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收假(1 / 2)

特别观星

第四十四章(上)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消息一出, 盛夜行半夜醒来,捧着手机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他的梦一般做得很杂、很真实, 常让他在半梦半醒间分不清白天黑夜。

一直到凌晨四点多, 盛夜行才重新回到被窝睡着。睡前他发了条朋友圈, 内容只有两个字:当然。

早上起床,那条朋友圈下更了快二十多条回复, 全是那些爱起哄的男生评论的。

展飞:哇, 谈恋爱了?

李定西:???yes, i do.

顾群山:+1

张择雨:盛哥在搞暗恋啊?

盛夜行沉默着把朋友圈评论翻了一遍,没忍住笑了一下, 再删掉了这条朋友圈内容。

恋爱不假, 但是……暗恋?

他可没说这是暗恋。

正月初一过后的习俗是盛夜行过习惯了的,家里也规矩,哪天请客、哪天请财神爷, 全都分得清清楚楚。

接待客人这些活儿是盛夜行最不爱干的, 舅妈也考虑到他特殊情况,近几年等盛夜行懂事了才开始让他接待一下。

让他偶尔倒倒茶,放点瓜子、花生,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盛夜行偶尔推拒不了亲戚就得喝酒, 一喝醉了就看了好几次去隔壁省的票, 最后还是努力劝说自己冷静一点儿。

他一大男生冲到别人家去, 路见星还不一定愿意见他。

他自己的病,舅舅舅妈都帮着瞒,几乎没对外提过。那些个不知道几年见一次的远房亲戚一来看了盛夜行, 没有哪个说这孩子不好的。

正月十五,元宵团年。

等年一过,他们也差不多要收假了。虽然才高二,但是学校给他们的假期并不多,说是要提前适应高三生活,为最后的冲刺做准备,但是盛夜行想了想,好像从他们高一开始,学校放假时间就都比较晚了。

也正是元宵节这天,盛夜行休息了一天。

因为他发了低烧,正浑身不舒服地窝在被褥里,床头柜上摆满了盛开送过来的零食玩具,还有一个平板电脑,上边儿播放着盛夜行被迫收看的动画片。

“拿走,你自己看去,”盛夜行把被子裹好,声音很闷,“你哥我都十八了,不看你的狗大队。”

“这个叫!汪汪队!”盛开往嘴里塞了颗果冻,嚼吧两下吞了。

“全称叫什么?立大功对不对?”盛夜行只想尽快赶走这只小麻雀。

“嗯。”盛开又咬了块威化,特别乖地点头。

“开妹儿,“盛夜行从被褥里伸一只手出来薅妹妹的小辫子,“立什么大功啊?你好奇吗?”

“好奇啊!”盛开说。

“那就拿出去看看吧,好像下一集就得播了。”盛夜行勉强支撑着坐起来,把平板电脑的电源拔了,将电脑递给盛开,“拿出去看,哥哥睡会儿。”

盛开现在全部注意力都在动画片儿上,咬着威化对她哥哥狂点头:“好!”

盛开一捧着电脑跑出房间,盛夜行迅速翻下床锁了门,抓着自己的手机回到被窝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小朋友的注意力挺好转移,也挺好骗。真好玩儿。

也不知道路冰皮儿小时候发愣是什么样子,肯定跟个小冰雕似的站在那,嘴唇紧抿,皱眉不语,稍微碰一下就奶声奶气地抗议:“不要碰我。”

盛夜行撑在床上,发软的手臂都有些承载不起身体的重量。

上次这么生病还是多久之前了?自己身体好,基本没怎么发烧感冒过,偶尔受凉,也总是采取以毒攻毒的方式,再吹吹就好了。

今天这一烧,烧得他感觉心肺都好似火烤,喉咙里成串儿的小焰苗疯狂往外冒,眼皮子都是烫的。

“嘀嘀嘀——”

正在他躺着走神时,手机微信语音的通知忽然响了。他随意伸手把手机往跟前一带,发现只响了一下,发起人是路见星。

按错了?

