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遛娃了(1 / 2)

特别观星

第三十三章

市二的迎新晚会上了当地新闻, 元旦中午放学前就有报社的人来采访。

元旦放一号下午和二号全天,一号上午的课就得照着课程表上。起先路见星并不知道报社来人, 只听到班上有同学过来发练习卷, 边发边交谈道:“今天报社的人来的相比电视台少了好多。”

“要我说, 现在还真没人看报纸了……”另外一个女孩儿小声说。

“不一定!我小时候家那边儿有个精神病患者发病走丢了,就是她家里人登报纸才把人找回来的。”

“你都说了是你小时候嘛……”

走丢了?

路见星回过神, 往身边空荡荡的座位瞅一眼, 突然有点儿不安。

他朝站在窗台边儿的盛夜行招招手, 后者停笔,用手指在胸前做了个走路的动作。

路见星会到了意, 点点头, 跟着他动了一遍手指,再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空座位。

盛夜行收了本子过来挨着他坐,紧张得眉心都拧起来, “怎么了?不舒服?”

路见星摇头。

除了香水味之外, 盛夜行的存在也让他安心很多。

身边其他人对他来说都没有吸引力,自己能感受到这一处热源就够了。

呼——

真的好多了。

“老大!你回座位干什么,我们这儿还没抄完呢。”李定西嘀咕一句,暗骂自己没用。

他坐不住, 被罚抄古诗词必须要站着抖腿, 常常在课堂上突然离开座位, 还时不时再转个圈儿什么的才舒坦。

唐寒就说,李定西你干脆和顾群山以后一写作业就站窗台边儿上去,没必要在座位上难受着。

盛夜行也要罚抄, 自己坐着无聊,就跟顾群山和李定西一块儿站窗户那里一边看风景一边抄古诗词。

好不容易捱到放学,唐寒在讲台上按照花名册依次点了全班的名,点一个说一句“元旦快乐”,也训练了学生对他人表达祝福。

最后点名点到路见星,后者站起来半天没吭声。

“新年快乐,”顾群山在前桌翘凳子,悄悄对后面提醒,“路哥,说一句新年快乐就哦了!”

“新,”盛夜行拿书蒙住脸,小声道:“你说,新。”

路见星咬紧嘴唇,急得发抖。

但他明白自己需要立刻冷静下来,尽管说不了话他都不能着急,更不能无缘无故地动气。

经常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情感是他最痛苦的事情了,他也经常会想,为什么人类有身体有眼神,很多事却一定要用语言来传达?

他想着,手抖得更厉害了。

旁边桌的男生看好几个同学都在提醒路见星,也小声说:“新。”

盛夜行又提醒:“新。”

唐寒安静地等他说出一个字,眼神充满期望和鼓励。

大概是过了三四分钟,路见星紧攥起的拳头放松下来。

他动动喉结,许久没说话的嗓子有些发哑:“……新。”

他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大部分同学都能听见。

因为教室早已安静得落针可闻。

就等他说话。

在他这个字说完的下一秒,李定西带头跳起来接过路见星的话,和全班同学齐声大喊道:“新年快乐!”

接着,教室里一群学生开始“叽叽喳喳”地朝老师送祝福:“新年快乐寒老师!放假啦!”

“放什么假,元旦结束你们还得回来。今天路见星很棒,你们也很棒。”

唐寒收了课本,朝台下的路见星递过去一个眼神,温柔地笑笑。

唐寒一走,下课铃响,他们的元旦假期正式开始。

盛夜行有计划带路见星出去,但得和一大群哥们儿一起先回一趟寝室。

他们校队加一个路见星,七八个一米八左右的高中男生凑仔走廊上你撞撞我,我撞撞你,看得盛夜行直皱眉,把小自闭护到自己身后。

路见星不矮,十七岁是一米八一左右的身高,长相更是出众。

可是把他扔在一群开朗的男生中间只会觉得他太过于突兀。

从状态来看,他太过于孤僻。

“李定西!你又犯病了?课外书又忘教室了,得亏你们班人叫住我。”展飞从五班教室门口的走廊拐过弯来,扔了一本封皮都掉了的玄幻小说过来,“你丢三落四的毛病全校都知道!”

李定西气鼓鼓的:“我就没好过!”

