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特别观星 > 63、北上(一)

63、北上(一)(1 / 2)

特别观星

第六十三章

男, 朋,友。

这三个字一直绕在盛夜行心里, 邪门儿似的出不去了。

因为路见星的感官问题, 盛夜行还真把出行计划调成了困难模式, 决定坐动车带路见星外出北上。

一个刚未成年的人顺便“拐”带个即将成年的,都穿着运动装站在车站检票处, 不看年龄都分不清谁是小的那个。

人潮涌动, 又各自匆忙。

但零零散散前十八年算下来, 两个人都是没独自出过远门的人。

盛家虽说还算富裕,但自盛夜行出生以来, 家庭一贯维持原有作风, 常常闹得鸡飞狗跳,更没有太多时间去管小孩子。

路家耗在孩子上的精力有限,路见星对外界的灵敏度又较弱。对此次出行, 老实说, 他不好奇也不期待。

他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好像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又说不出哪里特别。

十七岁的路见星也有心上人,要说“特别”,那个人就是他心底世界的缩影, 因为视线所及的其他地方皆为模糊一片。

他记得对方下巴上哪里有一块疤, 记得一起吃饭要把香菜全部夹出来, 记得学校发水果时给对方留一碗苹果切得最大的,就是记不清有关于自己。

身边人常说路见星“迟钝”,可只有他自己明白, 能这么说的还真不算身边人。

不过,所有关系都是他自己选择的。

为了出行方便,盛夜行给路见星套了件宽松的冲锋衣,拉链照常拉到顶部,套头帽戴起来,再把系带拴上。

车站人多,害怕气味刺鼻,路见星还拿了个口罩捂好。

热,热得他整个背都是汗水。

没办法也只能忍。

临走前,盛夜行又给他戴了新买的耳塞,这一套下来堪称“全副武装”。

总之,跟着大哥大走就行了!

市里的动车站有两个,盛夜行尽量挑了处人流量较少的。

但是为了少请假,他们还是选在周末出行,人一多了难免有肢体剐蹭,路见星在路中间走着走着就躲到最边上去了,光从帽子和口罩的空隙处露出一对眼睛,谁也不瞧。

盛夜行拉了个行李箱,里边儿装了两个人一周的衣物。

路见星有时候莫名执拗,今早出门非要背个双肩包,里面装了他的画笔、地球仪等等小物件,说什么都不肯拿出来,盛夜行也就随他去了。

早晨出发的时候,李定西和展飞几个男生站在宿舍楼下跟了一路,那架势像他俩要转学走了再也不回来似的。

盛夜行不知道的是,载着他们的小汽车走后,他的一群铁哥们儿都互相对望几眼,谁也没多说什么。

一路领着路见星排队取了票,盛夜行再领他去过安检。

“把包放进那个黑箱子里,传送带会把它们送到对岸去。”盛夜行把行李箱放上去。

“里面会有人,”路见星说,“把它们打开看。”

他并不是在表达疑问,而是在肯定自己的观点。

“有透视的机器……”话说到一半,盛夜行又笑笑,“我没进去过,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有的。”

“哦。”应一声,路见星点头,把包取下来放上传送带。

过了安检,盛夜行率先拎过背包准备帮他提走,路见星还是不让他背,拽着书包带子不放手,眼神直勾勾地盯着。

眼见僵持不下,盛夜行只得试图开导他:“这么沉,压肩膀上久了会很累。我来背。”

“……”路见星看他一眼,皱了皱眉。

“觉得我把你看得太弱了?”盛夜行低声,“等下还要坐那么久的车,我怕你不舒服。”

路见星还是用了力气把书包拽过来自己背上,“但我自己,可以。”

也是,都这么大了。

盛夜行伸手揉了一把他后脑勺,嘱咐道:“那你背好包,跟紧点儿。”

车站人流量大,为了预防疾病,唐寒在两个孩子出发前为他们准备了口罩。

等到了候车的座位上,盛夜行才把口罩扯出来戴好。他很少戴这些东西,鼻腔被压迫得不太舒服,拎住绳带扯了老半天,最终放弃似的任由它歪歪扭扭。

路见星看得出来他口罩戴歪了,动作自然地伸手扶了一下。

手指捏住盛夜行的山根往下,路见星又用了点力气把口罩捏出形状,强调道:“这样。”

他说完,用一种怪异的审视了一圈周围候车的人,紧张得手心出汗。

人一多路见星就容易不舒服,但毕竟这么大的人了,什么事儿都能自己尽力扛下来。他一声不响地往盛夜行身边凑了凑,突然道:“午饭好吃吗?”

盛夜行早被他没头没脑的话捋习惯了,“现在才早上,你再看看时间?”

掏出手机,路见星看了一眼屏幕。

锁屏上漂浮着几个爸妈打过来的电话,他没有接到。

“几点?”

“十,十点。”

“嗯,那我们的车是几点出发?”

“十一。”

“还有半个小时,对吗?”盛夜行笑笑。

路见星犹豫了会儿,回答:“一,一个。”

“厉害啊,没上当。”盛夜行站起来把背包拴在行李箱拉杆上,朝不远处的炸鸡店望了一眼,“你今天想吃炸鸡还是面条?”

以前唐寒说炸物吃多了不好,他都很少给路见星买这些油炸食品。可也许是今天人多,好几个路过的乘客都拎了一袋炸鸡,路冰皮儿那眼神往上瞟了好几次。

路见星捂住口罩跟过去,“鸡。”

盛夜行逗他:“读‘闸’还是‘诈’啊?”

耳朵都憋红了,路见星从牙缝里磨出一个字:“……鸡。”

盛夜行对油炸物不太感兴趣,点好了餐就去餐厅外的吸烟舱内点烟了。

车站专门的吸烟舱内专设有点火器,盛夜行数了下身上一整包的根数,决定趁这会儿把烟瘾给释放一下。

毕竟在首都待的这几天,他不想再当路见星的面儿抽烟。

从吸烟舱回来,盛夜行发现路见星撕开了蘸酱包的锯齿口,直接把调料含在嘴里,桌上的炸鸡动都没动过。

“我说,”盛夜行坐下来,“你这样吃不觉得齁么?”

他说着要把蘸料往鸡翅上淋,路见星固执地阻止他:“不可以!”

“嗯?”

“生气,”路见星腮帮子都快鼓起来,“会生气。”

盛夜行:“……”

随后,路见星慢条斯理地把一包蘸酱全吃完了,再戴手套去剥掉炸鸡上的脆皮,只啃里边儿的肉。

他没说,他本来还想把翅中鸡腿分一下类再吃的。

排队进站的等候区非常拥挤,盛夜行个头出众,光一个人就占了挺大的面积,更成为不少乘客的“开路工具”,一来二去的,行李箱都差点被挤散。

路见星跟得乖,用手腕勾住行李箱,率先进了闸口,站在电梯处等盛夜行,不让人多费心。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