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我的光(2 / 2)

“对啊,为了这次晚会她准备了快半年吧,去年就想上台了。”

李定西接过瓜子盘,拎一颗出来嗑一嘴儿,咬破瓜子皮的声音大到盛夜行直接踩到他凳子腿儿上,低笑道:“小声点儿吃,要让唐寒看见你在班上吃瓜子,我立刻把你遣送回家。”

“行行行……”

“我也小声点儿磕。”展飞伸长了脖子去看舞台上的表演。

因为高三来看迎新晚会的人少的原因,七班被安排得离舞台不远。

盛夜行他们坐的凳子全是从楼上教室搬下来的,大晚上冷,学校还在下午给了时间让他们回去拿毛毯。

顾群山李定西这种坐不住的人,被唐寒拿了沙袋压腿,坐在凳子上哪儿都去不了。

展飞好奇,接嘴道:“我看她没几句台词啊。”

“就七句,练了半年,”李定西说,“你看啊,现在台上这个走秀的也是我们班的,小时候有点儿抽动。看不出来吧?”

“是不是隔远了我看不到他抽抽啊。”

“他治疗得挺好,十二三岁就好了的。他是因为从小被班上嘲笑,长大了就有心理阴影,不愿意说话,再加上其他并发症……”李定西长叹一声,“不过他很坚强。”

展飞笑一声,“哎哟,市二出奇迹嘛。”

“市二出奇迹”是学校里边儿经常传的一句话,最开始是安慰方式,结果几年下来发现真的有学生有所好转。

盛夜行记得唐寒的微信个性签名就是这五个字。

他仰头看漆黑一片的天空,再直视前方去看光芒四射的校园舞台,一时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

“荧光棒这一头和那一头扣在一起就是个手环,”李定西手把手地在教路见星,“你喜欢手环就做手环,不喜欢手环就做项圈,还可以拿我们的给你做呼啦圈……”

“……”路见星有点儿懵,玩法这么多?

“你别听他的,我来给你弄。”盛夜行动作略显生涩地弄好一个手环。

他拿着手中金黄色的手环看了看,又把它扯开变直,敲上展飞的后脑勺,“兄弟,换个红的给我。”

展飞正看演出起劲,赶紧把红色的荧光棒递过去。

盛夜行做好一个红色的环手环后,朝身边儿低声喊:“路见星。”

未得到回应,他摸黑凑过去点,“有在看吗?”

路见星不明所以地扭过头,只感觉盛夜行拿红色手环在自己眼下轻轻点了一下。

盛夜行把手环递给他,说:“开心一点,别这么丧。我觉得……红色比较配你。”

或许是因为知道今晚会十分吵闹,路见星今天眼睛下面的痣是蓝色的。

见盛夜行手里拿着荧光手环,几个从座位后排匆匆跑过的男生笑着喊:“我靠,队长还玩儿这个啊?你自己弄的?”

“不是。”盛夜行否认。

夜色茫茫,路见星的侧脸忽明忽暗。

令盛夜行意外的是,路见星今晚没有因为人多而感到烦躁不安,反而看起来十分专注,时不时深吸一口气,抿住嘴角又笑起来。

路见星非常享受操场上的这股青草气息。

舞台灯光没往这边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舞台上,李定西他们几个男生被民族舞蹈表演惊艳得瓜子都忘记了吐壳。

晚上冷,路见星盖腿的毯子漏风,他全神贯注地在研究怎么能让这个毯子不漏风。

见他根本没在听,盛夜行再不要脸地凑过去点儿,“冷?”

“嗯。”

“手给我。”

“嗯。”

“放进来。”

“嗯。”路见星说完之后就傻住了,自己的手被盛夜行抓着放进了对方的衣服里——也就是自己正摸着对方的小腹。

盛夜行见计划成功,把毯子拎起来搭在路见星手臂上,巧妙地遮住了路见星伸过来的手臂,谁都发现不了他在耍流氓。

路见星:“……”

他瞥了一眼人形暖手袋,正准备开始认真观看演出,没想到盛夜行又靠过来在自己耳边说:“喂,唱歌的那个女孩儿的节目已经过了。你猜我听没听?”

“……”好想知道!