在看热闹的顾群山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伸手搭上李定西的肩膀跟他一块儿挤在走廊上,“行了,你还是多配合唐寒老师吧……你这‘成人轻微脑功能障碍’我怎么觉得越来越严重了?”

“操,我这叫‘多动症’。”李定西说。

展飞接嘴道:“学名是‘成人轻微脑功能障碍’。”

李定西瞪过去:“能闭嘴吗兄弟?”

“行,”展飞耸耸肩,“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

“哎,来来来,”李定西看盛夜行一直在听他们讲话,把嗓门儿拉高了点,“我说个有意思的。你们知道贴吧上那些群吧?就是一大堆患者聚集在一起会交流经验。”

“知道知道!”展飞说。

李定西接过展飞的关东煮,抽一串出来吃。

他动作太快被烫着嘴,呼噜几下舒服了,才说:“昨晚我加了一个多动症的,本来最开始都在好好儿说该怎么治疗,结果突然有人开始拿手机拍晃动小视频,你们猜怎么着?”

旁边还叼着烟的盛夜行瞥他一眼:“怎么着。”

“然后过了没几分钟,”李定西特神秘,“群里的人都开始拍,还比谁抖得厉害抖得快……这他妈不是有病么这是!”

展飞没忍住打岔道:“本来也有。”

“你别秀优越感啊……”李定西试图为自己的病友讨回公道:“操,这两个‘有病’不是一个意思……”

“我也加过,”盛夜行说,“群里的人不打字,只发语音,一来就开始说哪些哪些名人也是躁狂症,说自己憋了三个月的气把病憋好了,说躁狂状态是撞邪了,能和天神通灵识……”

李定西:“这么逗?那你们其他群友怎么回复啊?”

盛夜行嗤笑一声,无奈了,“让人赶紧吃药去。”

“嗳,你说,小自闭他们那样儿的有群吗?”

李定西悄悄说着,把胳膊回搭上顾群山的肩,抛地`雷出去炸展飞,“展飞,你觉得呢?”

展飞没说话,顾群山接道:“你说呢?自己聊都费劲,还群聊?每个人发一个省略号么?”

李定西:“我觉得应该是句号。”

顾群山:“拉倒吧,我认为群里没有人说话。”

李定西:“可能加群的人都没有。”

在旁边听得决定拨乱反正一下的盛夜行掏出手机。

他把自己和路见星的聊天界面打开,用大拇指在屏幕上划拉几下,“人家能文字交流,别他妈瞎造谣。”

“哦……”

李定西说完,决定自己得先带几个哥们儿先跑远一点。

老大看起来有点儿动怒,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火山爆发了。

盛夜行的眼神全落在手机微信界面上,他又一次注意到了路见星的微信头像。

还是一只卡通的小话筒。

路见星一发消息就特别搞笑,像是网游界面里的喇叭在讲话,每说一句就要花点钱似的。

他想了会儿,放慢脚步走在人群最后面,伸臂把路见星往自己身前带了带,悄声问道:“你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头像是这个吗?”

路见星今天不太想说话。

都已经跟一群人一起过了马路了,他才把手机举起来晃了晃。

盛夜行点了点头,正准备发微信把自己的问题再重复一遍,没想到路见星自己主动发了消息回复他。

——怕被采访。

盛夜行想起圣诞节那段时间路见星对“被询问自闭症”的抗拒,决定躲避开这个问题:——那为什么你的头像还是一个小话筒?

等校队一群人都带着路见星把饭吃完了,路见星才慢慢地打字:

——用话筒做头像。

——对方会感觉,我的文字很大声。

——像在向全世界说话。

他打字需要一只手拿手机一只手去触碰,速度极其缓慢,有时候还手抖。

打完这二十多个字,路见星额间出了细汗,他扯了点纸巾擦擦,低头还想再打,怔愣了几秒又停下来,他能察觉到盛夜行一直在看他打字。

自己异于常人的举动让路见星有些难受。

他不愿意在盛夜行面前脱裤子上`床,因为自己爬床梯的姿势很难看,他也不喜欢在盛夜行面前用手机,因为自己拿手机的姿势也和别人不一样。

与他对视几秒,盛夜行低头解锁了自己的手机屏。

路见星只见他的指尖在屏幕上飞速地划着,再东摁摁西点点,一会儿就把手机拿起来对他指了指。

解锁、开微信,路见星尽量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熟练而不别扭。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