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初吻(2 / 2)

“嗯,想写什么,我来猜。”

路见星的指腹发凉,划在掌心上的感觉十分舒服。盛夜行一边享受,一边将指尖移动的轨迹牢记于心,记完却发现路见星不动了,他只写了一个“好”字。

“是‘好’吗?给我的回应?”盛夜行问。

“嗯。”

好。

我会陪你,你说好。

第三项的活动是触摸食品训练,这在高二七班还是第一回。

由于高二七本来就属于鸡飞蛋打型调皮班级,每次科任老师都害怕在触觉训练完毕之后,教具也被偷吃得差不多了,但好在今年孩子们都有进步,也有所改观。

这个活动太低于盛夜行的行动水平,他只得趴在一旁看路见星摸。

路见星的眼神,淡漠又疏离,却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些兴奋。他好像什么都好奇,又好像什么都与他无关。

盛夜行太好奇了。

他真的非常想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

他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

路见星的手边准备了湿纸巾,他自己也时不时拿起来擦擦。

他摸草莓果酱、黑森林蛋糕、生番茄、南瓜籽,还摸鸡蛋,最后干脆把蛋打了放碗里用筷子搅和,搅和成混合物。

蛋糕很软,果酱很甜。

“都摸完了?还有什么食物,手边的,大家再拿手去触碰触碰。”老师说。

“老师,我把教具吃了怎么办呀。”班上有男生喊。

“还挺甜的。”李定西抿一口嘴角果酱。

全班哄堂大笑。

“再领啊,”老师倒大方,也跟着笑,“不过你领了还吃,就没有第三次机会了。”

本来也是她想给班上孩子解解馋的。

“……”路见星正盯着满桌甜品。

他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盛夜行本来看路见星拿手指在面团儿上戳洞都要看困了,眼皮沉得睁不开,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什么冰凉凉的东西摸了一下。

他猛地睁开眼。

路见星还沾着面包糖渍的指腹就这么摸上了盛夜行的嘴唇。

属于少年的,线条硬朗偏薄的嘴唇。

食物触摸训练,路见星选择去摸盛夜行的嘴唇。

下课铃响。

“食物触摸训练完毕,但我们下节课还可以继续。想留着的同学们可以把食物留下来自己拿回去试试。”

老师说着开始收教案,她的余光瞥到闪出教室的两个身影,惊叫道:“路见星盛夜行!你们去哪里!”

盛夜行的脚步压根儿没停顿。

早已为盛夜行当好良好后盾的李定西“嚯”地一声站起来,认真对老师说:“老师,我老大……不是,盛夜行说想上厕所。”

老师:“可……他没打报告。”

李定西:“我知道的,他一急着消失就是想尿尿。”

老师:“那路见星呢?”

李定西有点难为情了,“他……我也去上个厕所!”

我也不知道啊!

从训练室到厕所的路并不远,这边也极少有人过来上厕所,因为地方太偏,同时也比较干净。

推开男卫生间门,水龙头未关,还正在哗啦流水。盛夜行顺手拧紧水龙头,又扑了些冰水在自己脸上。

他只需要片刻清醒。

随后,盛夜行非常急躁地踹开厕所隔间的门,揪过路见星歪斜的校服衣领,再把他推入隔间。

盛夜行十分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没有发病,各方面情绪都很正常,用力不会手抖,踢踹不会腿软,清醒到连呼吸的深浅都让他足够佯装镇定。

但他的心跳骗不了自己。

“你……”没想到是路见星率先开了口。

“路冰皮儿,”

盛夜行的嗓音都变哑了,“我们亲一个。”

路见星没有再望向别处,而是真真实实地将目光投向了他。

盛夜行低头,吻了上去。

第一次的他们过于紧张而青涩,选择蜻蜓点水,点到为止。

可是他们又像分不开一样不愿意松手。直到路见星用力,把对方摊煎饼似的翻过面,重新推在厕所隔间的门上。他也有一腔难以表达的感情,想要发泄。

“你别怕磕伤我,你想怎么推怎么推,隔间就这么丁点儿大,”盛夜行喘着气,“打也行,开瓢也行,你别憋着……你试着,讲讲话。”

路见星眼睛红了,只是瞪着盛夜行。

“操。”

盛夜行咬着牙骂一句,他瞬间想把话吞回肚子里。他见不得人脆弱,特别是路见星。

盛夜行一拳头捶到隔间门上,“你难受,你就骂。”

路见星还是不吭声。

他说不出来什么爱,感受不了什么情,他只知道:我需要他,我想他,我们互相不可或缺。我甚至离不开他。

一开始看是盛夜行占了上风,因为他几乎是把路见星抵在墙上,可从路见星翻身压他开始,他才明白,路见星也有情绪。

“算了。我不能逼你非要说什么……你今天没开我瓢就他妈不错了。明明隔间门能打开,你在进来时也看到了冲拖把的池子那儿有扫帚和撮箕,对吗?”盛夜行问。

漫长的沉默后,路见星点头。

盛夜行努力平缓过心情,再伸手抱住他。

曾经他沮丧、狂乱,整日如行尸走肉,他把呼吸当成活着的唯一迹象。

可现在接过了吻,他发现心跳才是。

连呼吸都比不上心动。

他居然敢鼓起勇气说,路冰皮儿,我们亲一个。至于为什么亲一个,因为喜欢。

虽然后面那句没说,但路见星的态度也足以让他再支撑好长一段时间。退一万步说,其实两个人都在独自支撑着。

“昨晚。”路见星突然说。

昨晚那种行为,他也明白的。

“今天不一样,”盛夜行倒是脸不红,低笑道:“今天是国际接吻日。”

路见星闻言从兜里掏出手机,把现在手机桌面上的“一月十三日”看了无数遍。

哎?

国际接吻日明明是七月六号啊。

上次上课外课,老师说的是七月六号!

突然,厕所隔间外有了点儿动静,门被推开了。

“靠……”李定西气喘吁吁的,“老大,你打路见星了?”

“没啊。”

最里边那间传来盛夜行懒洋洋的声音。

李定西累得五官都快扭曲了,天知道他多担心,“那怎么回事?”

盛夜行淡淡道:“我想上厕所,裤拉链儿卡了。”

“哈?那你为什么不叫我?我好歹……”

我好歹在寝室和你一起洗!过!澡!

“路见星有经验。”

“什么经验?”

“他也卡过。”盛夜行左手抱着路见星,右手去摁冲水键,“好了,我尿完了。但我裤头还有点儿不踏实,我怕拉链儿又往下掉。你能去门外等我么?”

“啊……行,”李定西挠挠头,“路见星呢?”

盛夜行迅速回想了一下刚进来看到哪些隔间是关着门的,“他在第二间。”

“好,我就不去敲门了,我这脑袋还想多完好几天,嘿嘿。”李定西边笑边洗手,“那我在门口等你们!”

奇了怪了。

洗完手,李定西从包里摸纸,边摸边诧异,“老大和路哥关系怎么越来越好了……课间相约一起上厕所不是女孩子才干的事儿吗?”

作者有话要说:半夜终于写完发啦,困困。名单下章补。=3=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