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大勇敢(2 / 2)

“抱稳,”盛夜行喘一口气,有点兴奋,“我要冲上去了。”

他这完全把路见星当沙袋在练。

路见星挺乖,趴他背上还安抚性地捏他耳朵,“慢慢。”

“我们先跑到那里。”盛夜行扬下巴,示意了长石阶中间的平台。

“慢慢。”路见星只是说。

“好,我慢慢的。你把我脖子抱好,腿夹紧一点,”盛夜行说完这两句感觉有点没对劲,耳朵一红,继续说:“别乱动。”

路见星长这么大第一次被除了他爸以外的男人背在背上,傻了。

有一种正在被用心对待的感觉。

很好。

再想想还有什么词语能表达现在的感受……

满足!

他悄悄搂紧盛夜行的脖颈,看周围人投来的好奇目光,紧张又害羞。

但他害羞得不明显,只是低着头靠在盛夜行颈窝附近,努力想让脸颊上的温度降下去。

其他正气喘吁吁的女孩子都在看他。

其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长辈也在看他。

树叶,昆虫,飞鸟,白云,都在看他。

他却让一个只大自己一岁的男生背着,想光靠偷懒就登顶!

“路冰皮儿,”盛夜行清了清嗓子,“我告诉你啊。”

“啊。”

“我们一点儿都不倒霉。”

懵了好一阵才想起来怎么回事,路见星收紧了交叉在盛夜行锁骨处的手臂,低低地“嗯”了一声。

百来阶的古刹长梯,盛夜行背着路见星跑了上去。

他本来想在中途停,却感觉根本不累。

说是当作普通训练的“负重跑”,可这和以前背发高烧的盛开飞奔去医院的感觉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上石梯登顶,到殿前要捧三柱香。

盛夜行把烟掐出来,有点混账到想拿三根烟作数,又看了看旁边的路见星,决定自己还是真诚一点。

他买了香烛折回来,自己握了一把,再给了路见星一把,说等会儿跟着他拜一拜就好了,他说这里很灵,可以许三个新年愿望。

石阶上人不多,但主殿前的香火很是旺盛。所有人都望着殿内金尊像虔诚一拜,互相并不交谈。

路见星看盛夜行从兜里摸打火机点香烛的样子,觉得更像在点烟。

火星跳跃,盛夜行眉眼间的戾气莫名地消散了,更多的是认真。

想路冰皮儿越来越好是真的。

想路冰皮儿也是真的。

“咚——”撞钟声起,盛夜行压低声音对路见星说,“我们可以许愿了。”

求神拜佛的过程对于路见星来说无疑是新奇的。

自闭症是天生的,躁狂症是遗传加诱因,再算上程度对比,路见星决定让自己这次的诚心诚意保佑盛夜行。

希望盛夜行早日进入稳定期。

不打架,不自 ` 残。

完毕。

谢谢您。

路见星默念完毕,认真地鞠了躬。

他的神情近于漠然,站在殿内的角落看盛夜行站起身,低头玩儿撞钟僧人送的小佛像卡片,好像世间所有事都和他无关。他的指腹顺着卡片边缘摸了一圈又一圈,正面反面来来回回摸了二十多次,才乖乖地收了手。

没有谁看得出来他也带了一颗诚心,去许了另一个人。

盛夜行活了十八年算是修了一身反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带人来寺庙里相信这些东西。

今天临走前他还特意打电话咨询了一下舅妈,对方的意思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看路见星特上道地拜完,盛夜行问他:“许了几个?”

路见星比了个“一”。

“可以许三个的。”盛夜行说。

路见星没说话,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也不知道要等人。

他不能太贪心,一个就足够。

从正殿出来还需要下楼梯,路见星闷声不响地下了第一阶,撑着膝盖弯腰不动。

盛夜行刚把外套上的香烛灰抖干净,“走不动了?”

路见星说:“来。”

“干什么?”盛夜行问。

背你下去。

你一次,我一次,公平。

路见星怕不出声对方不能会意,还做了个踩平衡球时的动作。

盛夜行先沉默一秒:“……”

“来。”路见星说。

“不是,你知道我多重么你就敢背我?这么高的阶梯,你摔坏了怎么办,别说唐寒,光李定西他们……”

“来。”

只重复这一个字的路见星十分坚定,“试试。”

“……”

操。

那就不客气了。

“行,那这样。”盛夜行上前一步,将胳膊搭上对方的肩膀,“我腿就不夹上来了,就这么吊着背,你要是要摔了我好拉住你。”

路见星突然抖了一下。

因为盛夜行说话的吐息在他耳边。

“你抖什么?”

“……”

“你抖什么。”

盛夜行耍流氓似的又靠近他耳朵一些,嘴唇都要蹭上人耳垂了,故意压低嗓音慢慢地勾:“太近了吗。”

太近了。

敏感如路见星,他呼吸都急促了。

盛夜行察觉到他的异常,刚想再多说句什么,远处有个游客像被山里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的野虫子吓坏了,爆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路见星又抖了一下,这回是生理性控制不住的颤栗。

他对这种声音敏感异常,被惊得愣了神。

“靠,刚刚谁打嗝儿了?”

盛夜行想办法转移他注意力,在他耳边低声粗着嗓骂:“这怎么比李定西吃饱撑着了还响。”

路见星顿了几秒没反应,过后才笑起来。

笑得真他妈好看,跟朵花儿似的。

盛夜行暗“骂”一句。

松了一口气,盛夜行把手臂稳稳地挂在他脖颈处。

“走吧。你确定你能使上力?”他说。

掌心正恰好碰着路见星的喉结,盛夜行瞬间紧张起来,用温热去感受那一小处凸起。

还想用嘴。

用嘴亲一下。

这里可是路见星说话时会有动静的地方。

盛夜行更重更壮,但是路见星好歹也有一身偏瘦的少年感肌肉,要挂着一个盛夜行走下坡台阶完全没问题。

他用双手在胸前握住盛夜行的手腕,稍微弯了弯身躯,确定把人“背”稳之后,颤悠悠地往下一阶踏了一步。

“厉害,”盛夜行趴在他耳边,说话声音尽量低沉,“路见星,牛逼。”

介于青涩与成熟之间的男音一入耳,挠得路见星心尖儿上都痒痒。

酥酥麻麻的。

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过于清晰,又让他感到好奇与萌动。

他缩了缩脖子,又伸腿往下一阶坚定地迈了一步。

他的样子像要上战场的士兵,身后是他最坚实可靠的盾。

一生难遇,千金不换。

小自闭今天不是小自闭,满脸汗和泥的样子也和小漂亮不搭边。

今天是小勇敢。

等今年夏天满了十八岁,就是大勇敢了。

路见星的后脖颈起了层薄薄细汗,在阳光下显得亮晶晶的。

他抿紧下唇,把快要滑下去的盛夜行又往上提了点,又下一阶。

我也可以。

我也能够。

我,我特牛逼!

作者有话要说:新的一周大家晚上好!!

投雷名单明天补=3=,感谢评论收藏霸王票!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