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独处(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二章独处

李定西是个好孩子, 从小时候就是。

七八岁那几年,他的病症发作到了小孩儿时期的顶端, 爸妈怎么都拿他没办法。零几年的时候, 对这方面治疗普及度还不够高, 爸妈把他送到医院待过一段时间。那会儿少儿频道还在放《鸭子侦探》,李定西就天天拿个放大镜在院儿里找什么东西, 久了倒还真静下心来, 能在院儿中的藤条椅上坐半把个小时。

他坐也没坐相, 李母就给儿子手里握一条冻糕。

李定西边吃边坐,晒晒太阳, 没多久就睡着了。等睡着了, 李父再把他抱屋里凉席上。

童年里的夏天就这么晃悠着过去。

思绪转回,李定西动静颇大地吹熄盛夜行点的一根烟,又小心地许了个愿。

本来盛夜行是想在地上立一排烟的, 但李定西说点十八根烟太浪费了, 一根就够,以后都点一根。展飞说,你想清楚啊,十八岁可就一生一次, 真不点满?

把火机按响, 稍微斜了点儿手, 李定西笑得身子一歪,说就当我一岁吧,谁想长大啊?!

他们买回来的辣卤又把路见星辣得连喝了好几口矿泉水, 最后坐在床边揉肚皮。

盛夜行以上厕所为借口,把路见星拉到卫生间里,贴近了把校服衣摆掀起来,摸到胃的位置,一点点儿地按压。

盛夜行咳嗽一声,伸腿踩上冲水的踏板,压低声音往路见星耳畔凑:“舒服点儿没?”

“舒服。”

“叫你少吃点儿,非不听话,”盛夜行又踩一下踏板,冲水声盖过他的话语声,“等寝室没人了我收拾你。”

“哦……”路见星小声道,“怎么收拾啊。”

倒也没想到他会反问这个,盛夜行干咳嗽两声,说不出个所以然,坏笑着把做乱的手从路见星衣服里摸到后背去,往腰上捏了一把。

路见星“啊”一声惊叫没憋住,还好盛夜行眼疾手快,又踩了冲水的,“哗啦——”声一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老大你冲个厕所还没冲完啊,”李定西正在和拉不开的易拉罐扣子拼搏,“这个月水费都得你出!”

顾群山做手势:“冲了三回。”

“上个厕所还挺费劲,”动作顿了顿,展飞接过李定西的易拉罐,单手给开了,“夜行,你和见星儿快点出来啊。”

顾群山又说:“好到厕所都要一起上,真牛。”

李定西笑嘻嘻地朝展飞道了声谢,转脸对顾群山说:“才发现啊?我们早失宠了。”

过完生日,几个男生各自都回到各自的寝室休息。

碍于李定西在寝室里,盛夜行也没怎么“收拾”路见星,只是在李定西去浴室洗澡时逗路见星几下,等路见星脸红得不行要张嘴咬人了,盛夜行再迅速端过脸盆溜进浴室,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等他洗完澡一出来,路见星就坐在位置上等他,学着盛夜行的样子在盛夜行腰腹上薅一把,薅完迅速爬上床。

最后,路见星从床帘边露个脑袋出来,表情还特凶。

“收拾你。”

说完这句,路见星一下就把床帘拉上了,但留了点儿缝隙。

没几秒,路见星又把胳膊伸出来,勾了勾手。

意思是:上来陪我睡。

盛夜行浑身发热,这才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省完毕,他拿起桌面上的空调遥控板,把寝室空调温度调低了一点儿。

南方的八月,奇热无比。

喝凉水降温已经不是什么新奇的手法,李定西直接将脸贴在教室的瓷砖墙上,贴一下喊一声爽,路见星和顾群山也愣愣地跟着贴,一下课教室里就贴了一排的人,像被什么黏墙上了。

唐寒一进屋看这阵仗,还以为墙里边儿有什么东西,拿教鞭挨个审问了好久,大家全把目光投向李定西,最后闹剧以李定西在教室后站了半节课告终。

“都多大了还罚站……”

林听说话声儿大,说得顾群山赶紧捂他嘴巴:“是李定西自己要求的。”

“他又得去找唐寒老师要沙袋了,得上课放腿上,”林听说,“不然又想到处跑。”

顾群山敲了敲笔,小声道:“我总感觉定西越来越严重了呢……”

犹豫过后,林听反驳道:“没有吧。”

“真的,按理说到这年龄应该已经……”顾群山越说越小声。

身后的盛夜行抬头,伸腿轻踹了下前座凳子腿儿,“别乱说。”

踹完座,盛夜行把腿收回来,把手里的手机划开,想看了看还有多久下课。

手机一开,想干什么他全忘了,眼神全落在路见星的微信头像上。

盛夜行没事儿就研究路见星的朋友圈,路见星也研究他的。两个人捧着手机在对方朋友圈里进进出出,时不时望对方一眼,好像在说:你怎么不发东西?

路见星也不知道发什么,他朋友圈就一条,上回被逼着搞的荷花图。

愣了一秒,盛夜行见手机屏幕上的小头像变化了下。

好像……是自己。

他有点脸红,故作镇定道:“你什么时候把头像换成我的照片了?”

路见星冷淡无比:“刚刚。”

“你再换个朋友圈背景吧。”盛夜行推推他手肘,开始得寸进尺,“全黑,你这看着也太冷漠了。”

路见星:“?”说得像你之前不是全黑似的。

手指动作几下,路见星头像又一变,和背景图一块儿变成全黑。

盛夜行:“……”

路见星:“睡觉。”

打了个哈欠,路见星现在学会了掩护,翻开大练习册就顶到自己后脑勺上,在桌面趴着睡了。

盛夜行看了看自己头像上那颗幼稚又q弹的小星星,默默地选择了继续使用。

下午,班上发生了一件不可控的事儿。

有位同学突然发作,摔完凳子摔桌子,把图书角的桌子都薅到了地上散落开来,尖叫带喘,唐寒来了都没把人控制住。

他一脚踹开凳子,凳子朝后仰倒在教室地砖砖面,“咣”一声吓醒了正趴着睡觉的盛夜行,盛夜行没发作,倒是路见星抄起凳子就站起来要往发出声音的源头地砸过去。

还好顾群山眼疾手快,拦腰抱住路见星,边往后拖边喊:“冷静!冷静!”

路见星眼睛红红的,握着拳也在极力忍耐,最后鼻腔内哼哼几声,乖乖坐下了。

那位同学被“押送”走,路见星当没发生过这事儿,下课就去了趟小卖部。

回来在门口发了半小时呆。

“管管吧,”李定西看一眼教室里靠后门儿的位置,小声道:“一下课就去小卖部买了十多袋奶糖,全一个味儿的。我闻那味儿都快被腻住了,这十多袋他全吃下去不得齁死啊。”

盛夜行停下笔,“全吃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