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特别观星 > 67、北上(五)

67、北上(五)(1 / 2)

特别观星

第六十七章北上(五)

中午饭点, 晨姐带他们找了个有当地特色的餐馆。

路见星对腥膻味较为敏感,但丝毫不觉得这儿的羊肉涮着有味儿。

他先是拿勺子舀了点儿麻酱蘸着吃, 又觉得齁, 低头一口一口地抿盛夜行给他端的汤。

北方的麻辣汤锅也没多少辣味, 吃得路见星很不习惯。

在市二念书的时候,盛夜行就不怎么让他喝冰镇的汽水。到了首都, 盛夜行反而在外人面前拗不过他, 只要了一瓶冰镇的, 让路见星喝了几口就抢过来,自己把剩下的全喝光。

晨姐一边涮肉一边给他们俩夹菜, 点了一大桌子, 说哪样都尝尝。

借口去上厕所,盛夜行把钱给结了。

吃到最后,晨姐也拿着口红去厕所补, 补完准备去结账却被告知已经结过。她略有些慌乱地站在前台扭头朝店门口望, 两个少年正站在店门前安安静静地等他。

个头稍微矮点的那个穿了身纯白的短袖,宽大的袖口被北方的热浪吹成半张小旗帜,在午后阳光下随风而动。

盛夜行穿的黑色,像背景板似的站在路见星身后, 头微微低着, 嘴角噙笑, 不知道正在给路见星说什么。

路见星怔愣着听一会儿,也笑了。

明明就是这么两个近乎“完美”的孩子。

这一幕,在晨姐的教育生涯中留下了很深的记忆。

出了餐馆, 晨姐打了个出租车,问他们有没有午休的习惯。

盛夜行正想说可以早点去医院早点回来,双眼余光就瞟到路见星轻轻地打了个哈欠,盛夜行又改了口,说得回去睡会儿。

酒店离餐厅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晨姐在大厅与他们告过别就先走了,盛夜行拿着房卡一路把路见星领回房间。

一到房间,路见星像又不困了似的,热得脱掉长裤,躺在沙发上把电视摁开。

再打个滚。

舒服!

酒店沙发的皮质感触碰感良好,冰冰凉凉的。

客房部送了水果上来,盛夜行接过果盘分给路见星一个青枣。路见星拿着青枣进了卫生间,拧开水龙头不知道又洗了多少次。

洗完出来,青枣在路见星掌心颠簸几下,“农药味……”

盛夜行凑过去闻,没觉得有什么味儿,懒懒地靠上沙发,“小狗鼻子。”

两个人吃完饭后水果,盛夜行这才想起来之前捡到的内裤,问他:“怎么把裤子扔了?”

都是男生,他其实一眼就看出来怎么回事儿了。

但他就想问问路见星。

想知道路见星对这方面是怎么看的。

问着,盛夜行把临走前搭在浴缸边的内裤拎起来用冷水冲过一次,拧开甩了甩水,“穿着不舒服么?”

“……”

路见星很争气,脸蛋儿没红,耳朵红了。

红得快要滴血。

但他还是坐直了身子,没又把肚皮晾出来。

盛夜行看他正襟危坐的样子快要笑死了,咳嗽了一声,故作神秘道:“那你……是不是发育了?太勒了的话等会儿陪你去商场买条新的。”

“没有!”路见星瞪他。

再发育也不至于一夜就勒了!

“那是怎么,你又不解释,我只能可劲儿乱猜。弄脏了?还是湿了?”看路见星的眼神像随时要跳起来吃人,盛夜行忙不迭补救几句,“以后放洗漱台上就行了,我来洗。”

“我可以,自己。”

“那怎么不晾起来?”

“……”这不是忘了吗!

看他这迷迷糊糊样,盛夜行也不奢求能从路见星嘴巴里边儿套出什么话了。

盛夜行把路见星湿掉的内裤挂在镜前灯的支架上,从柜子里取了吹风机出来插好,又看了一眼路见星,随口添一句:“哎,宝贝你跟我说说,到底为什么啊?”

宝贝。

一句“宝贝”喊得路见星阵阵发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虽然盛夜行是开玩笑的语气。

算了,宝贝就宝贝吧。

路见星对这个称呼的含义也懂得不多,只记得小时候妈妈偶尔这么叫。他握了握手,悄悄地用拳头在身侧敲打自己的大腿,鼓起勇气似的说:“你。”

“我?”盛夜行握吹风机的手僵住半秒,“我怎么了?”

“你,你挨着我。”

“咣——”一声。

盛夜行手里的吹风机落地上了。

闻声,路见星抬头望浴室的方向望,怎么了?

“没事,手滑。”把吹了一半干的干净内裤放下,盛夜行三步并作两步走入卧室内,望了望拉上的遮光帘,稍稍侧着头,“我……”

我……

我好高兴。

夏日午后充足的光线自酒店遮光帘的缝隙中泄入房内,不偏不倚落上沙发,路见星又正好坐在沙发上。

他盘着腿,眼神发亮,金色的光线犹如利剑,从额间顺至下颚。

路见星笑着偏过头,侧颜被过度曝光,轮廓更加明晰。

盛夜行没控制住。

“!”

“……”

“别动!”

“别,动……”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说了同样的话,于是都停下来对视,憋着喘气。对视了有一会儿,又都把炙热的眼神匆忙挪开,不敢再看对方。

路见星被压得手忙脚乱,紧张地呼气吸气,伸出手臂回抱住浑身僵硬的盛夜行,小声抗议道:“顶……到了。”

他的掌心摸到盛夜行背脊上薄薄的汗,湿润绵软。

盛夜行下意识道歉:“对不起。”

屋里的中央空调本来迟迟没开,这会儿却像忽然加足了马力,噪音与冷气一起席卷而来,刺得盛夜行一哆嗦。盛夜行直起上半身,擦了擦唇角的水渍。

如浪潮般扑上背脊的寒意让他的理智悬崖勒马。

现在……还不行。

盛夜行艰难地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稍稍挪开一点,翻身坐到地毯上,捂着胸口喘了一会儿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突然又明白了“性亢奋”是什么意思。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