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抱(2 / 2)

盛夜行直接说:“没有我路见星睡不着。”

展飞:“……”

一群喝醉的男生挤一个洗漱间简直就是灾难,盛夜行干脆带路见星在客厅里等他们完事儿。

等待期间,盛夜行实在是有点犯烟瘾,脱了上衣就咬烟,含在嘴角也不点,时不时用眼神勾路见星一下,以寻求准许。

他知道路见星不会准确接收到“我能不能抽烟”这种信息,但就是想锻炼对方的这种互动,说不定哪一天路见星能在和他对视一眼后,点头说可以。

等展飞拖着两个洗漱完毕的酒鬼进主卧,盛夜行才裸着上半身进了浴室。

喝酒喝到一半他就觉得热了。

衣服越脱越少,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他迅速洗漱完毕让出空位,招呼路见星进来洗脸刷牙,自己则挤进了淋浴间。

盛夜行最终没忍住点燃了那根烟。

他知道自己喝得有点多了,路见星也是。

而路见星正一脸懵地站在洗漱台前,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往嘴里送。他咬着牙刷动了几下,嘴里含住白泡沫,扭头朝淋浴间里看。

他只知道盛夜行脱了上衣穿着长裤,正开了热水在云烟氤氲的淋浴间里抽烟。

热水不断地冲刷过瓷砖,与掸下的烟灰形成漩涡。

盛夜行咳嗽了几声,嗓音低沉又性感。

在呼吸骤然变快的须臾间,路见星看见对方精壮紧实的肌肉隐没在雾气里,脑子里有点乱,突然迷糊到不明白下一步该做什么。

然后,他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抬起手把自己的上衣也给脱了。

这下盛夜行也傻了。

他叼着燃尽的烟屁股开玻璃门出来,抓过干净毛巾用热水打湿。

“抬头。”他对路见星说。

路见星抬头,盛夜行努力克制住往人半裸上身转移的目光,将毛巾捂到路见星脸上擦了一圈。

换过了一次水,盛夜行拿香皂给他擦了擦耳后,确定酒气削减一半,这才放心地准备带他回房间。

出浴室前,路见星扔了一团纸巾。

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扔纸巾时,路见星转过身去弯了腰,大半个偏白劲瘦的后背暴露在浴室的雾气中。

他微微湿润的发梢、脖颈、乃至腰线以下被运动裤包裹的臀,让盛夜行有了点状况。

完了。

后者只是深呼吸,拽住了准备往房间走的路见星,“先把衣服穿上再睡觉,好吗?”

“不。”路见星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盛夜行看他挣扎开了,忍不住吼道:“路见星!”

路冰皮儿头也不回。

特别拽。

出租屋就那么点儿大,杂物间更是小。

盛夜行在洗漱间门口来不及抓住人,只得拿了路见星的卫衣跟着进去。

一进屋,盛夜行就把门反锁了,再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穿好。

路见星半裸着身子坐在床头,伸手管盛夜行要衣服:“冷。”

“我脱你就脱,我穿你也穿?”盛夜行发现了这个问题,沿着床边儿坐下来,“你睡里边儿,我怕你半夜滚下床了。”

“贴。”路见星说。

盛夜行摇摇头,眼睛红得厉害,“今晚不能贴着睡,背对背吧。”

路见星不吭声,脱了鞋袜蹿上床,非要睡在外面背对着盛夜行,睡下没几秒就往后瞧瞧,随时等着盛夜行像往常那样贴上来给他当一堵墙。

“背对背睡。”盛夜行转过身去不看他。

路见星张张嘴,喉咙里发出一声“啊”,又凑过去动作轻轻地闹他。

几次请求无果,路见星烦躁得翻了好几个身,“贴,贴。”

“睡觉。”

“贴……”

“路见星,你贴着我也一样的,不一定非要我抱你。”

“贴!”路见星叫起来,“贴背!”

盛夜行半睁着眼,哑声道:“你贴我背,一样的。”

“要正面,”路见星说,“要抱。”

“别动,”盛夜行喘着粗气,整个人快爆炸了,“我认识你没多久,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别动’、‘慢点儿’、‘说句话’……有时候我说了你也不听,听也听不进去,该怎么折腾怎么折腾,谁都治不住你。但这次,你是真的别动。”

病症导致的某些方面亢奋让他紧张得无所适从,酒精带来的刺激又难以控制,浑身开始发烫,连着后脖颈那一片的神经都在颤抖。

胀痛、发热,又激动。

他的后背在流汗,并且止不住地发抖。

路见星懵着“嗯”了一声,趴在床上不动。

他根本不知道躲。

他喝得睡到卫衣都捋起凌乱一角,腰腹被窗外晨光的亮度照得极为白皙,皮肤汗涔涔的,偏浅的头发也揉得乱糟糟。

路见星翻身,鼻息间发出一声闷哼,衣物被自己压错位了也不知道扯扯,直接露出半个背。

盛夜行反复深呼吸几次。

就是这个背,这张脸,让他快犯病了。

他再回过神时,路见星已经被自己压在身下,安安静静的,像是丝毫不觉得难受。

望着路见星那截儿曾经让他觉得“脆弱”的后脖颈,盛夜行低头,往上啄了一下。

他在忍住想咬上去的冲动。

他有反应,快要爆炸了。性`亢奋,是他不能避免的过激症状,也是他极少爆发的糟糕状态。

而且路见星明明就还没有闭眼。

他乖乖趴着也不反抗,只是抓攥着床单,不知道在想什么。

像清醒,又像迷糊。

“今晚你喝太多了,我也是……”

盛夜行将压制的动作改为后抱,哑着嗓子说完最后一句,“睡吧。”

被人圈在怀里,路见星头昏脑胀,别的什么都再思考不了了,只感觉自己的一条胳膊正被压在身下,磕着非常疼。

他迷迷糊糊地翻过身去拥抱眼前的热源。

五分钟都没有,两个人的姿势就从后背抱变成了正面相拥。

路见星把脸埋在盛夜行的颈窝附近,将双臂交叉起来,开始莫名地贪恋眼前的温度。

“你这样睡不好,转过去,背对着我。”盛夜行头痛,眼前阵阵发黑,晕得根本看不清什么情况,只能凭本能地去推拒路见星的过分亲近。

路见星还是固执地重复最开始的话:“抱。”

“转过去,我抱你。”

“这样。”路见星想说,就这样。

他本来是想要被后抱的,但现在可以正面抱着睡了,自己就想要亲密得更多一点。

面对盛夜行,他几乎是爱上了肌肤接触的感觉。

盛夜行叹一声,并不妥协,“转过去。”

现在,他们交缠在一处的呼吸都太过于炙热。

“盛夜行。”

路见星晕晕乎乎的,低声唤了这么一句。

几秒过后,盛夜行屏息凝神,不再动了。

酒是个好东西,他想。

但我不是个好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3-大家晚安。

——————

感谢77的手榴弹。

感谢方应看是什么绝世小宝贝、小u的星星、我发誓我真的不熬夜了、鱼刺喜欢深又、啾狸、夏洛歌、吃吃吃莫吃了、热不死、贺情媳妇儿、君挽、平陆成江、敷衍牌压路机、我试过了贺情真的很行、ashley、应不灵的地雷。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