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成年(1 / 2)

特别观星

第六十八章

原本说好在首都只待几天, 可文袖娟打电话过来说让盛夜行再多待待。

盛夜行看路见星人在外地的兴奋劲儿,想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在相处的这段时间内, 盛夜行也逐渐明白, 一个人的基本素质发展是需要周围人去引导的, 并且这是长期“锻炼”项目,让路见星追上同龄孩子的脚步不太现实, 但只要让他不断地去学习、去接受教育, 他就能有所突破。

他们都需要一双手, 将对方从摇摇欲坠的边缘拉回生活。

整个五月,路见星也被晨姐带着去看了几次, 做了几次训练, 随时帮助着他学习进步。

时间一长了,路见星和盛夜行也与医院那边的人熟悉一点,也能自己过去。首都有不少书店, 盛夜行每隔两天就带路见星去转转, 翻几本书买回去念给对方听。

最开始路见星不愿意张口,盛夜行就拿点外卖没用过的筷子,指着汉字让他一个一个地发音。

他在想什么呢,在想洒水车后面为什么会有彩虹。

今天一大早他就跟盛夜行出门了。

晨姐今天有事, 路见星就主动提出要陪盛夜行去医院, 还在路上买了豆浆和馒头。北方早饭吃面的少, 他也顺便戒点儿油荤。

清晨的阳光如碎片落下来,黏得他后脖颈热汗潮湿,昏昏沉沉的。

想起手上冰棍儿化了的黏糊感, 路见星皱了皱眉。

盛夜行边走边看药瓶上的字,一点一点念给路见星听,路见星的注意力却全在不远处的洒水车上。他看见洒水车后面有一道彩虹,亮晶晶的,道路两旁还有行人正在拿手机拍照。

盛夜行刷了辆共享单车,刚一屁股垮上去,路见星就说:“我……我推你。”

“行,”盛夜行侧着坐上坐垫,抱着手臂看他,“我这么重,你能推得动?”

路见星睨过一眼,“都是男的。”

“去年你第一回上我的后座,旁边没有人,天上悬着灯。你在我的后座,默不作声得又像没有在。”盛夜行吹一声口哨,“我第一次觉得紧张。”

抹开脖颈的汗,路见星垂下眼,看车轮边寸寸光影推移,一下笑出来:“喔……”

他把尾音拉得好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夏风过,树叶被吹出声响,光斑映上路见星的侧脸,美好得盛夜行心头突跳。

“今天点红的了?”

盛夜行掰过他脸看了又看,掌心的热度烫得路见星一愣。

他端详着,伸出指腹摸了两下,“怎么还有点儿凸出来了……你不会是点太多了,真点上了一颗吧?”

路见星压着眉骨瞅他,过一会儿憋出一句:“……凝墨。”

真点上还不好啊,那就真天天开心了。

首都的道路宽阔平坦,路见星推着自行车走得毫不费力,心情好得甚至想哼点儿什么小曲。“声音”对他来说是个奇妙的存在,经常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不自觉哼歌了。

盛夜行握着扶手掌握平衡,时不时扭过头看一眼路见星。

路过一处公园门口,卖酸奶卖雪糕的小摊子都开门了,有路过的小学生围过去,胸口的红领巾都被跑得扭到了后脑勺去。

“去买根冰棍儿吧,”盛夜行突然说,分我咬一口。”

“好哇。”路见星眯着眼答。

每天回酒店的时间也不会晚,大概傍晚时分。

天边的火烧云烈得整座城市灿烂铺金,路上所有行人的胳膊都汗涔涔的,这种浓烈的潮湿感让路见星极为不舒服,一路上都在急匆匆地往前走。

放下贴在脸颊上的冰镇饮料,路见星也不穿拖鞋,就光着脚在浴室瓷砖上踩,说凉爽。

盛夜行凑过去亲他一口,“咸的。”

“嗯?”

“一脖子汗,”把浴室衣架上的毛巾取下来递给他,盛夜行说,“洗澡去。”

路见星拿了换洗的衣服正要去洗,盛夜行又三下五除二地脱完衣服,“不要脸”地往浴室里挤,“一起!”

汗从鼻尖掉下来,路见星无言以对:“……”

冲完澡出来,已经是七点。

夏天昼长夜短,天也暗得晚,盛夜行将钢勺插进口口脆西瓜,边拉开窗帘边对浴室里还在吹头发的路见星说:“今天晚霞真漂亮啊。”

浴室内,路见星薅了把本来也不长的头发,用手在雾气氤氲的玻璃镜上点了点,画下一圈笑脸。

“吹完头发快来吃西瓜,保鲜膜都起雾了,”盛夜行倒了两杯水,“绿豆汤喝么?我叫个外卖。”

路见星捧着水杯坐下来,摇头表示不喝。

昨晚路父路母还来电话了,问他怎么还没有回去,还问在这边咨询的结果怎么样,首都这边有没有能康复的办法?

