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红蓝(1 / 2)

特别观星

第五十章

如果是换做平时, 盛夜行不会隐瞒自己的那些少年心事。

他是个擅长藏匿感情的人,但如果周遭有朋友好奇, 他也会痛快承认。可是现在情况特殊, 站在他那条河对岸的人是路见星, 是一个同性。

算了。

可以,但没必要。

盛夜行叹一口气, 选择转换话题:“昨天……挺谢谢你们的。”

听他这么一提, 展飞似乎是想起了被盛夜行一拳头砸中的痛感。

他严重怀疑盛夜行的拳头是钢筋混凝土灌出来的。

“嗳, ”展飞捂脸道,“那是兄弟该做的。”

“之前路见星丢过一次, 我也出去找。”沉默几秒, 盛夜行继续说:“那天是夜里,下了很大的雨。”

展飞说:“上次,他又是去哪儿了?”

“……”盛夜行停顿, “遛弯儿吧。”

他只为了给我买药。

他跟在盛怒的我身后走回来, 被雨淋得发烧。

他现在明明连买东西都是日渐练出来的进步,却一开始就敢去那么远的地方给我买药。

“真麻烦……”展飞叹一声,挠挠头,“真挺麻烦的。”

“还好。”

“说真的, 你像他爸。”

盛夜行笑一下, 没说话。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了, 不然以展飞的聪明水平,没几句就能联想到之前自己说的那句“甜蜜的包袱”,选择闭嘴是保护路见星。

展飞看他有些走神, 用手指掐住盛夜行的手腕抬起来审视一番,说:“你瞅瞅你的手!昨晚弄的吧?全是细小伤口。”

“嗯。”

“我去明叔的保卫室拿一下医药箱!你也不知道处理,都特么肿起来了……”展飞跳下花坛,边走边回头说,“没事儿往地上砸什么,你拳头硬还是地硬?”

“拳头硬。”

说完,盛夜行把刚才摔到空地上没喝完的饮料瓶捡起来,晃荡几下其中的液体。

他盯着瓶里的深褐色液体看了好一会儿,拧开瓶盖将其一口干了。

喝完饮料,他的目光锁定垃圾桶,将手臂抬起来稍稍用力一抛。

盛夜行小声在心里配音:咻——

“哐——!”

球进了!

饮料瓶稳稳砸进不远处的深蓝色垃圾回收桶,瓶身撞击桶身,发出一声不小的响动。

“哪个小屁……”明叔骂着从保卫室伸出头来看一眼,见是盛夜行,收了后半截儿话。

“明叔,早。”

盛夜行靠在花坛边站好,用指尖夹住烟盒,笑着打招呼。

明叔回望他,点头示意:“噢,小盛早啊。”

“瓶子没扔外边儿。”盛夜行朝他抬抬头,“早餐放您桌上了,多谢您昨晚帮我找人。”

他的“帮我”两个字说得重,明叔也没多在意,看了眼桌上早餐,朝盛夜行回了句“谢谢”。

等展飞抱着医药箱出来,路见星和李定西也从楼上下来了。

李定西满面愁容地“路过”盛夜行身边,小声道:“我靠,老大,我路哥下个楼梯老费劲儿了。”

盛夜行没说话,正蹲在地上让展飞给他将伤口消毒。

展飞是个细心的,但是还是没稳住手抖了一下,浇了点儿酒精在盛夜行手上的伤口内。

“嘶……”盛夜行没忍住倒吸一口凉气,“你是不是还记恨我……”

“我操,对不住,大哥,”展飞赶紧又拿纱布去擦,“重新来,重新来。”

在旁边看戏的李定西简直无法直视了,“别弄进伤口了,你拿棉签粘点儿给他蹭一下边缘……”

李定西是经常给盛夜行处理伤口的,他也知道该怎么弄,边看边指挥:“嗳,对,就是这样,对对对,你沿着边儿上给他抹……轻点儿轻点儿!”

盛夜行早都被弄得眼闭眉头皱的,“展飞你行不行,不行换李定西来。”

展飞说:“行,谁说我不行了,男人不能说不行。”

“放你的兔子屁,上回搁顾群山家里看毛`片儿,谁没几分钟就跑浴室去了的?”李定西敲他脑袋一下。

“反正不是我。”展飞答。

“你意思是是我?”李定西反问。

被吵得脑仁子疼,盛夜行低笑道:“你们课外活动挺丰富啊。”

“还行。”展飞还是埋头拿棉签擦创口,往盛夜行身边挪了点儿。

远处,路见星正站在宿舍楼门口的树下,用手去抠树干上快要枯落的树皮。

他从一下楼就注意到了。

收回目光,路见星只接收到两个信息:盛夜行受伤了、有其他人靠近盛夜行。

心里……有点儿难受。像被打了一拳,再浇点儿酸酸的调味料。

得回去。

“哎!”李定西才递完绷带,回头朝楼道口看了一眼:“路见星!你干嘛去啊!”

路见星正往回走,看样子是要回宿舍。

刚走了没两阶的路见星顿下脚步,懵着回头,好一会儿才答:“回去一下。”

“哦……”李定西挥挥手,作了个“上去”的手势,“快去吧!”

李定西搓搓手,回头道:“大概是拿丢东西了吧……老大你是不知道,今天你不在,路见星早上起来收东西都收了半把个小时,问他落什么东西没有,他倒是乖得很,说没有,现在还不是落了?”

“对他得有耐心。”盛夜行说。

他看了一眼自己被纱布绷带包成粽子的拳头,皱眉道:“操,我真的要这么去上学?”

纱布用了两三片也就算了,绷带还缠得东一下西一下,全黏糊在一块儿。

盛夜行感觉自己的手已经开始在疯狂地出汗。

“……”展飞快速转移话题:“他怎么又上楼了?”

“都快早自习了,”才吃完饭的冬夏甩着散开的球鞋走过来,“哎老大你要不要去看看?”

“怎么就必须盛夜行去啊?”

展飞也说不清楚自己这股气哪儿来的,他就是有点儿为兄弟抱不平,凭什么什么事儿都要盛夜行担着,皱眉道:“我上去看看。”

“要不你们先走,”盛夜行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才上课,来得及的。”

“但是……”

“他说了‘上去一下’就是‘一下’,会下来的。我等他。”盛夜行找了块儿亮面砖墙靠好。

“你不像等他的,”李定西嘴角抽抽,“你像堵他的。”

盛夜行:“……”

他咳嗽了一声,眼神不自然地往四周瞟瞟,把校服立领的拉链往下拉了点,将领口翻好。

把烟盒都揣进了校服衣兜的最深处,盛夜行勾勾唇角,问:“这样会不会看起来好学生一点?”

“我来说……”才跑下楼吃完饭的顾群山顺着人挤过来,竖起大拇指:“老大你这个寸头就他妈很有杀气……像那种小学门口堵小学生要保护费的,还不收零钱!”

“只收整的。”展飞说。

“山,你也太精辟了。”李定西为顾群山点赞。

跟着挤来的冬夏也说:“还有你这双眼睛,戾气太重了,得戴个眼镜装斯文。”

盛夜行冷笑道:“什么眼镜,墨镜?”

“那不是更……”冬夏住了嘴,小声道:“大哥,我说的是近视镜。”

“行了,你们先走。”盛夜行头都被说痛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