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少年(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一章

这一年七月, 市二只给高三年级放了十天的假期,剩下的时间全部返校上课。

虽然是返校上课, 但由于高二七班的特殊性, 课程安排得并不紧张, 该打球的打球,该看书的看书, 还有一小撮天天跑到窗户边趴着晒日光浴的, 脖颈后都被晒出一圈校服圆领的印儿, 像带了圈别致项链。

路见星光去注意这些了。

打架事件的后续发展不错,两个孩子受伤程度都很轻, 当面和解过便没事儿了。和解当天, 唐寒还专门想办法拜托顾群山他们把盛夜行给支开,害怕再造成什么冲突。

也就是那一天,路见星当着自己班主任和对方班主任的面, 要求和自己互殴的同学亲自说出“盛夜行不是暴力狂”这样的话, 并且对着路见星自己连说了两遍“盛夜行对不起”。

虽然盛夜行不在场吧。

对方支支吾吾不情不愿地说了,路见星也感觉不到他态度不端正,只听到了话语觉得可以,才满意地点头握手言和。

盛夜行听到唐寒讲这些事儿时, 憋笑憋得难受, 嘴上还是说:“老师, 我一定好好监督他。”

但盛夜行不知道的是,和解完的那天下午,路见星心情异常地好, 好到跑到学校天台围栏上坐着看云朵、看天空偶尔飞过的鸟。

路见星太开心,再加上肢体协调能力有限,屁股险些一打滑滚到楼下去。

他的盛夜行差点永远失去他。

回教室,盛夜行看他衣摆还有灰,问他怎么回事?

路见星没回答,盛夜行就也没多问,从抽屉里拿了点儿去疤的药给他抹侧脸。

上回战斗结束,路见星挂彩的脸上留了疤,侧脸挨着鬓角的地方总有点儿发红的迹象。

“你看你多好看一张脸,”盛夜行给他敷上一层冰凉凉的透明药,“都整出印子了。”

“啊。”

路见星发出一个单音节,没过多解释,突然感觉忧伤徘徊心间。

八月,学校后面的荷花池又开了不少花,李定西领着一群人去看,拿手机拍了很多照片,为了发个朋友圈绞尽脑汁,甚至还上网去搜关于荷花的诗词,最后憋出了一句“出淤泥而不染”,再配了拍得特直男的九图。当然,路见星在他们的怂恿下也发了一个一张图的朋友,言简意赅:好看!

发完朋友圈,父母电话就过来了,言语中都带着欣喜。路见星愣了好一会儿说不出话,“爸妈”也没喊,匆匆挂了电话,然后蹲在荷花池旁边发呆。

他看蜻蜓掠过水面,再掠过他的发梢,终点落入夏天。

路见星想起,来市二之前他问过妈妈,学校里会不会有和我一样的人?

妈妈说肯定有的。

后来路见星才明白,就算另外三十多个同学全都和他一样的病,他们也很难成为朋友。

教室里课桌上的书越摞越高,路见星学得越来越累,经常没一会儿就趴桌子上睡着了。

“中午回去睡吧,”盛夜行拿胳膊肘碰他,“教室里开了电风扇的,你一身汗,睡觉会感冒。”

路见星假装没听见,抓了本书蒙在后脑勺上。

“行,你睡啊,”坐直了身子,盛夜行撑起手臂用自己半个身子挡住这边角落,“我给你打掩护。”

困意席卷,路见星动了动眼皮,没一会儿就睡了。要怪就怪李定西这段时间老走读,趁着李定西不在,盛夜行就找路见星瞎闹腾,两个人一块儿疯完就凌晨了,再喝个水聊个天什么的,天都快亮了。

简直毫无时间观念!

不过,路见星不太明白“进入高三”意味着什么。

直到很多年以后,他常想起他的高中生活,才明白过来离去的不只是那三年,还有只属于他们的、特殊的校服年代。

校门口新开一家火锅店,一放学盛夜行就领着队员往店里跑,专门点了鸳鸯,再慢悠悠把白汤锅底那边转到路见星面前。

虽然说路见星强调过很多遍,他们家那边也吃火锅的,他不怕辣,但盛夜行还是记得唐寒嘱咐过的“路见星胃不好”,只能妥协到找老板倒白开水洗一洗,洗了再吃。

吃完火锅,一群男孩儿又骑车绕了城外的路,夜风吹得一身热汗都贴到皮肤上了,他们才在张妈的骂声中乖乖回去点名。

路见星成年了,盛夜行这下也学坏了。

洗完澡出来从来不穿上衣,裸着精壮的上身出浴室,眼尾带钩似的,时不时往路见星所在的地方瞄几眼。

路见星假装没看到地认真看课外书,耳朵早就红了。

才洗完澡,盛夜行有点儿急地凑过来,刚捋开路见星的衣摆,路见星就拿手肘抵他:“看书。”

“你都有反应了,”盛夜行说,“还看什么书啊。”

谁还不能有个反应了!

路见星嚼了颗薄荷味的糖,抬眼睨他,再把手上课外书塞到盛夜行怀里。

“怎么了?”

“念。”把糖咬碎,将糖渣子吞下去,路见星揉揉眼。

“看太久了眼睛不舒服了?”盛夜行问。

路见星没说话,挣脱开盛夜行来抓他的手。

“念。”他重复。

“得,我念。你成天这都看的什么书。”盛夜行把书本翻了几页,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可比之前路见星看的那些什么电器维修说明书、药盒里塞的说明纸条好多了。

“一旦住院,就意味着你从此失去了人身自由。‘病人不能出去’这个规矩,我是进来以后才知道的,这让我一瞬间就有了进监狱的真实感。陪护和探病的时间也有严格规定1……”

读了几句,盛夜行就不读了,看了眼封面标题就把书收起来,“关于精神病院的?少看点这些。”

路见星说:“陪你。”

薅开碎发,盛夜行把路见星的眉眼露出来,“你还想以后陪我住精神病院?”

回答他的是路见星缓缓地一个点头。

“我没那么严重……”就算要去,也不会带你一起啊。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