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答案(1 / 2)

特别观星

第三十九章

李定西今晚没回寝室, 不算大的空间里就只剩他们两个人。

看到四双一模一样的鞋放在一起,路见星还有点儿懵, 他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还好好的, 现在和盛夜行单独呆在一起自己就紧张, 连话都说不利索,只得用冷酷的“表象”来伪装自己。

况且, 要放寒假的事实还在困扰着他。

深呼吸, 放松。

再深呼吸, 张嘴。

还是吐不出半个字。

他想要去交流的欲望在喉咙横冲直撞,寻不到话头, 无从说起。

盛夜行把四个鞋盒放在地上, 将自己那双四十四码的拎出来摆到一旁,对路见星说:“这双是我穿的,另外三双都是你的。快试试看合脚不合脚。”

路见星不懂为什么盛夜行会送自己鞋, 抓着鞋不肯往脚上套。

盛夜行又哄:“因为你不能总穿一双鞋, 所以我就买了三双一样的。明天穿这个新的好么?”

“只有一双。”路见星说。

“我知道你只有一双。”盛夜行耐性子解释,“可现在是四双了,他们都是一样的,所以换着穿, 好吗?”

路见星在固定依赖上非常固执:“一双。”

听他还是不愿意转弯, 盛夜行试图换一个思路去哄:“你不想和我穿一样的鞋吗?”

唐寒说过, 对付路见星这种就需要逆向地去引导他。他赞同的事,怎么问他都没反应,但是一旦说了他不赞同的, 他可能会被刺激到要说一两句话。

天知道盛夜行问出这句“自恋”的话时,心跳得有多快。

他是被心动冲昏了头脑的人,鲁莽地出击、占有,只等对方点头首肯。

对普通人来说只需要摇头或点头的问题,被路见星回答得很难。

他花了十多秒去反应,再开口说:“想。”

脚踝被盛夜行轻轻握住,路见星脸红得紧张,连忙说:“我……”

我自己可以来!

盛夜行的掌心太烫了,力道又大,抓得路见星挣脱不开。

“想自己穿?”盛夜行问。

路见星点点头,把头稍微往侧面偏了点,努力想掩藏住自己发红耳朵。

可他忘记了,人是有两只耳朵的。

一只藏住了,另一只又蹦出来。

盛夜行看路见星缩脖子缩得像只兔子,又觉得好笑,知道他现在知道害臊了,赶紧站起来让位,再确认了一遍:“那你自己穿?现在鞋带儿会系么?”

路见星深呼吸,“会。”

盛夜行说:“改天我给你录个系鞋带儿的视频,你跟着学几遍,说不定就会了。”

路见星板着脸答:“好。”

还是不太放心,盛夜行就看着他穿鞋,没敢挪步。

不一会儿,盛夜行就听见市二男生宿舍楼下喧闹无比,一群半大的小男生凑在一块儿尖叫呐喊,像在哄抢什么东西。

盛夜行单手揣在衣兜内,踱步至窗前往楼下看一眼,“果然,明叔在楼下发独轮车了。”

他说着,往屋内瞧一眼:“路见星,我在门口等你,你系好了找我。我先下去帮你领一个。”

每天晚饭后推半小时手推独轮车是学校的新安排,说是练习力量和平衡感,和什么前庭觉有关系,盛夜行上课不认真,没太仔细听。

这项锻炼还不止针对路见星,更多的是要去帮助学校里部分统感失调的学生。

盛夜行还记得以前体育课,他和班上同学闹腾,玩儿输了就得一只手掐耳朵一只手指地面,盯着转圈圈。

好家伙,那些统感失调的哥们儿特别能转,因为双手协调不良能有理由不捏耳朵,而且还不会眩晕。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路见星。

等会儿也不知道小自闭能不能推好独轮车。

毕竟那东西沉,还得靠自己去把它平衡起来,再往前推动。

盛夜行下楼之后,路见星在床沿坐着系了无数遍鞋带,最后终于自暴自弃地把鞋带一股脑全塞进鞋里,干脆不系了。

他想不通,明明就可以全塞进去,为什么非要系起来。

还有,吃饭明明可以就用勺子解决,为什么非要用筷子。

还有,将物品放在固定的地方能让自己平静,为什么要将它换一个位置?就放那儿不行吗。

可能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怪异。

也像人和人之间,孤独一点很好,为什么需要交流……

他以前向医生书写过这个问题,对方说,只是因为你没有理会过沟通的乐趣。

这个回答让路见星郁闷了一段时间。

临出门前,路见星迟疑了好一会儿,决定给盛夜行拿一件外套下去。

他刚才好像穿得很少,一踮脚拿篮球袋,校服衣摆往上提了十来厘米,腰腹露出一截,看着都冷。

也很赏心悦目。

现在路见星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关心”有多么不同寻常。

他喘一口气跑下楼梯,差点儿摔在三楼的楼道里,好不容易扶住扶手站好,楼上匆匆跑下来的同学朝他吼:“路见星!你跑什么跑!”

“路见星!你保镖呢?”

“操,你也能玩儿独轮车?”

这些话语,是开玩笑还是真心嘲讽,路见星压根儿听不出来,只自顾自地往楼下跑。

跑到二楼了,后面追上来的同学还是在那儿缺心眼似的加油打气:“我今天不能输给路见星!”

