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特别观星 > 66、北上(四)

66、北上(四)(2 / 2)

这办法还是唐寒教盛夜行的,说如果“家长”不在家,小孩子容易紧张,那就在一些不经意的地方留一点儿字条。这样能让小孩子感受到被在乎。

路见星虽然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但还经常被盛夜行看作小孩子,出于本能地去照顾与保护。

路见星把一袋咖啡伴侣倒在白瓷碟上,再用勺子沾了一点水上去,再敲敲打打。

他一遍又一遍地滴水,将碟子上的粉末整得粘稠甜腻,丝毫不觉得无聊,倒是就这么就着一直玩儿到中午饭点。

中午十二点,盛夜行和晨姐一起回来了,说接路见星出门吃个饭。

上午的咨询很顺利,下午还得跑一趟。医生说状态挺好的,应该不用留下来治疗。

盛夜行晨起情绪亢奋,忘性一大就忘记把自己的资料和药物带过去,这下还专程回来拿。

他刷卡推门进来前,都做好了房间里被弄得一片狼藉的准备,毕竟路见星的好奇心是旺盛的,可他只看见条扔在地毯上的裤子。

一条湿漉漉的裤子。

怎么乱扔?

路见星懒懒地靠着沙发背,正把衣摆捋起来晾肚皮。

“裤子怎么乱丢,”走过去把他衣摆放下来,盛夜行揉了揉他的小腹,再捏他鼻子,“露肚子容易着凉,说了多少次了?”

“五次……”

路见星脸红了一下,掰着手指头数,想努力回忆露肚子是在哪些时候,数了没多久他选择放弃,注意力落到桌上没吃完的曲奇芝士条上。

他吃了几根芝士条,又拿手机开始看新闻,有时候一个页面一看就是十分钟,整得盛夜行有点儿摸不透他到底看完了没有。

新闻是路见星了解世界的窗口,他得努力踮脚看看窗外景色。

“张嘴。”盛夜行把维生素喷雾拿出来。

路见星喝了口橙汁,被酸得一眯眼,又灌了一口矿泉水下去才舒坦。他看盛夜行拿药了,不得不坐下来凑过去,舔了舔唇角张开嘴:“啊——”

喷了几下,路见星不愿意再弄了,转过身滑下床去穿拖鞋,往桌子旁边走。

“你……”话说一半,盛夜行止住了声。

路见星把棒棒糖拆了,正想用打火机的明火将硬糖给烤化。

“玩儿吧,小心点别烧到手。”说完,盛夜行站起来准备去换衣服。

他知道专注于做一件事的路见星八成是不会理人的,虽然偶尔自己是剩下的两成。

盛夜行没阻止,路见星就真坐在那儿拿火烤糖,烤了好几分钟。

“火烤棉花糖才好吃,”盛夜行托着腮,边看边说,“没吃过吧?下回我带你去公园吃。”

“……”路见星瞥他一眼。

我吃过,在我很小的时候。

晨姐在一旁默默观察着两个孩子相处的模式,心里略微感到惊异。

上午在医院的时候,盛夜行条理清晰地说了一遍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经历,无非是叛逆、疯狂、不服管、特立独行,唯独没有让人感觉到他内心的柔软。

她见过的患者也不少了,大多都是年纪轻轻就开始与之做一生的斗争。

晨姐想起盛夜行背包里的束缚带,轻微地叹一口气。

现实归现实,悲观归悲观,从现状来看,盛夜行算是控制得比较得当的了。他自己正在努力从这个深渊里一步步爬出来,他有发病后的愧疚、有想要好转的决心、有去面对世界的勇气。

“等会儿吃完饭我还得去医院,你把这个揣好。”

盛夜行把唐寒做的卡片别到路见星polo衫胸口的小口袋里,“我就去两个小时,去了就回来。你不能出房间。如果你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里了,你又找不到我,手机也联系不上,就把这个给身边的人。”

异地不同于市二那样的封闭式校园环境,唐寒为了万无一失,把市二的资料卡又做了份更详细的让路见星随身携带。

卡片上有写路见星的名字、家庭成员联系方式、害怕的东西、感官障碍、药物食品的服用需求等等。

在卡片的最底部,唐寒还写了他的喜好以及接近安抚他的方式。

调查统计出的患儿走失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二,谁也不能确定路见星是剩下的百分之八,况且他也突然消失过有几次了。

十岁的时候,他就相信自己能够做得更多。

妈妈在取晾干的衣服,他就默不作声地盘腿坐在妈妈身后的沙发上,把上装下装分好类,再动作笨拙地叠好。偶尔衣料让他触摸难受,他会把衣服胡乱地搭上沙发背。超市是他去不了的,所以日常活动范围比较窄,陌生的地方都不爱去,当初跨省转校来市二也下了非常大的决心。

唐寒说,教育是教他怎么样去做,在这之前,不要想他天生就会。

晨姐靠近一点,想要和路见星说说话。

在来之前,盛夜行就告知过他,路见星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见见面可以,接触一下也可以,想要交流沟通的话还真得看缘分。

因为他真不一定理你。

路见星对拥抱的感觉是常人的十倍,他能更清晰地感受到怀里的存在。对于陌生人,他会接受不了对方身上的气味、拥抱的力度,这些都会使他不适。

“可以抱你一下吗?”晨姐放柔语气朝他招招手,“我会轻轻地。”

盛夜行让开,给晨姐和路见星的接触距离腾出空位。他也不作表态,就以鼓励的眼神看向路见星,希望他能多接触其他人。

路见星顿在那里,过了会儿才说:“没关系。”

晨姐紧张得双颊发红,靠过去轻轻地抱住了这个男孩子。

相比晨姐,路见星再一次感受到盛夜行拥抱自己时的坚定有力——善意和爱意,他看得明朗清晰。

当然,善意的,他也非常享受。

听说成长会伴随着痛苦,但他不想。

在路见星被晨姐拥抱的时候,盛夜行悄悄走到卫生间门口,把路见星扔到地上的内裤捡起来,紧张的表情微微松动。

“……”将内裤看了拎着看了一会儿,盛夜行沉默着朝路见星望了一眼。

他看到路见星的眼神也撞过来了……

带了点儿惊慌与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夜行:这什么?你给我解释一下?

路冰皮儿:……(我不知道,不是我扔的!)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见星、一轮永远爱鲁迅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贺情媳妇儿、玖零、挽风呀、岸杉、陈独袖一、也不o、熙嘻嘻嘻、岑北南晋江女友、今夜星光灿烂、顾珩、丞哥最爱的大五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荫凉 40瓶;钢镚儿精 30瓶;一轮永远爱鲁迅耶、夜行见星、见星、七七渊、莳闲 20瓶;一个喜桃 15瓶;纯纯呐、包子君萌萌哒、木木、八枝、诸余、cavailer 10瓶;cccccc、贺情媳妇儿、m01、伏离玖_yunya、34599706 5瓶;双玉成珏、顾珩 4瓶;星星有灯 3瓶;使人瘦 2瓶;觅小傻、岸杉、心悦江晚吟、江淮.、玖零、a.r ?、陈独袖一、也不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