盛夜行压制住脾气,耐心地给对方解释,路见星这个问题暂时不存在治愈的可能性。

挂了电话,盛夜行把窗帘又按开一点儿,入目,天穹之间的红橙色正烧得旺烈,映得他腰间系着的浴巾都有点儿颜色了。

抹了把汗,盛夜行仰起头,喉结滚动一番,长吁一口气——还是热。

他正准备去换浴袍,手机微信又在桌面上震动起来。

路见星按了接听键,把手机递过来,一个人跑旁边端着西瓜吃瓜肉。他吃得嘴角发红,扯了张纸巾自己擦擦,又看自己的手机也亮了。

他伸出食指去划开屏幕,看是群视频的邀请。

路见星犹豫了几秒,按开接听,还把手机立在抽纸盒旁边固定好镜头,然后低头一言不发地吃西瓜。

“我操!见星儿接视频电话了!啊!啊!”

李定西先叫起来,一张满是惊喜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聊天室就六个人,开视频的就有五个,冬夏、顾群山、李定西、路见星和盛夜行。李定西说展飞备考努力得很,为了过招飞,年底还要去做个什么手术,得纠正一下。

“去过首都看医生是不一样啊,路见星都能接视频了……哎老大,你医生给你怎么治的?”冬夏手里捧着碗芋圆,正吃得吧唧嘴。

“聊天,做心理建设……还能有什么,都一样,”盛夜行趴在房间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回头望路见星一眼,“不过我那个医生,见了路见星几次,说这小孩儿还挺灵光的,挺不一样。”

冬夏继续问:“你的束缚带还用么?”

“没用了,”盛夜行说,“我感觉我好多了。”

顾群山忍不住插一句嘴道:“冬夏,你害妹听说过‘首都’什么概念啊?!”

冬夏一肘子撞过去,“你怎么乱说方言呢?”

“我说的普通话啊。”顾群山一趔趄,差点摔个屁股墩儿。

“你……算了,”冬夏揉揉太阳穴,懒得听他扯,“我还能指望你说普通话没口音么?”

顾群山不服了:“我本来就没口音!”

我那不是配合见星儿和老大么!

看那头兄弟打打闹闹的,盛夜行憋着笑把摄像头拿远点儿,故作嫌弃道:“我就上来看个病,给你们说得观光旅游似的,折腾不折腾。”

“吃冰棍了吗见星儿,”顾群山又开始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大还让你吃吗?”

“嗯。”

路见星热得不想讲话,感觉汗都要顺着胸口流向肚脐眼了,“薄荷的。”

“一个?”

“嗯。”

盛夜行看路见星有点儿累了,伸手把电话抢过来就对顾群山说:“你以为跟你似的,非要吃五六个,口味还不一样,舔了这头舔那头,怕滴下来黏手上。”

“巧克力化了还舔手指呢,”顾群山说,“不过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

“哎,你们多久回来?”

“后天的票,”盛夜行说,“今天陪他在这边把生日过了。”

路见星不太会说,就只能听,他也习惯了倾听,在听别人讲话时眼睛会亮亮的。偶尔黯然,那绝对就是不感兴趣或者没注意到。

一听“生日”两个字,他眼睛发光了。

过后三天,五月二十五日,是路见星生日。

也就是这一天,盛夜行没让路见星跟着去医院,自己拿着测验报告跑了趟医院,中午和晨姐吃了顿饭,一点过就准备回酒店去。

拿完药正准备从诊室离开,盛夜行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医生,那个,我……晚上睡不着的话,能不能多吃点药?”

天天抱着路见星睡觉,能容易早睡着就奇了怪了。

躁狂类的药物吃了嗜睡,这一威力盛夜行早就体验过了。

“你这药吃了是嗜睡不是催眠,”医生看他一眼,正在纸上记录着什么,“这药是精神类的,能多吃吗?”

“不能。”盛夜行说。

“药吃多了不好,能不吃就尽量不吃,”医生扶了扶框架眼镜,劝慰道:“睡不着就听点舒缓的音乐,不要睡得太晚。”

“行,”盛夜行攥紧纸张,打了声招呼,“我先走了。”

出了医院,盛夜行也没走。

盛夜行去文具店买了根黑色的马克笔,把兜里装的机车木雕的后视镜涂成黑色,在车身上写了个“猎路者”。

这就是他自己那辆车的型号名,没想到挺赶巧,真成猎“路”者了。

每天早上他都比路见星先起床来,就在浴室偷偷弄一点儿,想争取在生日前做好送给他,这下终于大功告成。他手里的木雕早已不像上个月那样粗糙了,边角都是细细打磨过的,路冰皮儿绝对喜欢。

对于“生日”,盛夜行的理解还颇为模糊,他也不觉得长大是一件多么好的事。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属于路见星的十八岁永远不要到来。

但是,只要是凡人,都躲不过要长大的命运,也会去面对自己的一片天地,然后一辈子自己对自己负责了。

刷了个单车骑回酒店,盛夜行叫了个蛋糕外卖,在酒店大厅等蛋糕到了再上去。

早上走的时候路见星还没醒,没能及时说一声“生日快乐”。

盛夜行拎着蛋糕回房间,路见星正拿着手机,有点儿懵地看班上好多同学在班群里刷屏,都是祝他生日快乐的。

他们那里的学生接触社会少,大多都比较直接,什么话都说,无非是希望路见星尽快好起来,尽快融入他们。

“我说的,”盛夜行把蛋糕拎到桌上放好,“你应该得到很多祝福,很多很多。”

他说完,走到路见星身边,往路见星被空调吹得发凉的脸颊上印了个吻,“热得一身汗,我去洗澡。想吃点什么?”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