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特别观星 > 66、北上(四)

66、北上(四)(1 / 2)

特别观星

第六十六章北上(四)

路见星的睡眠障碍又造访了他。

他不熟悉现下所处的环境, 也不喜欢床垫带来太过柔软的感觉。这使他总觉得自己快要陷入进无边黑暗当中。

房间里的钟表滴答作响,浴室洗漱池内还有未干涸的流水, 楼下汽车启动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在这种环境下, 盛夜行的呼吸声变得好听了。

“药。”路见星提醒他。

“你比我还记得清楚……”盛夜行躺下来,“今天不吃。”

“……”

“真的不用!临走前寒老师交代过的, 我这不算私自停药。明天一早我再去问问医生, 好吧?”

“嗯。”路见星妥协。

撑着手肘斜躺过来, 盛夜行问他:“我们来总结一下,今天开心么?”

“开心。”

“我们在哪儿啊?”

“外, 外地。”

“首都!”

“首——都——”路见星学他的语气, 最后一个字的发音让他将嘴唇撅起来,看得盛夜行伸手就捏住他脸蛋挤了一下。

“!”路见星佯装很凶地瞪他。

盛夜行看他脸红,都快笑出来了, “多说几句吧, 今天的开心、不开心……”

“今天早晨,车站上……天很亮。”

路见星在黑夜里淡淡道,“我看到鸟。很热,吵, 车声嗡嗡嗡……”

这么长一句话听得盛夜行又惊又喜, 他收紧了搭在路见星腰上的手臂, 低笑道:“嗡嗡嗡,那是小蜜蜂。”

路见星长长地“嗯”了一声,将自己的背脊紧贴上盛夜行前胸。

寻找从小到大在床上睡觉要靠墙的感觉。

沉默了几秒, 盛夜行问:“你今天其实很想和晨姐说话,对不对?”

路见星不作声。

“你看,你和李定西、展飞他们都可以偶尔交流,是因为时间长了。但对于才见了一面的人,你就没有办法,”盛夜行说,“可以在明天试着给晨姐打个招呼吗?”

“好。”

“你要先叫她的称呼,每句话说短一点,适量使用手势,她能更明白你的意思。”

“……”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路见星把脸往被子里埋得更深。

“感受差异。”盛夜行困到闭上眼讲话,“你有的能力,别人不一定有。不是说你就比其他人要糟糕的。这个世界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也会。等过了这个坎,我们会越来越好,超级无敌爆炸好……”

超级无敌爆炸好!

路见星捏住盛夜行的手,摸他手指上练球练出来的茧,摸他受过伤的手背纹路,发现两个人的手差不多大,手指长度也差不多。

他开始好奇人与人之间,到底为什么会纠缠在一起?自己的“异常”是以什么为判定基准?他们这种磕磕碰碰的“陪伴”还能坚持多久?

很多感情是有终点的,但遗憾没有尽头。

突如其来的问题如洪水泄闸般冲刷上路见星的思维,他攥紧了被自己揉皱的被褥,浑身冷汗。盛夜行应该是太累了,强撑着睡意把被子给路见星掖好,从背后搂住路见星的力气又大又强势,嘴上却很轻声地说了句“晚安”。

片刻,身后响起均匀而熟悉的呼吸声。

路见星看房间内一片漆黑,不远处沙发下地灯光线柔和昏暗,稍微照亮了他的即刻小世界。稍稍垂眸,盛夜行年少有力的臂膀正横在自己脖颈之下,明明快要睡着了,都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拍觉哄睡。

这一切,构成路见星青春记忆中的一个重要场景。

早上,路见星醒得晚。

他翻身一醒,直接翻下床去了卫生间脱裤子,动作熟练镇定,拿着香皂搓了又搓。半小时过去,他脸上诡异的绯红也未曾消褪。

确实,迷糊间感觉睡觉睡着睡着,怎么黏黏腻腻的。

天啊。

又……

路见星深吸一口气,有点儿发懵。

他以前这样过,但没有和盛夜行一起睡觉这样过。他有点烦躁地把洗干净的裤子随意乱扔到地毯上,不愿意去看。

洗漱完回来准备去洗澡,他回了趟床上拿睡衣,这才注意到床头留了便签条,是盛夜行的字迹。

——早饭在桌上,中午回。

路见星望向餐桌,上面果然摆了一些全麦面包和牛奶,也许是怕他吃不惯,还放了一碗清汤馄饨。

把早饭一口气全吃完了,路见星拍拍肚子打算冲个澡。

一进卫生间,他看见镜子上也贴了便签条,依旧是盛夜行的字迹。之前刷牙洗脸太匆忙,根本没注意到。

——对着镜子笑两下吧,我能看到。

真的吗?

路见星带着这样的疑问,微微咧了嘴,还拿温水薅一把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有点帅!

他是“有点帅”,盛夜行是“巨帅”。

路见星加上自己的粉丝滤镜,回想起盛夜行的脸,开始不自觉地朝着镜子傻笑。

洗完澡出来,他伸手去够毛巾,毛巾里边儿也掉了张纸条出来:

——毛巾湿了就不要用第二次。

路见星穿上拖鞋换浴袍,又看到梳妆台边放了一张:

——想你。

这种“发现感”大大刺激了他对房间的兴趣与好奇,便放下手头的一切事情翻箱倒柜,差点把咖啡伴侣的料包都抓过来撕掉。

路见星在熨斗下、雨伞内、衣柜里、台灯灯罩下,甚至晾衣架的夹子中都找到了盛夜行临走前留的纸条,内容多种多样,路见星印象最深的就是:

——今天也很美好!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