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进步(1 / 2)

特别观星

第五十九章

除开吃了一小段日子的泡面外, 睡前必须打一小时俄罗斯方块也成了路见星的日常娱乐活动。

最开始,盛夜行还会给他规定一下时长, 说半个小时, 最后再缩短至二十五分钟。

可是一到时间, 路见星仍然不愿意放下手机。

黑夜里玩儿手机太伤眼睛,一熄灯盛夜行就会去把手机拿过来。

有时路见星会听话地选择盖被子睡觉, 有时就会采取一些过激的动作, 譬如打、咬、抓之类——盛夜行发现了, 与人之间关系的日渐亲密并不能影响到路见星无处安放的攻击性。

路见星偶尔也会有一些威胁性的身体语言,比如把拳头握紧了放在身侧、说话提高音量, 忍不住仰起头等等。

他似乎在头上突然安了个小引线, 拿火苗一触碰就会燃起来。

盛夜行都怀疑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路见星有点儿反常。

问,也不问不出所以然。

午饭时间, 校园下课铃响, 学生们都走在去用餐的路上。

今天盛夜行选择了晚一点再出教室,打算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再出发。他能感觉到人群氛围给路见星的超负荷压力,吵闹、汗味、过于刺眼的光线……甚至是球鞋底磨蹭到水泥地的声音。

哪怕路见星不说,但这一小段时间里的路见星是不开心的。

等到楼道空无一人, 正午的阳光已黯淡几分。

“路见星, 站过来点儿。”盛夜行挂着书包站在楼道口, 身上校服袖口已挽至肘部,长而有力的臂膀露出来,被白日光线晒出一种健康的麦色。

路见星手上还拎了根上节课用来做手工的皮绳, 说什么都舍不得放。

“人都走空了,要不要坐到栏杆上往下滑?”盛夜行拍了拍黑色的楼梯栏杆。

往下走了一阶,路见星好奇了。

他见过其他同学因为赶时间或者调皮,曾经从最上一级阶梯的栏杆上往下滑过——

他羡慕别人的平衡感,也好奇这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和滑滑梯一样?

“你坐上去,我从后边儿护着你腰,”盛夜行说,“慢慢下来。”

路见星没搭话。

“是要坐栏杆的滑梯,还是要自己走台阶下来?”盛夜行换了一种方式问一遍。

盛夜行已经发现,“开放性”的问题会让路见星不知所措,所以就在日常对话中养成了安排好一切的习惯。

往往一句“今天想要吃牛肉面还是鸡翅包饭?”会比“今天想吃什么?”效果要更好。

有时,盛夜行的语气也会是建议。

他需要一点耐心去等对方开口。

“……”听完盛夜行的话,路见星还是不回答。

他选择走到栏杆边,用腰靠住栏杆,抬腿坐上去。

在路见星坐上去后,盛夜行用一只手牵住他的手,再拿另一只手挡在他身前,说:“滑吧,慢慢地滑。”

在滑下半个楼层的过程中,路见星并没有像盛夜行以为的那样很容易摔下来,反倒滑得比较平稳。

只是路见星将盛夜行的手握得非常紧。

一松开,掌心已全是汗水。

天气越热,教室也越让人待得透不过气。

“别咬袖子,”盛夜行抿住唇角,趴在课桌上哄劝道:“袖子挺脏的。”

一听“脏”这个词,路见星焦躁的情绪缓和一些,松了口。

没几分钟,他像坐不住,又伸手到头顶想要去抓头发。

“怎么了这是?”

李定西刚从教室后门收了作业回来,眼睁睁看路见星在座位上不安分了一下午。

他快怀疑路见星是不是被自己“传染”了。

“最近状态有点儿不太对,有空我找唐寒老师聊聊去,”盛夜行说,“你先回座位吧,有什么晚上回寝室说。”

李定西捧着教材,还有点儿不放心,“……行。”

说完,他像想起什么,背过手叩叩桌面,小声道:“老大,今早上我们吃的包子都是见星儿自己去买的。”

“好。”盛夜行点头。

又有进步了。

每一次主动,都是挑战。

路见星丝毫不受两人对话影响,依旧在努力拨弄本来就不长的头发。

不但不长,还有点儿扎手。

盛夜行拿着教材坐下来,伸手薅了一下路见星的后衣领,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今天早上自己去买包子的行为很棒。下次麻烦你,帮我买打火机。”

“对身体,不好。”路见星冷冷地说。

“行,”盛夜行笑出来,“那你想给我买什么就买什么。”

路见星点头,“嗯。”

“别弄了,”盛夜行扣住路见星的手腕,用指腹在他脉搏的位置轻轻捻磨出热度,叹气道:“头发可以抓,但轻点儿抓。”

路见星二话不说就揪住自己剪过的头发,跟着趴回桌上。

他就这么趴着不动,盛夜行剃到快青皮儿的短寸。

像快给剃光了。

学校里留短寸的男生并不多,大部分都是时髦型的两边铲、子`弹头等等。盛夜行好像是因为觉得剪短点儿清爽舒服,又嫌夏天热,直接去理发店剪了个贴头皮的。要不是顾群山拦着,路见星怀疑盛夜行能把头发剃光。

路见星嘴角含笑。

他一低头,又闻到盛夜行滴在校服领口的香水味,心里安稳了一点。

存在的!

在嗅觉和视线里,这个人都是存在的!

还没捱到下课,路见星就把校服脱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