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吻。(1 / 2)

特别观星

第六十一章

“他……”

大课间时段, 盛夜行正一脸纠结地站在办公室里,从牙缝中艰难挤出第一个字。

“路见星?怎么了, ”唐寒在批阅作业, 忙得头都不方便抬起来, “说吧。”

盛夜行挑眉,“能坐飞机?”

“一般来说, 是不建议出远门的。火车噪音也非常大, 怕他吃不消。”唐寒回答。

“行吧。”

“怎么了?”

用手指敲了敲校服侧边裤缝, 盛夜行笑而不语。

“到底怎么回事?”唐寒皱眉,“他要跟你一起走?我记得是你要去首都治病了?”

“……”

“……”

盛夜行没法点头也没法摇头, 只得在沉默之后迅速挪开话题:“老师, 教室里边儿清洁剂那些是不是都换过了?感觉他闻着不太舒服,今早一进教室就趴那儿。”

“是吧。”

唐寒说完这句才放下了笔,抬头又看了盛夜行一会儿, 叹气道:“别担心, 我给后勤那边打个电话问问看。”

盛夜行点头,说:“我感觉他挺烦躁的。”

“你观察得比我们老师都细。”唐寒说。

被说得心虚,盛夜行赶紧自己接自己的话题:“一问他他就指鼻子,别的也不说, 有时候闹烦了就拍桌子。”

“怎么拍的?”唐寒捉笔, 准备又开始记录一下路见星的点点滴滴。

“砸桌子一样, 特别响。”

盛夜行说完,伸出手指比划,“还有, 拿指甲去磨桌面。”

唐寒得出结论:“他在伤害自己。”

“我知道。”盛夜行说。

放下写到没墨的笔,唐寒边摇头边拿出墨水瓶要重新装水,“这样不行,我得想想办法。”

“换吧,”盛夜行突然说,“味儿整个给换掉。”

“换?怎么换。”唐寒问。

“我有办法。”盛夜行说。

确定了是更换过清洁剂后,盛夜行专门在网上找了些味道最小且刺激性不强的清洁剂买来试用,挨个儿让路见星闻一点再看他的反应。

最后,盛夜行一口气买了十瓶的其中一种,被他全部送给了保洁部,并且尽量劝说这些阿姨用他买的。

路见星自然不知道这些,课余时间全耗在机票上边儿。

他出远门都是坐车,飞机基本上没坐过。

小时候他姥爷家挨着市区内的军用机场,一到晚上有夜航训练,各类机型低空飞过,总会吵得路见星睡不着觉。

他听姥爷讲歼20、讲黑鹰、讲伯努利原理,没听进去一分半点,注意力倒全被飞过的声响吸引,任由其如洪水猛兽将自己吞没。

有时,路见星又贪恋这种让自己疼痛上瘾的噪音,他会趴在房间阳台上数数,飞过一架数一架,嘴里时不时发出模仿螺旋桨旋转的声音。

“轰隆隆隆——”

“嗡嗡嗡——”

“突突突突——”

有时声音尖锐,路见星就说是飞机在哭。电视上那些云层,是留下的眼泪。

路见星一遍遍地重复,弯起眉眼又开始笑。

在他的主观意识里,只要他抓紧对方的衣摆,那他也就只能看见衣摆。

路见星感觉“能跟着”,就足够满足他的依赖心。

他最近也越来越“黏人”。

他习惯在出门前管盛夜行讨要一个吻,习惯自己做对了一件事儿也去讨要一个吻,发展到现在,连一句“谢谢”也变成了路见星索吻的理由。

他们在各个空间里吻得爱恨缠绵,彼此却都摸不清心底所想,甚至说不出半句“我爱你”。

在接吻时,路见星还不太爱闭眼。

在大部分时候,他们接吻接得轻柔,从盛夜行专注的神情都能看出来一股酥麻感。

他们的鸟,像是衔住一颗心在云端。

偶尔,盛夜行会幼稚得瞬间只有三四岁,怎么拉都拉不住。

课间能逮到盛夜行去办公室取病历的空隙,李定西就认认真真地给路见星讲清楚。

李定西要是没空,那就是“替补队员”顾群山给他讲注意事项。

顾群山从来不怕添乱,也觉得帮人帮到底,非要把路见星拉到一边儿,说的就是什么值机要提前俩小时去柜台联系人、找你要证件就递这张有自己大头贴的等等……

晚上,他们一起回了宿舍。

五楼搬走了不少高三学生,整个走廊冷清到仿佛只有这一家屋内还住着人。

顾群山他们寝室正在打牌。

冬夏、展飞,都一人咬了一根烟在嘴角,手里握的扑克牌不打斗地主,专打开火车,说顺着玩儿下就行。

又玩一会儿,展飞开始拿了个纸杯到桌上,用卫生纸蒙住纸杯杯口。

如果骰子在烧完一个洞之后都没有落下来,那就传给下一个人。

盛夜行推开他们宿舍门进去时,展飞正低着头,全神贯注地拿打火机去烧湿掉的纸巾中心。

“嘶,疼死我了……”展飞的拇指都快要被陡然窜高的火焰灼伤。

“哈哈,展飞你这未来国防身体怎么还不耐高温了。”冬夏在旁边笑。

“展飞。”

宿舍门开,盛夜行倚在门框边直接点名了:“顾群山呢?没跟你们一块儿么,让他出来一下。”

大概是被盛夜行突然敲门和说话的声音吓着,展飞原本稳如狗的操作猛地一抖,火苗烧了大半张湿手纸——

“操!”

“小孩子玩儿火要尿床你知道吗?”盛夜行故意拖长尾音,话锋又一转,“顾群山,出来一下。”

顾群山这才把一直蒙在头上的短袖衫取下来露出脸,语气可怜巴巴的:“老大,单独修理啊?”

“嗯,”见人走出来了,盛夜行拍拍他的肩膀,“有事儿跟你说。”

展飞才喝完一杯罚酒,被力娇酒味道甜齁到呛鼻,边笑边说:“盛夜行你他妈让我多喝了一杯,你说怎么办吧。”

“多喝几杯。”

盛夜行端了杯伏特加起来,一口气仰头而尽,完事儿了扯纸抿了抿唇角,“算我贸然闯入你们寝室的罚酒。”

喝了酒,展飞率先兴奋起来:“要问我酒量!手指大海的方向!”

“展飞我看你也不怎么的。”冬夏拆台。

房间里烟酒味过于刺激嗅觉。

盛夜行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单独相处在一块儿更好。

“今天找你就是想说,下周我得走一段时间,就拜托你们帮我好好顾着点儿路见星。”盛夜行把嘴角咬上的未燃烟拿下来夹在手掌心。

他也意识到这句话的意义。

托付?

也不算。

是信任与保护。

“……怎么,怎么想起来找我说。”顾群山给路见星普及了民航知识,这会儿算心里有点小鬼,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盛夜行笑了笑,说:“定西很少回宿舍住,展飞又忙着准备招飞,冬夏心性像小孩儿更不靠谱。想来想去,路见星能接受的、我也比较放心的。也就只有你了。”

“是真打算自己一个人走?”顾群山问。

“嗯,或许一周、或许两周……或许一个月,又或许一年。”

说到这里,盛夜行被楼道里的冷风吹得一哆嗦,没闹明白为什么明明都夏天了,夜里温度还是发凉。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