞举起胳膊挥手:“不过在新学校出什么事儿还是得先找我们!”

“记得给我们打电话,”顾群山做了个接电话的姿势,“随叫随到。”

“好!”冬夏说。

说来奇怪,直到很多年以后,路见星都记得冬夏走的那一天。

冬夏穿了件专属于少年期的短袖白衬衫,转身上车,有树叶随风被卷进车轮下方,阳光倾泻满地,拢住他半张稚嫩的脸庞。

然后,冬夏关上车门。

也关上了他的小前半生。

冬夏走了之后,他们几个人安静了小半天,后知后觉地开始沉浸在名为离别的氛围里。

他们和一般孩子不一样,交到个朋友不容易。

他们被混乱地聚在一起,又被混乱地分开,从始至终浑浑噩噩,都没能彻底让自己做主。不过还好,都没变成在街口拐角大排档里骂骂咧咧的那类人,还心怀希望。

市二出奇迹,这句话在混乱中一直被坚信着。

课间,顾群山趴在座位上起不来,林听没办法,只得拖着他说要下楼跑步。

学校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要高三也去跑操,本以为逃过一劫的高二七班只得每天按时到位。

不对,现在已经是高三七班了。

同一个跑道,谁速度稍微快点儿慢点儿都不行一不小心俩班级就给怼上了,路见星不适合跑圈儿,就站在操场边的石台上观望。

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没有看人,看风景去了。

早晨阳光下的绿草地很漂亮。

七班领跑是顾群山,展飞又高,刚好是最后一排,回头就看到顾群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笑出声了:“你还领跑?”

“嗯!”顾群山跑得气喘吁吁,“我们班前边儿不该是六班吗,怎么变成你们五班了?!”

“人不乐意挨着你们班。”展飞说话挺直,“我们班就当仁不让了!”

“放屁,明明是五班女孩儿爱喷香水,”挤眉弄眼的,顾群山用肩膀顶他一下,“你们班男孩儿故意跑慢点等着闻吧?”

“操,别乱说啊!”

“谁乱说了!”

“你说得跟个变态似的!”

展飞笑跳着跑开,边躲边喊:“哎唐寒老师!你们班领跑怎么爱找隔壁班吊车尾聊天儿啊!”

顾群山气得也笑了:“傻逼展飞,你他妈……”

高三学习时间紧迫,大课间缩短,普通班级还要上晚自习,盛夜行他们班就经常闲得没事儿做,靠班级门边上望风景,边望边喝汽水,一罐喝完扔进垃圾桶,转身潇洒离去。

偶尔有外班的女孩儿红着脸路过,也只敢有庄柔会停下来大方又主动地给盛夜行打个招呼。

庄柔有申请校篮球队的“经理人”职位,一来二去和这群男生来往频繁点了,和盛夜行偶尔也能搭上几句话。

盛夜行总感觉,这女孩儿也不是说不通的那一类,终于在一次周围暂时无人的课间把假装上厕所实意路过七班的庄柔拦下来,率先递过去一瓶葡萄汁。

手里拿着饮料,庄柔还没吭声,盛夜行先发制人:“柔姐留步。”

庄柔看了看四周没人,眨巴眼,悄声回应:“勇于追求。”

“我有主了,”盛夜行朝后退一步,“好好学习。”

一愣,庄柔拧开葡萄汁,没喝,继续聊四个字儿的:“我没听说。”

“真有了,”见说不通,盛夜行只得真情实感地添一句:“我们班的。”

这下庄柔像气球没气儿了,低下头嘀咕:“近水楼台先得月啊?不公平。”

盛夜行叹一口气,倒像真的惋惜:“说真的,都高三了,你我都少往篮球场跑。”

“我说盛夜行,你现在思想觉悟挺到位?”

“家里那位管教得好。”

庄柔往后退一步,伸手竖了个大拇指,握着葡萄汁瓶身倒了个谢,转头折返回去,朝自己班级的方向走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