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成年(2 / 2)

路见星知道他在问午饭,但还是说:“蛋糕。”

“行吧,等下一块儿吃,”盛夜行深呼吸,用掌心在衣摆擦了擦汗,从兜里把小木雕掏出来,看似随意地说:“喏,送你的。”

“啊。”

路见星双眼都发光了,他实在太想念被唐寒没收了车钥匙的摩托车了,那是盛夜行的“七彩祥云”,能载着自己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装……”他捧宝贝似的把礼物接过来,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箱,完全不知道把它放在哪里。

“放行李箱里就行,回市二了摆寝室里,”盛夜行说,“喜欢吗?”

路见星点点头,但还是重复:“装!”

看他眼神完全已经黏在木雕上边了,盛夜行笑着问:“装箱子里啊。你非要拿着?”

路见星只是说:“身边。”

“装你衣帽兜里吧。”盛夜行一挥手。

“丢了。”丢了怎么办?

“我刻了挺久,你别弄丢了,”盛夜行抬眼瞥过去,“丢了的话,哥再给你整个。”

别说整个了,“整”个世界都行。

洗完澡出来,路见星抓着他新研究好的玩具——吹风机,自告奋勇地要给盛夜行吹头发。

“我这寸头有什么好吹的,”盛夜行哭笑不得,“得长点儿再吹,我这不用吹,知道吗?”

“哦。”路见星伸手要去扯插头。

盛夜行又觉得不能打消他的积极性,伸手把人揽过来,再乖乖低下头,“吹吧。”

吹风机在头顶响了会儿,路见星又默默地把吹风机收好。

他手里还握着那个猎路者的木雕。

意思是,今天开始我就十八岁了吗?想想都好笑,在他六岁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是三岁,妈妈花了好多时间给他解释人一年会长一岁这个事。

“天快黑了,”盛夜行看一眼,落地窗外夜幕即将低垂,天空的颜色正在缓缓变暗,“现在你十八岁了。”

天快黑了,星星也都出来了。

盛夜行拨弄开他鬓角的发,揪一把路见星耳朵,“听说过几天学校有个活动,我们回去参加还来得及。”

“嗯。”路见星抱着木雕,答应下来。

“生日快乐啊。”

盛夜行语气紧张,“话就不多说了,都得用行动证明。”

以前路见星还没成年,对于盛夜行来说还是小孩子,有点儿想法都觉得自己是畜生。青春期少男就是这样的,大一岁都是大,没过十八岁就觉得别人还小。

十八岁一过,再回头来看世界的眼光都不同。

盛夜行这么想着,叹一口气,拿过摆了一排的饮料在鼻边嗅了嗅。

操,爱着一个男孩的男人好脆弱。

“行动。”路见星突然说。

“对,”盛夜行仰头喝一口矿泉水,抱着枕头盘腿坐在床上看路见星兑饮料,“新的一岁,要更好地陪着你玩儿。”

“我陪你玩”真的是个很美好的承诺,代表两个人一起快乐。

“想不想,”路见星抬头看他,“做点别的。”

盛夜行倒饮料的手顿了顿,他明显感觉到路见星把落地灯关了,房间内光线暗了一些。他紧了紧喉咙,迟缓道:“十八岁……你成年了,你知道吗?”

“知道。”有浅浅的影打在路见星眼睑下。

“靠……”盛夜行狠狠吸了一口气。

其实路见星只是想亲亲他,当时还没来得及想别的。盛夜行倒是因为房间里没套,都不敢靠过去。他买的饮料很多种,里面还有折扣下来的椰子味预调酒,尝着甜甜的,度数却不低。

“做,做什么,”盛夜行不认为路见星完全明白那种事,“要抱一下?还是……”

“……”路见星没吭声。

他摇摇晃晃地走几步,跨坐在盛夜行大腿上,嘴里还嚼着冰块儿,咯嘣咯嘣的。

一口气灌掉第二瓶兑好的桃汁,路见星整个口腔又甜又凉,低头轻轻吻上盛夜行的嘴唇,再用舌头把含住的一块冰推进去。

靠。

盛夜行有点儿明白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接吻接到单膝跪上沙发边缘,盛夜行托住路见星后脑勺,想把他放到床上去。路见星劲儿大,抓着盛夜行的短袖领口往身前一拽,双双落入柔软之中。

窗外万家灯火,落地窗窗帘没关,盛夜行也懒得去床上了,直接拽过被子拖到地上。

他想着,等会儿让客房部再送一条干净被子过来。

他们把空调开到十六度,盖上被子,粗鲁又小心翼翼地拥抱。

被褥非常干燥,但人体传递了潮湿温热。

夏天,生机勃勃。

完事儿了,盛夜行故作淡定地把乱成一团的被褥扯过来搭到路见星裸露的肩胛骨上,再轻轻拍了拍路见星的背,“空调我开得低……不冷吧?”

