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返程(1 / 2)

特别观星

第六十九章

五月的最后一天, 他们离开了首都。

临走前,盛夜行带路见星又走了几遍医院到酒店的路, 看朱墙乌瓦, 回忆悠闲又漫长。盛夜行说等毕业了还要来一次, 再把走过的路都走一遍,路见星点头答应, 注意力全在路过越野车改装的led大眼灯上。

晨姐来送行, 等两个孩子进去了都还一直站在关外久久不愿离去。

在火车站换票的时候, 有乘客突发心脏病昏倒,还好救护车赶来得及时, 同行亲属哭的哭喊的喊, 路见星好奇心上来拽都拽不走,就站在那儿满眼好奇地看。

“走了,”盛夜行去拽他袖口, “不要看了, 不礼貌。”

路见星对“不礼貌”三个字还是较为敏感,他挪了挪步子,随着盛夜行往站内多走几步,还是没忍住问, 会死吗?

“应该不会吧。”

“啊……”

“啊什么, 走, 找我们的站台。”盛夜行拉着他头也不回地往前冲,一时间有点儿害怕路见星会问出“死亡”是什么之类他解释不清楚的问题。

盛夜行眺远目光,忽然说不出口。

对于这个话题, 深有体会的盛夜行保持了长时间的缄默,直到上了高铁,盛夜行才把车票递给路见星,让他试着去找位置。

尽管路见星动作慢,但他还是把座位找到了。

等了十来分钟,高铁缓缓开动。

由于光照太过于强烈,盛夜行拉上了遮光帘,他们这一排的光线瞬间暗下不少。

盛夜行侧过头,哑声道:“对于死亡,你有概念吗?”

“嗯。”路见星答。

点点头,盛夜行继续道:“回头我把盛开的一本书给你吧,老少皆宜。死亡这事儿,我自己到现在都不能接受我爸妈不在了,也理解不了为什么这个‘孤儿’会是我。死亡只能被接受。”

路见星更困惑了。

那人在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他眼神清亮亮的,盛夜行只能依靠自己对他的了解来作出判断和解读:“对死的人来说是一瞬间,但对他身边的人来说,这是个漫长的、持续一生的过程。”

“死亡就是分开。”路见星低头,看了眼两个人像来时那样交握在一起的手。

盛夜行默契地回一个眼神,捏了捏路见星发汗的柔软掌心,笃定似的说:“能分开的也只有死亡。”

看着路见星的侧脸,盛夜行有点儿懂电影电视剧里面那些“托孤”是什么意思了。

确实是,每个人在世界上都会有放心不下的人,以前盛夜行不信,现在信了。

希望他不要太依赖我。

如果有一天我有什么意外,那我就不能继续陪他了。

在我不在的时间里,他需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自己爱惜自己。

像念电影台词似的说完这些话,盛夜行调了个舒服的坐姿,低声喊人:“路见星。”

自从有了“冰皮儿”、“见星儿”、“路哥”等等风格迥异、配套齐全的绰号后,路见星还少听见盛夜行直呼他大名了,不由得紧张地扭过头看他。

“没什么,”盛夜行笑起来,嘴角上扬,“挺好的。”

回学校的这天,火车站到郊区的路变得十分遥远,路上小车一晃一晃。

盛夜行本来正靠着窗户看景色,不知道怎么就晃到路见星肩头靠上了,他一闭上眼,睫毛落了一层傍晚霞光。

晚上兄弟们给他俩接风,冰啤酒、烧烤、卤味全安排上了,把寝室楼下的圆花坛摆得满满当当。

张妈路过,还被塞了俩麻辣兔头。

唐寒和季川老师也来了,说看看情况。

舅妈来过电话,说下个月让盛夜行回一趟家,带点儿换洗的衣服去学校。

“接风宴”办得草率又潇洒,全部垫着报纸席地而坐。路见星被簇拥在中间,一言不发地坐在小凳子上玩儿消消乐,只吃烤茄子,把里边儿加料的豇豆野山椒全挑出来吃。

盛夜行就负责“演讲”,讲了一遍在首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对病情倒是一笔带过,也对他在医院的一些治疗只字不提。

觉得没必要提。

冬夏追着问,盛夜行就说还行,情绪稳定多了。

烤茄子被路见星吃了四条,盛夜行就说翻墙出去买点儿健胃消食片,由于盛夜行喝了酒,冬夏拉都拉不住人,最后只得让顾群山拦腰拖住他,说喝醉了去翻墙会摔死人。

双方僵持不下,十多分钟后盛夜行才下来,眼神还飘忽。

“明天就举报你。”顾群山气鼓鼓的。

“没什么好收的了……我还在想唐寒老师什么时候把摩托车钥匙还给我。”

顾群山没好气道:“等你好点儿。”

盛夜行“哦”一声,“算了,我找外卖跑腿的帮我递进来。”

顾群山一把拉住盛夜行的手腕,“哎,不是……你这么顾着他,为了个什么啊?”

他任由手臂被人拽着,脸上的表情还挺酷:“为了祖国的明天。”

“你这控制欲啊……”顾群山一缩脑袋,挠了挠自己的后脖颈,“天蝎座真恐怖。”

“天蝎座怎么着你了?”

“没什么,挺好的。”

“你什么座?”

“我……”顾群山脸有点儿红得诡异,“处男座的。”

“我看你是浆糊做的,”盛夜行放下可乐罐,重新抹了汗要上场,“多吃点儿肉,桩子扎稳点,你看你身体脆成什么样了,一打防守就被突突,再这样把你发配边疆挥毛巾去。”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