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机票(1 / 2)

特别观星

第六十章

舅妈为什么来, 盛夜行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明明是之前就打过招呼的事情,他却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

把桌面上散落的烟灰全部用纸巾擦干净, 盛夜行换好了鞋准备出门。单脚刚跨过寝室门槛, 他的校服衣摆就被拉拽住了。

他回头一看, 是路见星。

力气还不小。

“晚上楼下挺冷的,别让你家长等。走吧?”张妈手里拿着花名册, 握了圆珠笔在纸上划来划去, “哎, 路见星在寝室是吧?李定西也在……你们寝室出了名的皮,今儿还同一时间到齐了, 挺难得啊。”

点头, 盛夜行面上没什么表情:“嗯,麻烦张妈。”

说完他回头,握了握路见星拽住自己的手, 又回过头来小声询问:“怎么了?”

“我……”路见星的目光似要将盛夜行眼眸望穿, “我也去。”

“我舅妈来了,应该要找我说家里的事。也有可能是……”将话说到这里,盛夜行才反应过来路见星这几天的焦躁烦闷是为了什么。

是这样吗?

因为不太敢确定,他的语句中还带有猜测:“你是想和我下去一起听听舅妈要说什么?”

“嗯。”路见星点头。

张妈“哎呀”一声, 伸手想要把路见星牵小孩儿似的牵过来, “下面多冷呀, 没事儿就别去了,乖喔。”

“……”路见星侧身躲开了张妈的手,眉骨压得低低的, 眼皱在一块儿,像受了特别大的委屈,一句话也不说,光掐着盛夜行的手。

沉默了几秒,他才又磕磕绊绊地说一句:“我想要,跟着。”

“定西。”盛夜行抬头朝屋内喊。

在旁边看观察“战况”的李定西高喊一声“到”,原地立正,又搓搓发凉的手,问道:“怎么了老大?”

盛夜行挥手:“麻烦你,把我床边那件外套取下来给路见星搭上。”

路见星颤抖一下。

眼看着路见星被李定西披好外套,盛夜行在门口又盯了他一会儿。

张妈等得有些没耐心了,“走喽!”

从身后带了一把路见星的腰,盛夜行拍拍他,“……走吧。”

楼道里的灯坏了一个。

从五楼下一楼,行至二楼左右就没什么光了。

宿舍选址偏僻,楼道外并无太多光亮。

张妈拿着手电筒走得快,时不时也回头给两个孩子照路。本来有长辈在场,盛夜行不好与路见星太亲密,但这楼道里没有光,他再怎么举动也显得平常不过。

于是盛夜行索性直接从后边搂住路见星的腰,指挥着路见星贴栏杆走。

等两人算是跌跌撞撞地下了楼,舅妈已经进了保安室等待。

下楼没几分钟,天空开始飘雨。

郊区夜雨常下得瓢泼,而今夜例外,只是洋洋洒洒地落了些雨点,将土地浇灌出片片潮气。

盛夜行帮路见星取下外套帽衫,将外套给他系稳披好,小声询问了几句冷么?路见星摇头,固执地跟在盛夜行身后,像看敌人似的望着半敞开的保安室防盗门。

盛夜行看出来他的情绪不对劲,只得伸手薅了薅他额前碎发,“……别紧张。”

“嗯。”路见星低头。

盛夜行往后侧了下身子进门,敲了敲,先打了招呼:“舅妈,来了。”

“夜行,”文袖娟点点头从板凳上起来,“刚刚收拾去了?”

“嗯,所以耽误了一会儿。舅妈,这我室友路见星,给您提过的。”

“记得,我让你提牛奶回去那次?”

盛夜行看了一眼正在往外瞟的路见星,“是,您让我多照顾点儿。”

“哎哟,真俊。”文袖娟没忍住夸一句。

应该是听出来了自己被夸奖好看,路见星耳朵红了。

他朝盛夜行身后退了几步,给文袖娟让出一个位置来,自己又把搭在身上的外套裹紧点,抬头看窗外下雨去了。

下雨。

下雨了!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路见星不知道在脑海里数了多少个“哗啦”。

他看窗外地上积了些雨水,再有雨珠溅入之时,积水水面会鼓起透明易破的泡泡。

他披上盛夜行的外套,心底也在冒泡泡。

接下来十分钟,文袖娟阐述了一下现在家里的情况,再提了下盛开在学校的琐事,最后才把弯子绕到去首都治疗的问题。

她说让盛夜行想好时间就告诉她,方便和那边联系。

盛夜行接过明叔泡的温茶,道一声谢,问文袖娟:“去见医生的初定时间是多久?”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