路见星摇头,左手握住右手的手腕,疼得眉眼都拧一块儿了。

手酸。

怎么那么久才……

他捏住路见星酸痛的胳膊,左按按右捏捏的,边揉边安慰,“给你捏捏就不痛了啊,乖。以前啊,我们校队里都这么弄的,都是互相的,弄完特别舒坦。”

“……?”投过去疑惑的目光,路见星给听懵了。

什么意思?

以前在校队里,他们都这么互相搞?

盛夜行没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劲的,还以为他嫌力度太小了,加重点儿力气问:“怎么了?”

“你们,”路见星咳嗽了两声,“你们。”

玩儿挺开啊?

再认真琢磨路见星的眼神,盛夜行赶紧解释:“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说,经常互相按摩。”

“哦。”

偷笑一下,路见星又把衣袖捋起来将胳膊往前凑了凑,发觉好像捏捏是更舒服了!

再一看时间,已经凌晨。

关了灯躺下来,盛夜行伸手从后面抱住路见星,哑着嗓子说一句:“真好啊。”

“……”路见星觉得他抱得太紧,掐了掐他的手臂。

“就是真好,没什么原因,”盛夜行低头把下巴搭在路见星肩膀上,“现在的氛围和人值得我说这样的话。”

“紧……”

路见星快被他勒得喘不过气。

睡觉的时候,盛夜行喜欢把手掌放到路见星小腹上,路见星总下意识深吸一口气,呼吸不太畅快。

“放松,”盛夜行拍他小腹,“全是腹肌又没赘肉,你吸什么气。紧张?”

睡意袭来之前,路见星小声地答:“嗯。”

盛夜行闭上眼:“瘦得都没什么肉,得喂胖点儿。”

“嗯……”路见星累得犯困了。

“睡吧,晚安。”

最后,盛夜行说。

上午,盛夜行裸着上半身去摁打扫铃,等了五分钟也没见着有人来,干脆自己拎着垃圾袋去一趟楼梯口。

路过酒店走廊的长镜时,他往镜子上看了一眼,看到自己肩膀和手臂上绯红的印记——是被用力摁出来的指痕,是路见星弄的。

那个被拥抱一下都会耳朵发红的人,那个会说有趣的话、会笑得恰到好处的人,那个被说“不正常”的人。

九点了,夏天的光明朗敞亮,也从走廊窗户偷偷泄入,铺洒在他的肩膀上。

不自觉手一抖,盛夜行的房卡掉在地毯上。

他低下身去捡。

放完垃圾到安全通道楼梯口的存放处,盛夜行又回到房间门口,抬眼看这紧闭的厚重大门。

随后他拿卡把这扇门又刷开了。

盛夜行听说过,“青春散场时是需要一个人关门的”,但他认为,只要年少时爱的那个人一直在身边,这场青春就永远不会结束。

今天,他的路见星正式十八岁了。

与此同时,五月顺利结束。

他们的懵懂时代也宣告结束。

作者有话要说:发“-”的部分(1k字)在笔名同名的超/话里!找不到可以搜超/话关键字“68”。

以后有删/减部分都发a/o/3到超/话,辛苦大家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贺情是啊染的宝贝儿、空也、敷衍牌压路机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贺情是啊染的宝贝儿、三圭、夜行见星、晨宝贝的女超人、那个贺什么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暴躁小揭 8个;一轮永远爱鲁迅耶、秋意、邶久久久久、应与臣亲亲亲亲姐!、猪比比比比比比 3个;熙嘻嘻嘻、斋藤猫多 2个;玖零、想我的路见星大宝贝了、今夜星光灿烂、zz、秦、岸杉、journey、未莳、千尘、丞哥最爱的大五花、嗨呀、蜜瓜汽水、柠檬精阿雕、诸余、贺情媳妇儿、达、夜行见星、胡萝贝、路见星能行、狗灯灯灯、佩佩君、慕白是个小机灵鬼、渊渊、逗比小刀、独袖站起来并亲了你一、二晨、莳闲、ona71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不拿拿呀 68瓶;百年挽朝夕 64瓶;贺情是啊染的宝贝儿 58瓶;阳阳是星星的妈妈 40瓶;_odean4 38瓶;知湫 28瓶;lynn、斋藤猫多、未莳、莳闲、洛yoooooo、钢厂小霸王、夜行见星、荼倾岩 20瓶;今酱 15瓶;瓶;忽悠我的宝贝、岁岁不知春°、bird、北篠杏阋饲逭、迟暮、起高樓。、久居深海、喜宝、威尼斯小甜心、问霖最帅-小狐狸、巽、灼灼儿 10瓶;烛不眠 8瓶;姜琰 7瓶;麻辣香锅不要辣、cccccc、凝渃汐、高霖、□□ile 5瓶;心悦江晚吟 4瓶;陆言卿、佩佩君 3瓶;飛鳥鳴、今天也要开心鸭、路见星媳妇儿、三圭、小羊、三斤 2瓶;米黄色、谁家小宝贝掉了、衣上金星雪浪、5021129、独袖站起来并亲了你一、玖零、祁三先生、岸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