“傻逼,今天是单独训练,人家才懒得跟你比——”旁边一个男生说。

“独轮么,溜就完事儿!”

“得拿得稳!”

“路见星!你领独轮……”小男生话还没说完,看见盛夜行拎着独轮车站在楼梯口,瞬间嘴瓢了,“车了没啊……没领我帮你。”

盛夜行眼神阴鸷着,从头到尾将三个隔壁班面孔扫了个遍,再提了提手里的独轮车。

他提独轮车的样子像要拿车子抡人,吓得那三个男生赶紧贴墙根儿往外走。

其中有一个边走边说:“哎呀,快快快,你磨叽什么磨叽,领车去!找明叔去!”

另一个男生道:“找明叔去!”

杀气腾腾的盛夜行放下独轮车,朝他们瞥一眼,没说话。

以前自己一打架对殴,基本都是同龄男生被揍得屁滚尿流地喊“明叔——”,然后自己被“收押”到上级跟前,收场得不太风光。

但是打赢是打赢了的,所以他没怕过谁,也不会怕谁。

现在路见星站在一楼阶梯上,被一群不熟的男生嘲得一脸懵,盛夜行倒真有点儿怕了。

他怕路见星把那些不着调的笑话往心里去。

路见星动了动腿,看见盛夜行在第一级阶梯那儿站着,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动作了。

盛夜行看出他的紧张,干脆把独轮车放下靠在墙根,说,“跑下来吧。”

路见星还是有点儿不敢动。

之前他随便怎么撒欢儿跑都无所谓,但现在他不想一趔趄摔盛夜行眼前。

自己最近状态不稳,干什么都特别丢人。

他再迟钝、再难考虑是非,但也有很强的自尊。虽然说这自尊心对于他来说,难以支撑。

“路见星,我接着你。”

盛夜行松开手,稍微将手臂下放,做出身前托举的姿势,“除了我,没人看见。”

他算是看明白了。

小自闭洗澡避着自己、爬床梯避着自己,连下楼跑个步都要避着自己,就是怕丢脸。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自尊心特别强,更何况是搭档。

最不想拖累的搭档。

但是,盛夜行现在需要把路见星的惯性思维调转过来,他们之间需要的是:只在对方面前露出脆弱、需要保护的一面。

路见星最终平平稳稳地跑完了最后几阶。

他坚定着脚步走出楼梯间,边走边回头,想要看看盛夜行有没有跟上。

“急什么,”盛夜行看他着急,笑得不行,“空地都还很多,有位置的。大家都在训练自己的,没人会说你做得不好。”

“嗯。”

“不用紧张……慢慢来,”盛夜行说,“有的是时间,就怕你不想练。”

路见星被说中了心思,实诚地点点头,伸手去接盛夜行领的独轮车。

要独轮车保持平衡对于正常人来说并不困难,但对路见星来讲是一大挑战。

这和小时候玩的平衡木、触觉板,或是大龙球不同,独轮车是非常有重量的。

路见星开始庆幸自己没有疏于过锻炼,身子骨也算结实硬朗,完全能依靠蛮力去维持短时间平衡。

路见星虽然反应慢了半拍,但在自学上还是一点就会。

他先是扫视一圈周围同学费劲吧啦的动作,规避掉一些不必要的漏洞,握着独轮车车把就开始一点点地围着宿舍花坛转圈。

三圈下来,车倒了四五次,路见星的耐心即将告罄,只得朝盛夜行投去求救的目光。

“再多转几圈儿?你这才练多久,唐寒明天要检查的,这还只是第一个作业。”盛夜行正叼着没点燃的烟站在一旁观察他,“要是等会儿你不想玩了,你就说‘结束’或者‘完毕’。”

路见星大声道:“结束!”

“嗯,这么快?”

“……”

“撒娇卖萌都没用,况且你眼神还这么吓唬人,”盛夜行在他后脑勺薅一把,拍了下,“乖乖推满十五分钟,给你点奖励。”

路见星:“……”

十五分钟……

那不得推到手酸脚疼啊。

斟酌了一下,路见星决定讨价还价,左手比个“一”,右手比个“零”,朝盛夜行扬下巴,神情严肃得不容商量。

“多五分钟加一杯奶茶,”盛夜行松口了,做出让步,“还是加珍珠的那种。”

路见星一愣,直接把右手张开,将时间又还原为“十五”。

他想喝点甜甜的饮料,能让心情变得更好。

独轮车训练完毕,路见星如愿以偿地喝到了热奶茶,盛夜行则在一边儿靠着墙喝冰可乐。

几块冰块咬碎了下肚,盛夜行被凉得一颤。

等他们吃过饭回宿舍,天已经黑了。

最近学校附近的小摊贩、商铺纷纷撤货,基本都是清仓大甩卖,许多店在天黑不久就关门歇业了,街上的人也难免变少。

天气冷,盛夜行走着走着觉得手冻,不自觉地会去够路见星的手,要是觉得对方手也冰,就直接往自己衣兜里塞。

路见星也不觉得哪儿没对,一只手捧奶茶,另一只被牵着,还暖和。

偶尔马路上有车灯照过来,盛夜行也不放手,只是搂着路见星的肩膀,让路见星离自己近一点。

盛夜行看他正卯足了劲儿努力吸珍珠,觉得好玩儿,便随口喊他:“路冰皮儿。”

“哎。”路见星回应得十分洪亮。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