一般这种只响一声,很明显就是手滑……但是如果不点自己的页面看,也不会手滑。

要不然,干脆直接回一个过去?假期之间的联系和上学时如影随形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盛夜行得抓紧一点儿机会问问对方情况。

他们班很多突然就不来学校念了的,选择在家里静养。他很害怕路见星的父母反悔,要将他留在家里。

盛夜行行动力够强,一般考虑问题不会太久。

他按开手机屏幕解锁,再点开微信,选择给路见星回拨了过去,响了差不多五六声,微信电话接通了。

“路见星,”盛夜行清了清嗓子,沉声道:“你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事实证明,路见星的确是不小心按到的,但前提条件是:他在盯着盛夜行的微信名片卡发呆。一不留神,他手部没受控制就按下了通话键。

路见星蓦然听到盛夜行的声音,点了点头。

点完头,他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当面儿在讲话,小声道:“嗯。”

“哦……我以为你想我了。”盛夜行猫着声音在被窝里,烧得脑子都有点儿糊涂,开始没命地犯浑,“你觉得这个‘我以为’,要不要去掉啊。”

路见星听得咬紧嘴唇。

他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对盛夜行的声音太过于敏感,他能感觉到对方嗓子很哑,听起来是生了病的样子,十分疲惫。

他张了张嘴没吭声,过了几秒才说:“你,生病吗?”

“你听出来了?”这回轮到盛夜行愣了。

“嗯。”路见星回答得快,“明显。”

“昨儿太累,傍晚我都睡下了,那小丫头拉我起来放鞭炮,还非要去郊区能放的地方。我偷懒,起床没怎么穿衣服,套了件短袖就带她出去野了。”盛夜行烧得浑身冒汗,咬咬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脆弱,“结果一回家,第二天就发烧了。”

盛夜行说话语速刻意放得很慢,路见星便开始慢慢消化他的语句信息。

在他的印象里,像盛夜行这么健壮、风里来雨里去的人,是不应该会生病的。他能在冬天裸着上半身冲一身的凉水,也能在雨天骑摩托飚上千米,怎么吹个风就发烧了。

他纠结一小阵,开口说:“大过年的。”

“你怎么学到这句了,”盛夜行笑得咳嗽,“大过年的、孩子还小……这些不是票选出来的什么最那什么的借口吗。“

他说完之后,路见星没再搭话。

盛夜行意识模糊着,也没吭声,两个人保持沉默通话超过了五分钟。过了一会儿,等盛夜行翻身,路见星才在电话那头没忍住说了句:“盛夜行?”

一拿电话,彼此之间所有的沟通方式就是语言。语言一被放大了,路见星就非常容易显得紧张。

他深呼吸,再放松,又喊了一声:“夜行?”

这句倒把盛夜行叫醒了一点儿,他“嗯”一声,哑着嗓子笑出来:“我还真没想到……有一天会是你主动叫我的名字,还叫了两次。”

“大过年的。”路见星又重复一遍。

“老说这个……是因为叔叔阿姨最近爱说吗?知道过年是什么?”

“嗯。”

“我脑子不清醒,再打会儿挂了。”盛夜行决定不再瞎闹他了,却还是忍不住说一句,“你知道还有多久才开学吗?”

“三天。”

“想我吗?”盛夜行确定自己烧糊涂了。

“……”沉默过后,路见星又回到源头发问,“过年是,什么。”

“春节……是团圆的节日,就是每一年的岁首,”盛夜行保持着通话状态,举起手机打开百度,对着耳机麦克风蹩脚地念:“什么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春节是最隆重的传统佳节……”

电话那头的路见星安安静静地听着,突然笑了一声。

“嗯?”盛夜行被他笑愣住了,紧张道:“你笑什么?”

“这些,我知道。”

沉默着,路见星没有把手机听筒挨得太近,“以前,爸妈也讲。”

“你别笑话我,我是真的头痛。”盛夜行把手机放在耳畔,闭着发烫的眼皮,被路见星笑懵了。

“可……”路见星说剩下的话显得有些吃力了,他也学着盛夜行的样子清了清嗓,“不明白。”

“不明白春节?我……再给你讲一遍吧。”盛夜行说。

路见星不喜欢被曲解意思,着急了就大声说话,“不是!”

