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睡觉(1 / 2)

特别观星

第五十二章

“哎, 路冰皮儿,”盛夜行说, “其实……”

他总感觉自己讲什么都在欺负人, 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认真道:“其实,除了‘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还有其他的说法。”

路见星表示疑问:“?”

“你还可以说, ‘我可以亲你吗’、‘你可以亲我吗’、‘我可以抱你吗’、‘你可以抱我吗’……”比划了一下“亲”和“拥抱”的区别, 盛夜行严肃地说,“这些句子, 你都可以使用。”

路见星:“……”

他还有点没味儿过来, 但能接收到盛夜行期待的眼神。他哽了一下喉咙,把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端端正正,像小时候准备被老师抽起来回答问题似的, 说:“好。”

不管盛夜行说的什么, 先说一句“好”!

可是路见星说“好”的时候,眼神都是飘的,走心没走心全被盛夜行看出来了。

盛夜行听得想捏他脸蛋,“你真听明白了?”

“好。”路见星又重复, 低头玩儿手指, 玩儿了没几秒又觉得不舒坦, 趴在课桌上长吁一口气,仍旧没看盛夜行。

盛夜行暗暗发笑。

行啊,还学会敷衍了事了。

和路见星睡觉的盛夜行开始睡不着。

春天正是病症高发期, 李定西感冒,就不亲戚家学校宿舍地两头跑了,安分待在宿舍里养病。他吃了不少药,鼻炎也犯了,夜里一睡着就打呼噜。

声音很小,但能听见。

盛夜行听他睡着了,就起身翻过床栏,掀开被子凑到路见星身后去,有时候抱,有时候不抱。

抱着喜欢的人睡觉的感觉十分神奇,像睁眼在梦里,闭眼也还在梦里。

等到破晓时分,他再回自己床上躺一会儿。

偶尔他抱路见星睡觉,手麻了也不敢放,只是把掌心放到路见星的小腹处,轻轻感受他呼吸的起伏,然后一夜未眠。

自己睡总是空落落,怀里得有点儿什么才安心。

他们睡前会亲吻,盛夜行常被路见星亲得唇角都湿了,鼻息间一股要命甜腻的青柠味。时间一长,路见星的睡衣上也会沾染一些盛夜行的香水味。

盛夜行呼吸急,又总能在自己感觉“快刹不住车”时控制下来。

近日用药的剂量没变,他也还算安心。

只是不能长期这样,总有一天会出点什么事。

每晚一起睡觉的情况持续了一周。

路见星记得盛夜行的宽肩窄腰,记得他常常冒出薄汗的背,一抹上去掌心全是濡湿感。

明明寝室里的所有灯都已经关上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脸他还是能看得清。

今日睡前,盛夜行还趴在床头小声提问:“路冰皮儿。”

“啊。”

“哥我给你整的小夜灯呢?怎么不开了?”

夜灯本来是挂在路见星床头的,床帘一拉就只有床上有光。

路见星现在学乖,睡觉虽然会滚来滚去,但不会再去衣柜里躲了。以前经常睡到一半盛夜行找不到人,下床拉开衣柜,发现路见星坐在柜子边上发愣,像是想把自己往里塞又塞不进去。

路见星一闭眼,像全世界都黑了。

“……”他犹豫几秒,回答:“不怕。”

盛夜行朗笑一声,刻意逗他:“你真不怕?知不知道什么鬼啊、什么蝙蝠之类的?”

“鬼。”路见星说,“弟弟是,爱哭鬼。”

行,还会嫌弃弟弟了。

“这么说你弟,你弟今晚得做噩梦,”盛夜行想想,补充道:“那我家盛开是胆小鬼。”

路见星恍惚一下,回过神来:“我不是。”

的确不是,路见星胆子挺大的。

在他对于外界处于未知状态时,他总是先挑起“事儿”的那个人。

有时看路见星自己能做很多事、能单挑solo、能磕磕绊绊地表达了、能自己拴鞋带儿了,盛夜行感觉自己特没用——说来还挺矛盾,毕竟这半年来很多事儿还是盛夜行自己教他的。

唐寒说,进步都是水滴,汇聚在一起就会变成小河。

后来盛夜行又录了个教自我防卫的视频,路见星简直天赋异禀,没看几遍就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动作,一招一式还像模像样。

盛夜行说你别把这些招儿使在我身上,路见星并没回答,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

床帘内没什么光,睁眼也一片漆黑。

“说真的,有时候我会想,”盛夜行伸出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腰腹,“你什么都会,胆子还大……我怎么照顾你?”

路见星想了会儿,把盛夜行的手搂到自己腰间把自己抱稳,认真地说:“这样。”

“嗯?”

“就这样,”他讲话速度很慢,“这样。”

抱着我,就好了。

照顾都是互相的,没有谁有义务要顺着谁。

他深知自己前进的阻碍,更不想自己趴在盛夜行身上让对方背着自己渡过这条水流湍急的河。

双方沉默一阵,盛夜行突然出声:“太懂事儿不好。”

路见星“嗯”了一声。

“嘶,”盛夜行没忍住出声,把垫到对方肩膀下的胳膊抬起来,手正麻得厉害,“手都睡麻了……你起来点儿,我甩下手。”

“……”路见星没说话,把他的胳膊抱到自己胸前,伸手摁住盛夜行的手腕和手肘内侧,开始颇有指法地按起来。

“会按摩?”盛夜行问。

路见星点头。

按了没几分钟,盛夜行还真觉得自己的胳膊没那么酸痛了。

“技能点儿挺满啊?”盛夜行夸赞道。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