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急诊(1 / 2)

特别观星

第五十七章

展飞赶到校急诊室时, 已是凌晨四点半。

他本来还在做梦,正梦见自己在明年的某一天经过三轮“比拼”成功过了招飞。结果, 他还没来得及梦见去报道, 就被顾群山一个电话打醒, 那边说宿舍楼下出了事儿,李定西和盛夜行正在学校急诊室那边处理伤口。

路见星他们宿舍在五楼, 展飞住六楼, 一路从六楼往下跑时, 他还犹豫了要不要去叫路见星。

想想顾群山说的“你一个人来就行”,展飞忍住了。

因为他还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

宿舍离急诊室不远, 那边儿就是开着给他们凌晨看突发状况用的。

展飞赶到的时候, 季川老师也到了。

他扶着眼镜,拖了一件薄风衣,走得急匆匆, 险些撞上同样在找人的展飞。师生撞到一起, 都心照不宣地打了个招呼,一起朝盛夜行和李定西的休息床位奔去。

病房内,李定西正恹恹地靠在床头,侧脸被唐寒拿着冰袋在冰敷。

盛夜行倒是要厉害一点儿, 大腿和小腿都上了束缚带, 挣脱不了, 胳膊搭在床沿,才被医生缠了纱布。

他的床头柜上放了一个碟子,里面是才挑出来没多久的玻璃片。

“盛夜行, 你怎么又搞得一胳膊血?!”季川还没等展飞开口,率先着急了。

唐寒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也发苦,只说:“他都上束带了,就别说他了。”

“上束带干什么?又有点儿症状了?”季川问。

“打了架非要去骑摩托,定西去拽人,夜行直接把酒瓶摔地上了,”唐寒说得头疼,“两个人磕磕绊绊的,夜行摔垫底儿了。”

季川显然觉得事情还没这么简单,“就这样?”

“就这样。”李定西出声。

展飞看那些快碎成渣的玻璃片,瞠目结舌:“哥们儿你这……摔玻璃厂里了?”

被数落的人半阗着眼,疼得都没精神了,哑声道:“累。”

“操,怎么打个架嗓子还哑了,喊的?”展飞上前一步。

从外边儿接了温水的顾群山端着一盘纸杯进来,递了一杯放在盛夜行床头,问道:“老大你还喝水吗?”

“谢谢。”盛夜行困得快睁不开眼了,但消毒水的味道实在刺鼻。

顾群山递完了温水,绕去李定西的病床边,试图接过唐寒手中的冰袋,“我来吧老师。”

唐寒手也举酸了,便把冰袋给过去。

“对方什么人?”展飞瞄一眼顾群山。

李定西说:“高一的学弟。”

展飞:“牛啊,你俩被学弟给干趴下了?”

“怎么可能!”李定西反驳。

“那两个学弟呢?”顾群山好奇道。

季川老师是个护崽的,越看自己学生越心疼,在旁边嘀咕一句:“互殴的话,性质就有点恶劣了……这样,我明天得把人叫去德育处问话。”

“还不算打起来!”捂住侧脸的红肿,李定西疼得直抽冷气,“我一开门扑进去,他以为我要揍他,直接给我来一拳,打完了才发现是我,想跑又被老大眼疾手快给拽住了。”

“然后?”展飞问。

“老大一拳砸人肩膀上!那小学弟准备还手,一看是盛夜行,都他妈要吓撅过去了……”李定西说,“当时那学弟的表情就‘我操怎么是你’。”

“意思是,一共就两拳?”展飞打断他。

李定西点头,继续回忆:“嗯,老大喝了酒站不稳,就放那小学弟上楼去了。”

“还好没出大事儿……”展飞松一口气。

他接到消息时,都以为两个人已经躺在重症监护室好兄弟一生一起走了。

“……放了。”展飞无语。

“小问题。”

盛夜行摆了摆完好无损的那一只手。

他当时喝了酒,又有点儿买醉的意思,脑子里混成一片,根本没想太多。好在自己控制住了,李定西也拉住自己了,不然还会酿出更大的事。

唐寒不允许他再骑车,盛夜行也挺自觉地把兜里车钥匙摸出来上交,说等过几个月再去取车子。

今天太冲动。

也太丢人。

束缚带是他自己要求上的。

粗略一算,盛夜行也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有用这东西。

以前总感觉用这个把自己绑在病床上,就像是被钉子定在耻辱架上,现在倒觉得这是个好东西。

眼见着唐寒老师连打三个哈欠,盛夜行开始赶客:“都凌晨五点了,看过了你们就回去休息。”

“明天周末。”顾群山弱弱反抗。

“没什么大事儿的话,我和季川老师先回教室公寓,”唐寒接过展飞递来的背包,叹一口气,“夜行,你和路见星最近相处还好?”

“挺好,”顿几秒,盛夜行说,“老师,今晚的事别告诉他。”

隔壁床的李定西叫起来:“那不行,见星儿一个人在寝室呢。等两三个小时他就醒了,发现没人怎么办?”

盛夜行都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外宿了。

市里那些住不重样的大酒店戒了,以前每个周都翻出去住一晚的小旅馆也不去了。

“行了,展飞你和群山先回去。”盛夜行说。

顾群山往外看了看天:“等七点,我把他接过来?换我和展飞。”

盛夜行最终还是只有选择妥协:“……也行。”

他的路冰皮儿足够敏感,靠借口完全“哄骗”不了。

况且手上的伤口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路见星肯定会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算了,先休息会儿吧。

等天蒙蒙亮,盛夜行醒了一次。

学校急诊室配备的病房里,展飞睡在陪护床上,顾群山挨着李定西,手里的冰袋早化成一袋子凉凉的水。

夏天天亮得早。

盛夜行躺着,却睡不着了。

他看了看自己又被包成粽子的手,以最轻的声音叹了一口气。

你说告白就告白吧,犯病就犯病吧,怎么还能自己把自己给折腾成这个样子?

昨天下午,舅妈还来了电话,说首都那边儿找到一个很不错的医生,说可以让他飞过去看看,可能要在那边待一小段时间。或许三五天,或许几个月。

盛夜行问那还读不读书了,舅妈说治病比读书重要。

电话这头的盛夜行没多说什么,只是应下来。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