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我的命(1 / 2)

特别观星

第四十七章

要说起“长大”这个词语, 盛夜行总是迷茫。

从小到大,似乎从来没有人去教他要如何去长大、该怎么做人, 他就像被随意播洒的种子任由风吹日晒, 飘到哪儿就是哪儿了, 至于有没有长成歪脖子树,并没有人在乎。

久而久之, 他性格里的躁动因子与自由如风也被刻入他的骨血之内, 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高二这一年前, 他从没有明显地意识到自己成长了,也不会觉得肩膀上有了其他重量, 也极少被他人牵动情绪。

在他眼里, 众生皆迷茫,所有事物都与他不关不顾。

现在,他与他的机车依旧驰骋在夜里, 只是他能明显感觉后座上多了一个人, 一个会紧紧抱住他腰身的人。

他在成长里跌跌撞撞了十八年,终于在漆黑一片的路途中看到一盏灯。

这盏灯并不是太亮,明明近在眼前却像远在天边,同夜空里的星星一样。

他并不贪心, 他只想要这盏灯陪他一起走下去。

别的、多余的, 都不要。

开学半个月, 暖春成功登陆。

操场上的男生挥汗如雨,他们时不时捋起衣摆擦汗,阳光垂落了双肩, 连春风都记得他们弯腰的模样。在高强度的训练下,盛夜行他们校队一群男生早就天天热得开始穿短袖。

阳光好了,风也暖和,可春雨难免多情,常常小雨一下就是小半天。

校队训练紧急,偶尔飘了小雨也还要训练投球、挡拆,谁没站稳一个屁股墩儿摔地上了,还要被全体队友围着嘲笑老半天。

“啪。”将球拍到橡胶地上,盛夜行低头看了眼掌心里的泥渍。

他默默算了算临近比赛的时间,把心里的不愉快又压了下去。

已经要过了下午的放学点儿了,今天李定西也得跟着校队特训,又下着雨,他不放心路见星一个人回宿舍。

最近开春,在学校门口想干什么的人都有,再加上这边儿三环外了,地段较为偏僻,出点什么岔子还真不好有办法。

顾群山他们取了一箱子矿泉水过来,教练吩咐着队员发毛巾,表示现在是休息时间。

盛夜行看了看手机时间,确定还有几分钟高二就下午放学了——

路见星一个人回宿舍肯定是不行的……前段时间还有可能,但这段时间感觉他状态不太稳定,谁都冒不起这个险。

他接过顾群山递来的冰水,一口气灌下去大半瓶,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朗声道:“教练,我得回教室一趟。”

教练很少看他请假,扶了扶眼镜愣道:“什么事儿?”

“有事儿。”盛夜行答。

“你的事儿?”教练问。

“嗯,”听教练这么问,盛夜行几乎没思考,哑着嗓子说:“我的命。”

在场的人都安静了几秒,然后接着自己练自己的球、喝自己的水,装出一副没有听明白的模样,私下其实有几个已经开始互相使眼色,脸上挂着学生时代常有的那种八卦笑容。

谁啊?整得盛夜行冲冠一急为红颜了。

教练看了看表,问他:“去多久回来?”

“不耽误训练,”盛夜行抹干额间的汗,“去去就回。”

“那行,你去吧。我们再多休息五分钟。”教练招呼他。

离开操场,盛夜行几乎是跑着回了教室。

等下课铃一响他就把路见星揪出来,两个人穿着校服站在走廊上对望几秒,盛夜行抢先开了口:“我今天得训练,我先送你回宿舍。都下雨了。”

路见星朝校园内看一眼,只觉得春雨如牛毛,是丝丝飘雨罢了。

根本不需要担心的。

盛夜行看得出来他什么意思,搂过他往前推了一下,“别磨叽,走。”

“我有,”路见星指了指地上晒着的伞,“伞,伞。”

“道路湿滑,人又多,最近进城的大卡也老从这儿过,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盛夜行不由他多说,抓起伞甩了水就推着他要往教学楼下走。

见只有盛夜行一个人急匆匆地从操场上来,路见星先是寻找了一番顾群山李定西等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应该是为了送自己回宿舍,就先脱离训练跑上来了。

路见星握着伞柄,深吸一口气,攥紧了盛夜行的校服袖子。

现在正是下课时间,一堆同学在走廊上挤来挤去,都忙着想早些回到自己的窝里,吵吵嚷嚷,闹得路见星不太舒服。

他又努力往盛夜行身边靠了靠,偷偷牵住对方的手。

他也不是有意,就是想跟紧盛夜行,很害怕被人潮挤丢,因为他现在脑子有点发昏。

自己也不能在同学堆里乱挤,盛夜行选择把路见星带到墙根儿贴着走,再一只手拿书,伸臂将身后的人护住,这才顺利地下了楼梯。

因为难以忍受人躲嘈杂,平时路见星都走得晚,盛夜行也等得耐心,可今天留给盛夜行的时间确实不多。

刷完校卡出门,盛夜行领着路见星一路跑,路见星坚持撑着伞,不愿意让盛夜行被淋到分毫。

走到最后一个拐角路口,路见星看了眼一直不变绿的人行道红灯,说:“回去,回去。”

“现在是送你回去啊。”盛夜行稍微低着头站好。

路见星比他矮,打伞的后果就是伞骨都快敲着头顶,站都不好站。

“你。”

“我回去?”

“我,自己回。试试。”

“不行。”

路见星咬紧嘴唇,真的不想再耽误他时间了,“试试。”

“都快要到了,我得看着你回去。”盛夜行伸手拉了他一下,心想还好自己跟着,今天地面滑得很,保不齐路见星就得摔一个仰八叉,那得疼死。

他的小冰皮儿多宝贝?是易碎的,摔不得。

路见星最近学会了赖床,非要在床上躺几分钟再起,睡醒了还迷迷糊糊地站在洗漱台前,低头先把盛夜行的牙膏挤好放那儿,然后也不管李定西有没有在寝室住,也要把李定西的牙膏挤了。

最开始李定西回来还会“哎呀”几声,后来慢慢习惯,还跟路见星说一声“谢谢”。

特好玩儿。

固执地将路见星送回宿舍楼下,盛夜行看了看手机时间,他离开早已超过五分钟了,估计回去要被罚绕操场蛙跳。

他其实可以给教练说,耽误了时间是因为必须送独立困难的室友回宿舍,但他不太想让别人知道路见星的难处,也就选择了闭麦。

盛夜行看他一个人拿了把伞站那儿,突然就挪不动步子了。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等会儿训练完就回来。没吃晚饭饿吗?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等下给你点外卖,让四楼的肖亭送上来。”他说。

春雨很细,细到垂上微颤的眼睫。

“我……”

路见星哽了一下,手心攥紧了校服袖子,恰好一米八的大男孩儿在淅沥小雨中笑容浅浅,“等你。”

听完对方说的话,盛夜行笑一声,“等我干什么?我回来都很晚了。”

路见星突然很大声:“一起吃!”

“好吧,我听你的。”盛夜行又往后退了两步,“我先走了。”

由于实在太着急,盛夜行也没有朝后看,蹲下系紧鞋带就往回跑了。

盛夜行一走,雨似乎下得大了一丁点儿。

磨磨蹭蹭地上了宿舍三楼,路见星的手指轻轻地敲过每一根楼梯护栏,嘴里也跟着数:“四十七、四十八……”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