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长大(1 / 2)

特别观星

第四十六章

要怎么在教室里偷偷“坏事儿”这个问题导致盛夜行在上课期间不间断走神, 开始了认真的脑内研究。

假装掉东西,弯腰在桌下亲一口?算了, 万一路冰皮儿不配合怎么办。

去厕所?算了, 上次是自己太冲动, 指不定隔间里边儿还有其他人。

思考之余,盛夜行开始想, 等以后路见星再慢慢能接受了, 他一定要先亲额头, 然后亲下巴,再亲一下左脸, 再亲一下右边——

最后亲中间。

他想着, 没忍住一笑,又用手遮了遮脸。他想努力控制住面部表情。

操,自己笑得像个痴汉。

讲完了学校布置的内容, 唐寒看离下课时间还有十来分钟, 决定就假期活动与孩子们展开交流,多互动互动。她把手表放到讲台桌面上,摁开腰间的小蜜蜂,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教室内。

她拍了拍手, 提问道:“过年期间你们都玩儿了些什么?可以给老师分享吗?”

“鞭炮!炸得我呀, 那叫一个……”

“数压岁钱。”

“帮亲戚带小孩儿。”

“你带什么小孩儿呀, 你自己都是小屁孩儿。”

“我妈说我还没工作就还是小孩儿!”

他们有的和家里人飞去了海边度假,有的和家里人一起放鞭炮看烟花,有的还和父母一同做了年夜饭, 说那是一年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顿,有热气腾腾的白果煲鸡汤、入口即化的红糖糍粑、甜滋味儿的八宝饭等等,连咬进嘴的香肠腊肉都腻得化在心口了。

噢,家人团圆。

没爹没妈的盛夜行听得有点心酸。

他烦躁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长吁一口气,把目光转移到桌上,再瞧瞧同样不说话的路见星,小声道:“喂。”

知道对方不容易听进去,盛夜行继续说:“你别听他们臭显摆。想放炮么?哥下次带你去放。”

路见星还是没看他,低头望着自己的课本发呆。

关于过年的回忆,他都不太记得清楚了,只记得盛夜行给自己录的烟花视频、弟弟堆得乱七八糟的乐高玩具,还有年夜饭桌上一口热热的糯米饭。

盛夜行卡着笔,故意把转笔姿势做得漂亮又风骚,用手肘顶了一下路见星的胳膊,悄悄吹了声口哨。

流氓,自己这样儿像个流氓。

“……”路见星转过头,咳嗽一声。

然后,他把手从校服袖口里伸出来,从自己的手肘下过“三八线”,将握紧的拳头摆在盛夜行眼下。

这回轮到盛夜行懵了,这是干什么?要揍我?

路见星用关节在桌面敲了三下。

他记得敲三下的意思是,谢谢你。

“谢谢?”盛夜行有点儿跟不上他的脑回路,低声道:“你谢什么?”

“炮。”路见星说悄悄话。

盛夜行:“……”

路见星怕他听不明白,脸都憋红了,憋半天蹦一个字儿:“嘣。”

有点意思。

盛夜行想现在马上就拉他出去放一个祖坟冒青烟礼花弹。

上课上到自习时间,唐寒说去办公室拿个教案,暂时离开。

虽然高二七班纪律本来就差,但是有班委管着,全班在上课时间也还算安静,基本都在埋头写自己的作业、看自己的书。

打探了一遍四周,盛夜行抓过中性笔,在自己的掌心写了几个字。然后他学着路见星的样子把手掌伸过去,缓缓张开掌心。

里边儿写了“亲一下”这三个字。

盛夜行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有没有看懂,想把书本先立起来遮挡住视线来个硬的。他刚用空的那只手拿起书本,就蓦地感觉自己掌心一热。

路见星低头,往他手掌心写字的位置亲了一口。

他半张脸都被盛夜行的手掌遮住了,还很乖地闭上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像莲花瓣儿里托了颗月亮。

随后,路见星抬起头,朝盛夜行笑一下,笑得眼下那颗红痣都被牵动了。

盛夜行怔愣着,先是捏紧拳头用指尖碰碰被亲到的地方,一时分不清是自己的指腹烫还是掌心烫。

被他盯着的少年开始趴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撕草稿纸,眼神干净纯澈。

在盛夜行看来,那是所有人不曾见过的明亮。

路见星好似又堕入了某种异度空间,开始寻找自己的事儿做——比如撕纸、在课本上画吐信子的小蛇、极为用力地用中性笔在本子上画圈圈等等。

还有,他开始把“红橙黄绿青蓝紫”这几种颜色可以成条状地画在一起,一画就是一下午,整个笔记本翻开全是小彩虹。

“彩虹”,在盛夜行看来是一个符号。

盛夜行不是很在意自己的性取向,对于“gay”这个概念也模糊不清。

他的性格不允许他将自己囚禁在一个固定的框架内,所以他的“喜欢”也是随心所欲,别的并不会去考虑。

但对方是路见星。

盛夜行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挑了一块铁板去踢。

放学收拾完东西,盛夜行带路见星回宿舍洗漱睡觉。

才开学第一周,他还不想闹出点儿什么事情来。

自从李定西发现了宿舍楼下边儿有墙可以甩外卖进来,他又睡不着,就老在半夜拉着盛夜行起来吃夜宵,吃完还不过瘾,非要唠叨几句。

“老大,出去转转?”

李定西从外卖纸袋里挑了根热狗递过去,“你看你的车都落灰了,冷了它一个寒假,还不拉出去遛遛啊?”

每到晚上,李定西就想跟着他去城区把机车开开光。

“不遛了,才开学你就想惹事?”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