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樱桃(1 / 2)

特别观星

第七十章

由于下学期就是高三阶段, 市二推迟了暑期放假时间,并且不打算给他们放多长的暑假。

路见星对此决定很满意, 他也不太想回家。

倒不是因为不想见父母, 仅仅是动车站拥挤的人群、陌生的汗味、音量几乎穿破耳膜的广播和泡面泡好的味道, 就足够他受不了。

六月,校园里高树花台换了新绿, 盆栽挤在一块儿被跑过的学生撞得东倒西歪, 路见星就趁着上学时间, 一个个再把它们扶好。

然后站在盆栽旁盯叶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展飞和盛夜行不同班, 就喜欢大课间跑到教室外的走廊上喝汽水。

每次在走廊上都是眺望远方, 天空的颜色也千变万化,再加上展飞名字里有个“飞”字,导致盛夜行日后看到天空总是想起他。

从自动贩卖机买了水出来, 两个人碰一碰易拉罐, 对视一眼,又将目光往校园内放。教学楼在面对操场正中央的位置,刚好能看到路见星站在绿化带旁没动静。

展飞挑眉道:“哎,你媳妇儿。”

“……”盛夜行被这称呼震到, 又觉得有意思, 轻笑一声, “对,我媳妇儿。”

“不过,他又在干什么……”展飞好奇道。

这人总是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相处大半年下来, 这扶盆栽也就算了,有一段时间还喜欢搜集回形针,哗啦啦全给扣连成项链,也不带,就一圈一圈地收藏着。外面一出太阳,路见星就把那些回形针都拿出来晒晒,看光线把它们映得发亮,他心里就舒坦。

“他啊,”盛夜行侧过身子喝一口饮料,“强迫症犯了。”

没聊一会儿,路见星就上楼了。

他走路走得慢,在走廊也要贴着围栏走,走到展飞面前就停下了。

“看看吧,今儿天挺漂亮的。”展飞把他拉到盛夜行身边。

盛夜行顺手带了一下路见星后腰,低声问道:“刚干什么去了?”

“聊天。”和盆栽聊天。

“哦,”盛夜行习惯了他的思维方式,“聊什么了?”

“展飞和李定西混在一起会变成绿色。”路见星说着,目光完全被周围环境所吸引。

“那我呢,”边笑边看他,盛夜行薅了把路见星脑门儿的碎发,“我和你混在一起是什么颜色?”

就当他以为路见星要说“黑色”、“白色”之类的纯色调时,路见星却说:“你,彩色。我们混在一起……彩色。”

“我是彩色?你是什么颜色?怎么混在一起还是彩色。”

“透明,”迟疑一会儿,路见星淡淡道,“我是透明。”

正想安慰几句,他听到路见星又说,还好弟弟不是透明的。

果然血浓于水,路见星虽然和弟弟关系生疏,但常常还是会想起来。在和唐寒老师的交流中,盛夜行了解到路见星弟弟在当时算超生,家里罚了不少钱,父亲也把单位工作给丢了。

“你弟弟还挺值钱。”盛夜行捏捏他脸,“透明又值钱,那是什么啊?”

“钻石。”

脑筋一点儿都不糊涂,路见星问:“值钱?”

“嗯,叔叔阿姨生弟弟的时候,罚了点儿钱。”盛夜行答。

路见星动了动耳朵,表情看起来非常疑惑。生孩子为什么要罚钱?

盛夜行按住他悄悄动的耳朵,上手觉得又软又好捏,“因为……没有得到允许。”

这说得路见星更懵逼了,“允许?”

生孩子为什么还要得到允许?

其中牵扯的原因庞大,盛夜行没法儿跟他解释,只能选择闭嘴,说以后再告诉你。

路见星点头,没再多问,扭头过去继续低头看他看不太明白的题。

阳光落到过长的睫毛上,世界都亮晶晶的。

展飞在一旁看着他们,和盛夜行做兄弟这么长一段时间,他头一次那么强烈地能感觉到盛夜行的情绪。

那种“在乎”的感觉。

“上课了,”展飞把易拉罐投掷入垃圾桶,“我先回教室。”

正如李定西所说,日子只要过对了,时间就会变得很快。

一晃神,六月随风动,七月的温度又给市二的孩子们带来勃勃生机。

七月天气热,唐寒常把路见星叫去感统训练室聊天交流,盛夜行容易浮躁,就干脆天天花半个下午的时间泡在篮球场上,下课了就去训练室看看,再买点儿喝的送过去。

路见星也学会给盛夜行买水,最开始满心满眼全世界只有盛夜行一个人,就只买一瓶,到后来慢慢学会给队里的人都买一些。

散学后,他们聚在一起吃晚饭,就经常有队里的小伙伴请路见星和盛夜行。

七月的某个下午,篮球场的地板温度烫得灼人,顾群山正脱掉鞋子换一双袜子,伸脚踩在场地上,被烫得嗷嗷叫唤。

盛夜行正在篮球场上“大开杀戒”,挡拆完毕准备下一步战术。

地上的土灰黏附在篮球上,他运着球,手掌心也脏脏的,再抹一把脖颈的汗,一瞬间三排黑指印儿就出来了。

他只有一只手带了掌心套,看着特像忍者侠客,这下脖颈上有黑印,倒像打过丛林战的。

真正的高手不需要战术,只需要气势和冷酷。

“接球!”

“往我这儿来!”

“接稳,”盛夜行长传,“掉了罚一百个俯卧撑。”

队员抬手接稳长传过来的篮球,拍了拍,高声道:“队长……你这让我不敢不接!”

“这场完了一起跑几圈儿吧。”

“好!”

盛夜行把球回传过去,朝替补席的弟兄打个响指,想要一瓶矿泉水喝。

操场就在篮球场旁边,跑道上冲过来一位同班同学,还没跑到篮球场就扯开嗓子大喊:“盛夜行!快——路见星打架了!”

什么?

路冰皮儿都多久没用武力解决问题了,怎么又开始了?

“……”盛夜行把水瓶子捏住,回头朝队友点个头,“今天就先这样,明天继续。”

得意门生旁边跟了条小尾巴的事儿,教练也略有耳闻,于是在旁边点头道:“没事,你快去吧,别真出什么事了。”

“我和你一起去!”李定西扔掉毛巾。

“我也一起!”顾群山也说。

人多点也好,万一真有什么事拉不住人怎么办?

盛夜行跑了几步,回头招呼他们:“走吧。”

一路冲到高二年级办公室,盛夜行扒着门望了半天只看到路见星,没见到和路见星打架的那个人。

年级上早有人收到风声跑来办公室附近看热闹,看到是盛夜行赶来了,便在盛夜行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顾群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撑着膝盖站在办公室门口,指指里边:“怎么不进去?”

“我,”盛夜行紧张得不行,“有点儿不敢进去。”

“啊?为什么?”

“他是被打,还是打别人?”

“肯定打别人啊!你家路见星什么水平你不知道?”

说是这么说,可盛夜行总觉得路见星的性子都被他惯软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