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遛娃了(2 / 2)

盛夜行发的消息只有一句。

——我虽然没有用话筒头像,但我也在向全世界说话。

在向我的全世界说话。

在宿舍楼下集合完毕,盛夜行点了点校队兄弟们的人头,喊一声“自由活动”,元旦假期就算正式开始了。

头一次遇到完全不训练也没作业的假期,李定西兴奋地上蹿下跳,以至于他上了亲戚来接人的车都还在狂拍车窗,用嘴形对展飞、顾群山大吼一声“江湖再见”,又从天窗伸出脑袋来喊路见星:“路哥——元旦快乐!”

“……”盛夜行把面无表情的路见星拉到身后。

李定西远远地抛个飞吻:“老大也再见!”

“他真没问题么,感觉最近腿抖得跟踩缝纫机似的……”

展飞不放心地目送着,回头指了指宿舍楼,“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去休息了。”

盛夜行点头,“假期愉快。”

他说完,朝路见星勾了勾手,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上了五楼宿舍。

把校服换下来,路见星扯了扯系得过于紧的围巾,有点儿紧张地站在门口,敲了敲墙,意思是:我好了。

“嗯,我也好了。”盛夜行把骑行手套带上,看一眼路见星的外套,“把现金揣好,别掉钱了。”

“好。”路见星捂住口袋。

他转头朝门看看,还是没忍住伸手去敲了敲。

以前李定西还会给路见星说“我们在室内,现在要出去,外面没有人,所以不需要往外敲门”,但路见星像根本听不进去似的。

他依旧固执地在每天出门前敲一下寝室的门。

他知道,尽管这动作在旁人看起来十分愚蠢,但对他而言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仅仅是一个敲门的动作,会让他感受到新的一天开始,能充满斗志。

把摩托车从宿舍楼下停车棚挪出来,盛夜行抓着头盔直接扣路见星脑袋上。

路见星不舒服,非要取下来,盛夜行拗不过,只说:“那我们速度就慢慢的,不能提速了,不刺激了。”

路见星似乎很不想戴头盔,知道可以不戴时还笑出了声。

他厌恶封闭的感觉,更受不了透不过气的窒息感,这会让他想呕吐。

他很想告诉盛夜行他这种感觉,但是没能说出来。

在临出发前,路见星掏遍自己的衣兜,把高二七班的学生救助卡认认真真地卡在外套内揣里,再检查了一下必须要带出门的东西,突然说:“药。”

盛夜行说:“不吃,吃了骑不了车。”

他说着去打燃了火。

猎路者机车轰鸣声起,他们的脚边被激起一浪又一浪的灰尘。

这动静成功的吸引了路见星,他的注意力全落在灰尘上了。

机车的噪音在他脑海里放大了无数倍,但也还能忍受。

正在路见星发愣之际,盛夜行下车把外套脱下来围到路见星身后,自己坐上车,再把外套袖口围至自己身前打了个结。

路见星:“……”

这是什么意思?

盛夜行动了动方向,朝身后瞥一眼,给出解释:“这样就不会掉了。”

车缓缓行驶在道路上。

盛夜行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把机车开得像小电驴。

寒风刮脸,小自闭感官敏锐,戴着外套自带的大帽子,把自己的脸蛋儿捂得严严实实。

“路见星你别睡着了啊,一睡着就变重,我真怕你掉下去。”盛夜行回头看他。

他在盛夜行的后背蹭了老半天,才出声道:“说说。”

“说什么?”

路见星抬手,用手指在盛夜行的背上划了个“病”字,戳一下。

“你写的什么?”盛夜行的笑声散在风里。

路见星不厌其烦地写了无数遍“病”字,写完一个戳一下。

都不知道是多少遍了,盛夜行才模模糊糊感觉出来他的意思,开口问:“问我的病吗?”

路见星戳了他两下。

应该意思是:对。

“这么想了解我?”