“唐寒老师找我说要多引导你说话,我现在就是在做这一项任务。路见星,你是不是很在意这个事情。”盛夜行看他充满求知欲的眼神,乐了,“你说出来,或者朝我表达一下你的意见。”

路见星瞅他,表情有点儿冷酷。

等了十多分钟,另一个舞蹈节目都结束了,路见星才在盛夜行的小腹上挠了两下。

盛夜行:“……”

我靠。

所有节目表演完毕以后已经是九点半左右,市二花重金租来的电子显示屏终于起了作用。

主持人老师在宣布完弹幕要求后,打开微信弹幕通道,操场上顿时人声鼎沸,之前被冷风冻僵的小树苗们全部“活”过来,打开手机就开始噼里啪啦地发弹幕——

【希望新的一年里,我的哆哆哆能被划出分类!】

【+1,还有抽动症!】

【我打赌上上条是高二七的顾群山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2333333!】

【万一是我们李定西呢?】

【新年愿望是明年高二可以转到其他高中普通班随班就读!】

【一定可以的!记得想我们。】

【蹭一波~希望明年能每周回家不给爸妈添麻烦:(。】

【都要笑起来:)!】

“老大,你新年愿望是什么啊?快,赶紧发个弹幕!”李定西把手伸过来拍拍盛夜行的肩膀,“我的愿望是明天早上寒老师给我压的沙袋能不这么重……”

“展望过去,没什么好说,观望未来,也没什么好期待,”盛夜行无所谓地笑笑,“新年愿望是争取明年不自杀。”

这不能发上去,太扫兴了。

舞台上的弹幕已爆炸到白热化阶段,滚动得却很慢,每一条都能够看清楚。

晚会即将结束,操场上市二的学生躁动起来,主持人准备邀请校长、主任们上台唱一首《难忘今宵》。

路见星听了盛夜行的回答,心里像有根针刺了一下。

顾群山察觉出两个人的气氛有些消沉,连忙说:“老大,这一年才开始呢,你想想别的说!”

盛夜行沉默许久,才说:“二零一九,那就希望长长久久。”

“嗯。”

路见星应了一声,也没问是什么长长久久,他的下意识反应已经将对象定位于二人之间,其他的事和外来因素再与他无关。

操场风大,路见星被吹得咳嗽了几声。

盛夜行拎起毛毯站起来,准备去班级后勤区域的保温杯里接一点温水过来给他润嗓。

临走时,盛夜行揉了揉路见星冰凉的耳朵,低声道:“我去接杯热水。”

路见星点点头,眼神一动不动地盯住学校的弹幕墙,虽然他对信息接受能力较弱,但上边儿不少文字还是看得他特别想笑。

“心酸”或者“难过”的情绪他能察觉,但表现得迟钝,就只能将笑容挂上脸。

盯了没一会儿,屏幕上方突然划过一条——

【路见星加油。盛夜行。】

盛夜行的号召力和距离感相同,在校园内具有极大的影响。且不说其他同学,光校队男生就十来个,一看平时谁也不敢惹的队长都直接留名上弹幕了,便开始跟风刷屏——

【路见星加油!!!!!!!!】

【高二七路见星加油!欢迎你来市二!!!!!!!】

【2019啦我们一起加油!一闪一闪亮晶晶!】

【其他班级的同学们也天天开心!】

【谢谢!】

路见星对“物”异常敏锐,稍微眯一眯眼睛就捕捉到了数十条滑过屏幕的文字信息。

他形容不出来现在的感觉,只觉得心像被一只手掌捂得热热的,足以抵挡现在操场上刮过的寒冷夜风。

弹幕一出,操场内口哨声吹得那叫一个此起彼伏,顾群山和李定西他们都顾不得扭头看路见星的反应,低头狂发弹幕,直至全校同学拿起手机开始刷那句曾经被他们拿来自嘲的话——

【市二出奇迹!】

【市二出奇迹!】

【市二出奇迹!】

路见星被震住了。

他深呼吸再回头,看盛夜行正开了手机手电筒,举着那一处光亮站在后排。

你也要加油。

学着盛夜行样子将校服领口拉到顶,路见星捏弯了手中的荧光棒,默默地在心里又说一句。

我的光。

作者有话要说:也祝各位2019年一切顺利!

————

感谢温溯x2、应贺唯粉谦谦、小罗亲两口(么么)的火箭炮。

感谢riesss: 、77、敷衍牌压路机、颍川、我试过了贺情真的很行的手榴弹。

感谢老、敷衍牌压路机、达、molly、應情の粉頭阿七、贺情爱你哦、封路凛、贺情媳妇儿、贺啊染、啾狸、秦周ask、酒酿鱼、是路见星的阿妈、柚子、迟迟迟迟迟、洛yoooooo、陈独袖同志、岸杉、请您吃屁、梅猫饼大宝贝儿、的地雷。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