“那是什么?你慢慢说。”

“我,”路见星哽了一下,“不知道……”

“那就我先挂电话了?”盛夜行叹一口气,“再不挂电话,我他妈要说胡话了。”

路见星沉默了很久,直到盛夜行主动挂了电话。

电话那边,路见星把手机端端正正地放在桌面上,自己一个人望着熄灭下去的屏幕发愣。

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讲出来给我的感觉,和爸妈不一样?因为我能模糊感觉到在我听着你讲话的时候,我呼吸是快的、耳朵是热的。

你说的每个字,都变得清晰了。

第四十四章(下)

收假的前天晚上,盛坤开车载着外甥和闺女去了趟市里演出电子烟花的地方。

电子烟花燃放时长长达四十分钟,几乎花样不重复,在高空燃放的可看性极强。盛开起先听说不是真的烟花爆竹,气得压根儿不想看,结果小姑娘人一到现场,就被迷得挪不动步子。

盛夜行看了几分钟也没闲着,拿手机全给路见星录下来了。都录的十秒小视频,刷屏似的发过去。

——今年没怎么看到烟花吧,你们那儿城里应该放不了。

——你是没在我身边,不然我就带你去网吧玩儿蜘蛛纸牌了,赢了就有得看。

还没等路见星发消息问,盛夜行就急着又回复:

——一种游戏,赢了就有烟花可以看。

电话那边的路见星正窝在床上拿着手机看盛夜行发过来的电子烟花视频。

被窝里很闷,热得他满掌心都是汗。

他看得捏了捏自己的鼻子,眼睛看疼了。把手机放到身下歇会儿,他才又慢慢把手机拿出来,擦干掌心的汗水,继续捧着手机又看了好多遍。

他看了盛夜行说的游戏,还挺好奇,但是没多问,拿好手机又发了一会儿呆。

路见星在收假的前一天坐动车回了市里。

由于盛夜行说了要来接他,路见星也勇敢地朝家人表达了可以和同学一起去学校的意愿,做父母的更是大喜过望,说把他送到动车站就回去。

一开始,路见星还会受不了动车的声音,后来他就慢慢适应了。

两个小时的路程不算远,他盖着围巾睡一觉就到了。只是动车上小孩儿和乘客的脚步声过于让自己敏感,戴上耳塞也没太睡好。

路见星也不生气,坐起来往窗外看看,数完树木数农村房舍,时间一会儿就过了。

下了动车出站,老远他就看到了站在出站口一脸焦急的盛夜行。

一个寒假不见,对方好像又长高了点,也瘦了,精气神很足,看不出来是大病初愈。他穿了双黑色球鞋,羽绒服也是黑色的,头发不是寸头了,但还是好帅。

“没剪头发。”

这是路见星见到盛夜行的第一句话。

“我倒想去,”盛夜行接过被路见星拖得七扭八歪的行李箱,笑了,“我那天带着盛开说去给她剪个什么公主切,我舅问我剪不剪,我说要,我想剪回寸头。我舅吓得赶紧给我塞了几百块红包。”

“哈哈。”路见星笑得很捧场。

“傻乐什么,你都听不懂,”盛夜行递给他一杯买好的奶茶,“晚点了十分钟吧,奶茶都凉了。”

“听,听得懂。”路见星努力辩解。

“那你说说什么意思?”

“死……”眼神亮亮的,路见星望着他,“死舅!”

盛夜行差点笑出声,“看不出来你懂得还挺多啊。”

正想抓着机会试着再聊几句什么,路见星的手机倒响起来了,是李定西打的。

按照惯例,李定西的电话一通就会开始主动叨叨模式:“哎,路见星,我刚刚陪我家里人逛书店,我看到一本书挺好。要不要我带给你一本当新年礼物啊?”

盛夜行咳嗽几声偷听。

李定西继续说:“叫什么……《暴王龙喂养手册》,讲养盛夜行的,你感兴趣吗?”

“……”路见星沉默。

“哎呀,你肯定特别好奇,我先给你讲讲。”李定西把书页摊开,一本正经道:“说它们在地球会觉得冷,得穿八十个成年人分量的羽绒服。还有啊,它们要吃鳄鱼,得放养,还要给它们铲……”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