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青柠味(1 / 2)

特别观星

第四十五章

节后初春, 天气没有那么冷了。

开学第一天,一早就有学生捧着寒假作业本蹲在宿舍楼下临时抱佛脚的, 说是清晨刺骨的寒风能让自己的意识更加清醒。

张妈一皮鞋脚尖踹几个臭小子屁股墩儿上, 说早干嘛去了!

你们今天抄作业的, 名字全要被我报上去!

成绩这么差的都敢抄?

不要命啦!

“哎呀,张妈又刀子嘴豆腐心了。”

李定西拎着行李箱往楼上跑, 嘴里还叼了片吐司面包。

“七班李定西……”张妈拎着花名册看了好一会儿, 赶紧叫住李定西:“等会儿!站住!你怎么早上才回来?!”

李定西把嘴里吐司吞了, 单手拎起行李箱要上梯子,“住得近嘛!”

像是为了迎接最后一波所谓“倒春寒”, 李定西一大清早就裹了件厚羽绒服过来, 脚踝却还露在外边儿,冻得自己哆哆嗦嗦。

上五楼打开宿舍门,他发现路见星又老早起床了。

路见星正光着腿站在阳台上晒短袖。

这么冷还睡觉穿短袖?

李定西浑身都冷, 回宿舍了才缓和一点, 寻了个凳子坐下,累得气喘吁吁:“早啊……我李汉三儿终于又回来作孽了……”

路见星晾好一件短袖,回头冲他眯了眯眼。

“你怎么不说话呢,”李定西搓搓手, “你和老大一起, 话就多。”

说了几分钟没人回应, 一抬头他发现路见星又在晾衣服。

算了。

感情这种事儿……得慢慢培养吧,不能急。

友谊是需要慢慢建立的,特别是对于路见星这种“小朋友”。

他抖着舒坦, 还不忘记给路见星怀里塞一些老家捎带回的花生糖,边塞边眨眼:“路哥,我妈可反感我吃这些,都是我偷偷带的,就这么几块儿了……哎,你喜欢吃甜的吗?”

隔着糖纸包装,路见星沉默着把条状的花生糖掰开,朝李定西扬了扬下巴。

这还是早上,他眼神特别亮。

路见星看李定西愣着不接,才开口表达意思:“分享。”

“哦对,分享分享……”李定西笑嘻嘻地伸手关上门,“我他妈老惦记着你开学的时候揍我呢,刚刚突然场景重合,我一时有点儿没回过神!”

“……”路见星眨眼,盯着他。

“你老盯着我干嘛……”过了几秒,李定西才明白他正处于“倾听”状态,便顺着说下去:“你还记得你拿的那台球杆子吗?之后我再也没碰过那玩意儿,我以前拿来防身用的。”

“哈哈。”路见星已经学会了如何尴尬地笑。

“哦,哈哈。”李定西嘴角也一抽抽,“算了,收拾收拾上学了。”

他提那茬子事了,那天的事儿才又在路见星的脑海里浮现。

路见星也只是笑着没多说话,拢了拢身上的外套。

打架?对,是打架。

他反感陌生人的触碰,在不熟悉的环境下被“侵犯”更是雪上加霜。

把洗脸水倒了,路见星开了瓶新买的漱口水。

拧开瓶口,他凑过去闻了闻。

青柠的。

好香!

液体的颜色也好像果味儿芬达,尝一口肯定很甜。

想着想着,路见星突然口渴了。

他伸舌头舔了一圈儿唇边,又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肚子。

“哇……你还用这个,我以为我家那些丫头才用。”这一连串小动作看得李定西心惊肉跳,忍不住出声提醒道:“路哥,这不能吞下去,知道吧?”

路见星点头,“嗯。”

“刷牙要这么刷,”头上几根呆毛都还没有平下去,李定西掖着外套就挤到洗漱台边,抓起路见星青柠味的漱口水,假装要往嘴巴里倒,“仰头,然后张开嘴,用喉咙像煮开水一样——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路见星看傻了:“……”

“你试试?咕噜咕噜咕噜——”李定西仰着头也不觉得脖子痛。

路见星也把脑袋仰起来,从喉咙里艰难发声:“咕噜咕噜——”

李定西一阵狂笑。

“操……”

盛夜行完全是被闹醒的,他在床上侧躺着支楞耳朵听好一会儿了。

他薅一把头发,伸出头往床下望,目标锁定到阳台:“才早上六点,你俩闹什么?”

“对不起,那我小声点儿逼逼……”

李定西被说得一缩脖子,又忍不住想继续说一下自己的新春见闻:“路哥,你们年夜饭吃什么了?火锅吗?我一个人吃了老长一根香肠!”

按道理来说,家里是应该吃火锅的。

但是考虑到弟弟太小,路见星肠胃又不太好,除夕那晚就吃得比较简单。

本来路见星是没有“年夜饭”这个概念的,但听李定西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和父母坐在一起,自己旁边再坐个弟弟,还有点儿阖家欢乐的意思。

“对了,我今年在家吃饺子吃到硬币了。”李定西说,“吃到硬币呢,就是很幸运的意思。我说过啦,老大会拿蒲公英做饺子馅儿,下回……”

“不用等下回,就这回,”盛夜行顶着棉被坐起来,“你上来,我拿硬币塞你嘴里,保证你今年红红火火天天开心。”

李定西举手投降:“好好好,我闭嘴了。”

“……”路见星才吐完漱口水,嘴里一股子青柠味。

睡到七点半,盛夜行裸着上半身下床,睨了一眼两个已经换好校服的室友。

其中一个,正在努力与鞋带做斗争。

地上还摆着自己录的教学视频……

好像有了视频之后,路见星是学得更方便了,也不会再因为忘了动作急得面红耳赤。

早上起床,盛夜行洗漱完通常还要冲一个澡。

他把香皂和毛巾全扔进盆里,想了想,又把毛巾先挂上自己床位桌前的椅背,再甩着胳膊进了浴室。

才开了热水,浴室里被蒸得白雾缭绕。

“路见星,”盛夜行把门开了一条缝隙,朝宿舍里吹了声口哨,“路见星!”

“啊。”被喊到的人动作一顿,把没系好的那边鞋带一股脑全塞进鞋里。

盛夜行问:“路见星,你过来一下可以吗?”

“哎呀。”

李定西正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抬头的时间都没有,“老大,我正在生死时速呢,我就帮不了你了啊……有什么东西没拿吗?你出来就行了嘛,你的裸`体我们又不是没看过,不对,我路哥没看过……”

已经习惯了寝室里第三个人的不间断性叨叨,两个人都选择假装没听见。

应该是早上喝水的时候没注意,路见星的校服领口上还有一块小小的水渍。

他都不知道盛夜行突然叫他干什么。

刚靠近浴室门口一点,自己的校服领口就被攥住了。

盛夜行把他拉近,低头往他嘴唇上又印了一下。

“!”路见星一惊,慌张地朝李定西背对着写作业的方向望一眼。

见对方并无察觉,路见星才张嘴缓缓呼出一口气——由于距离太近,盛夜行没忍住又朝他脸旁凑了凑。

将淋浴头开关拧到最大,水声也大了。

盛夜行伸臂挡住路见星往后退的路,低声道:“你早上偷偷吃什么了?好甜啊。”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