路见星又戳他两下。

盛夜行深吸一口冷空气,边骑车边说:“我啊,我躁狂症,我一兴奋起来就很爽,很飘。我非常易怒,甚至会滥用暴力。”

路见星在身后握拳:“打!”

“打什么打,”盛夜行被逗得不行,“打谁都不打你。”

不行,这是个flag。

又骑了一会儿,见小自闭不作声,盛夜行怕他真睡着了,继续说:“你会不会好奇,我是为什么生病?”

“嗯。”

“遗传,我爸就有精神病……我躲不过的。”

“啊。”

“对,我说一句话你就发出点儿声音,好歹让我知道你没睡着,能听得懂。”

“哈。”

“你哈两下?”

身后立刻传来路见星冷漠的声音:“哈哈。”

“……”

盛夜行都能想象小自闭躲在帽子里“别惹我”的凶恶眼神。

将车速加快了一些,盛夜行还是想讲给他听:“关于我爸,我是没什么印象了,但非要从记忆深处挖掘的话,那还是有的。”

“你爸。”

“对,”盛夜行满不在乎地笑一声,像在说与他无关的故事,“我爸比我厉害多了,他一发病能把家里家外砸得很烂,许下很多他根本完成不了的承诺……那时候我家附近还有邻居,都说我爸吃软饭,他当场发作,狂到六亲不认,有次他还把邻居打进了医院。得这个病的人,一般都受不了别人说他有病……”

停顿几秒,盛夜行说:“其实我也是。”

“……”

路见星垂下眼,深呼吸一次,目光不知道落到了什么地方。

“但是我忍下来了。”

盛夜行也不管他听没听了,就是想说,“其实很多患者是不会主动吃药的,而且很抗拒,我一开始也是。以前我舅妈经常把药加在水里、菜里,但药的味道太重了,我一尝就吐出来,排斥加上自尊心受挫,更加激动到无法自控。”

路见星把他抱紧了一点。

“刚开始的时候我被送到医院里去限制了人身自由,我就恨所有人……特别恨。特别是被约束带绑在床上的时候。”

路见星又悄悄松了一点抱住他的力度。

盛夜行长呼一口气,平复下不稳定的情绪,说:“路见星,我有时候会羡慕你。”

你不知道恨,反而更轻松。

盛夜行在精神病院待过,也遇见过被误当成精神疾病被送到医院来的小朋友。

他不在乎周围的环境,所以对那些事只是略有耳闻,说有些在普通学校被正常的同学欺负,欺负完了还问老师:为什么这样对我?

他们年纪尚小,不懂“欺负”是恶意,更不懂“为什么被欺负的是我”,他们甚至要花好长一段时间去理解某一个恶毒的举动、一句伤人的话。

可路见星不一样,他十七岁了。

他早已经历过了这些,对很多事物甚至更加敏感。

他有攻击性,对自己的保护采取一种主动暴力的方式,所以和周围人关系越来越恶化,但他无所畏惧。

刚来市二的那一段时间内,如果不是自己在身边照应,盛夜行都不能想象路见星会吃多少亏。

“药很难吃,真的。”

盛夜行说,“我初中才开始吃药的那一段时间,吃完整个人都昏昏沉沉,一天要睡好多个小时,没有力气。现在你经常看我上课睡觉,真的不是因为我有多困。”

路见星了然道:“是因为吃了药。”

“会变胖。”

盛夜行已经习惯路见星的突然出声了,“初高中我拼命运动、参加集体比赛、健身、晨跑,就是很害怕药物导致我变胖。”

“胖。”

“……”

盛夜行决定为自己的身材辩解一下:“这叫壮。”

“……”

路见星盯了他的肩膀一会儿,松开手臂比划肩宽,像在表现“盛夜行你块头这————么大”。

但盛夜行正在认真骑车,他没看到。

路见星发觉自己的动作没被盛夜行看见,又偷笑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祝各位年末如意,考试都过。

感谢>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