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我的命(2 / 2)

数到“四十九”,他忘了前边儿数的什么,赶紧退回第一阶梯,又重新数:“四十、四十一、四十二……”

楼上冲下来两个放学后要去老居民楼踢球的同学,没看清楚路,侧身撞了路见星一下,嘴里喊着:“路见星一个人回来啦——”

路见星被撞得没站稳,又往下掉了一阶。

他们或许并无恶意,但路见星就是听得背脊一凉,鼻尖儿泛酸,但也没说什么。他悄悄握紧拳头,将手放入校服兜里,重重地咳嗽一声。

四十几了?

又重新来吧。

他退回一楼,数了数十二根栏杆,数到十二根处,张张嘴,说:“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

踮着脚尖踩上第十八阶,他的书包肩带已经垮到臂弯了。

路见星揉揉手心,嘴里念叨了不知道什么,站在十八阶上一动不动,喃喃道:“十八!十八……”

对!

盛夜行,十八岁。

盛夜行呢?

他朝身后看一眼,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这才想起来对方好像是要去训练,等会儿晚点要回来。

外面下了雨,晚上路又黑。

盛夜行需不需要人接?

那天就是不知道什么心理作祟,路见星突然想折回去走一遍从学校出来的路,把步数全部重新数一次。他知道路上有好多会影响他的事物,他就会重新倒回去走,等走到校门口了,盛夜行应该也训练结束了。

从宿舍楼出马路,路见星站在宿舍区门口吹了会儿风,树梢有雨落到他脸上。

路见星伸出手背摸了摸自己的脸。

好凉!

是因为这个,所以喊自己冰皮儿吗?

他倒没多思考这个问题,决定自己再走回校门口,一路上鼓起勇气跟小摊贩老板买点儿食物。这样盛夜行也不会挨饿了。

绕过第一个路口,路见星又靠着巷道已老旧的墙根儿走,注意力全被撕得只剩白胶和残片的广告海报吸引去。

有汽修学校的广告、有三无药品的宣传贴、还有三环外洗脚城公主少爷的联系电话……他挨个儿挨个儿大声地读,读得一路上引来不少人侧目而视。

红墙砖瓦、几棵曾在风雨飘摇中的小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副食店……

路见星靠着自己的记忆走到岔路口,突然脑袋像当机了,找不着路。

天色明显暗了,时间已是晚上七点。

应该是要训练到九点的。

没事,还有两个小时可以走……可以慢慢买东西。

数着路灯往回走,身边行人越来越少,路见星都没有意识到走错路了。

他对静物一向敏感,没在陌生街道里走几步就发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深蓝色回收垃圾桶,旁边儿蹲了个半大的小孩儿。

也许是此处街道过于偏僻,路灯老旧,灯光昏暗到路见星看不清楚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只隐约发觉有个人在那处。

路见星身形够高,路灯微弱的光将他的影子缓缓拉长。

蹲着的小朋友抬头,露出一只眼睛瞧他,随后一怔,走过来拉他的衣角。

是盛开。

可是这个时间,她本该在家里吃妈妈做的饭、抱着玩具熊复习小学功课。

她淋了雨,眼睛很红,呜咽着喊了句:“哥哥……”

路见星怔愣在原地,朝她勾了勾手指,小女孩儿仿佛瞬间找到救星,先往前跑几步蹲过去,抱住路见星的腿就不撒手了,一双白鞋边角全沾了泥泞。

“我叫盛开,我找我哥哥……”盛开又说,嗓音软软的。

盛开?

看了好一会儿,路见星才反应过来这个小女孩好像是盛夜行的那个妹妹。在他难以记住同类的印象里,隐约有这么一个梳辫儿的丫头,六七岁的模样,眼圆脸皮儿白,嘴唇红艳艳的。

她怎么在这里?

而盛开见过哥哥朋友圈发的聚会集体照,她是认得这个哥哥的。

开学那天,哥哥还拍了宿舍照片,配文字“回家”,照片上就有这个哥哥模糊的面孔。虽然眼神有点儿呆,但长得很好看。

“我,我找我哥哥,”盛开年纪小,和不太熟悉的人讲话还有点儿迷糊,“你能带我去找我哥哥吗?是哥哥的,的室友吗?”

路见星蹲下来,紧皱起眉。

风声、雨声、女童过于清越的讲话声……刺得他耳膜生疼。

他没说什么话,但先注意到了冷得发抖的盛开,默默地把自己衣服脱了。

“我哥哥的宿舍楼……我找不到了,带我去吧,好吗?”盛开说。

她的辫子全散了,腿袜上摔得全是泥。

路见星把自己的校服披上盛开的肩,再把校服袖子围到盛开身前打了个结,停顿几秒没说话,终于才说了个:“别……别动。”

“好,”盛开感觉暖和点了,“您可以带我去找我哥哥吗?”

路见星点头,又摇头。

因为他感觉到他有点儿找不到路了。

手机,今天出门没带手机。

他没说别的话,转身就要往学校的方向走。

盛开裹着市二的校服,在他后面边喘气边走,一张小脸儿憋得通红,眼睛里也全是泪,生怕自个儿一趔趄没站稳,眼泪全洒出来。

夜里九点十分,盛夜行以最快速度从校门口往宿舍楼跑。

雨早就停了,他也不担心那些小吃摊贩收摊得早……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慌慌的。

他冲到宿舍楼下,抹了把额头的汗,扯开校服领口,长长地出了口气。

但是,五楼自己宿舍的灯为什么没亮?

他正要思考,手机忽然响起来。

“夜行,你妹妹有没有来找你?”是舅妈。

盛夜行嗓子都哑了,“盛开?没来。我刚训练完。”

“她……今天我有急事,放学没去接她。她老师说她说自己回家,可现在都……都九点了……”舅妈说话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盛夜行:“您的意思是盛开不见了?”

那边舅妈再说了些什么,盛夜行都感觉自己被脑海里的轰鸣声震得头昏眼花。他没太多耐心再听下去,直接把篮球袋和书包甩给同行的展飞,戴上卫衣帽子就要往宿舍楼外跑。

保卫室的明叔拿了个手电筒冲出来,“哎!夜行!不准出去了!”

手电筒的光线照在他身上。

盛夜行觉得这不是光,是闪电。

刚才舅妈说的那些话,像第一道闪电从天灵盖击到背脊,疼得他眼睛一热,再遮挡了视线。

明叔还没歇口气儿,身后的张妈又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惊诧道:“小盛!路见星没和你一起回来?张妈记得你这几天训练的,我才查完寝下来,我以为……”

轰隆一声——

盛夜行感觉脑子里的第二道闪电又劈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名单下一章补,感谢霸王票、营养液、评论。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