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我的光(1 / 2)

特别观星

第三十二章

元旦迎新晚会定在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

下课期间, 李定西得到可靠的小道消息之后立马回到班上教室,手里捧了一盒校外翻墙送进来的糍粑, 推了推盛夜行的凳子:“老大。”

“……”盛夜行还在冬眠中。

“老大!”

“大大大大你个头!李定西, 全班就你声儿最大。”路过的学习委员敲一下李定西的后脖颈, 后者还挺享受。

“这不是下课时间嘛……”李定西说着,看了看时间。

这大哥睡了一上午了, 现在都要中午放学吃饭了, 应该已经睡够了吧?

不对劲, 盛夜行最近越来越嗜睡了。

他决定改变战略,又去敲路见星的桌子, “哎, 路哥。”

在作业本上画完第十只小蛇,路见星置若罔闻。

“路哥,最近他, ”李定西特小声, 指了指睡着的盛夜行,“是不是经常吃药?”

见事情和盛夜行有关,路见星才抬起头瞄了一眼。

“他那些药吃多了不好,你得看着点儿啊。我老被我爸妈叫回我亲戚家, 我都没法儿在宿舍住, 只有你帮我们哥几个照顾照顾他。”

李定西说完见路见星还是没什么反应, 终于没忍住长叹一声,小声嘀咕道:“哎……你又听不懂更听不进去,我费这劲儿给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呢。”

不是的, 我听得懂。

路见星握紧了笔,还是没说话。

“别睡了,老大!”李定西一激动起来浑身没个消停,又往后撞了一下凳子,撞得路见星一眼刀飞扫过来:“……”

李定西:“……”

他权衡了几分钟,为了自己的项上人头,决定等盛夜行自然醒。

没等几分钟,盛夜行把蒙住脑袋的校服抓下来揉成团塞进抽屉,慢悠悠地抬眼,刚想悄悄把手往路见星大腿上放。

李定西见他醒了,直接开场白:“老大,庄柔要唱歌。”

盛夜行还属于才睡醒的状态,揉了揉眼睛把汽水瓶抢过来喝一口,努力眨了眨眼才看清楚眼前围了一桌子的人。

脚踏在桌脚上,盛夜行用膝盖顶了顶抽屉,甩作业本把橡皮擦屑全抖到地上去,朝桌前的人扬下巴:“都往后退退。”

李定西站开一点儿,眼神却落到一边小自闭的身上。

他微微侧着头,正十分认真地用铅笔往课本上画圈圈,画一个空心的,再画一个实心的……李定西才过来十分钟没有,小自闭已经画了满页的圈。

什么意思啊?

李定西没敢问,又把刚才想告诉盛夜行的八卦重复一遍:“老大,庄柔要唱歌!唱……”

“我靠,你说柳若童要是没生病多好,她那么漂亮,跳舞肯定特好看!”

校队里一个队员挤过来,一身的汗。

“滚滚滚,哪个班的回哪个班去,”李定西拿手肘推人,“我们班好几个女生都挺好看的!”

顾群山用肩膀往校队男生身上撞,说:“跳什么舞,我们学校就找不出几个能跳舞的,哎。”

校队里来的那个男生回撞了顾群山一下,他正想说点儿什么,眼神瞟到一旁安安静静写作业的路见星身上,突然说:“顾群山,我说……你们班男生也挺好看啊。”

“来我们班别惹路见星啊,他一拎凳子你就完事儿了。”顾群山往李定西的糍粑碗里拿牙签。

顾群山一时没控制住力气戳下去,直接把泡沫盒碗戳穿了。

李定西疼得“嗷”一声退到一边,“我操……”

盛夜行无语得不想搭理这两个人,招呼傻愣在一边儿的校队男生过来。

他喊了一声,“路见星。”

别人怎么叫都叫不到回应,盛夜行只是喊了名字就让路见星转过了头。

盛夜行自己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心里暗爽,握住男生的肩膀给路见星说,“这是我校队的副队长,五班的。叫展飞。”

“你好……”展飞搭一句腔。

展飞各方面都正常,也愿意和高二七班的朋友们玩。

他因为和校队很多人不同班,对路见星的了解全部来自于“传闻中”,今天一见面倒感觉对方并没有那么“封闭”,眼睛也很有神。

路见星淡淡地看他一眼,转头继续做作业。

算是知道了。

李定西把疼出来的眼泪逼回去,目光忍不住往盛夜行这边瞟,“你跟他说他也……”

盛夜行只是讲:“至少我说过了。”

至少我朝他表达过了。

中午放学,盛夜行带校队几个哥们儿和路见星一起去校门口吃了刀削面。

顾群山和李定西对路见星热情到了极致,拿酱油又添小葱的,完全当成“团宠”来对待,也不需要盛夜行再单独去询问路见星需要什么。

面上来得很快,校篮队的男生都去窗口端面。

盛夜行人高马大走得最快,最先将他和路见星的面端回来,刚坐下就听路见星突然嘀咕一句:“庄柔。”

“庄柔怎么?谁?”盛夜行问完,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李定西说的要唱歌的女生。

震惊之余,他心中突然有一种“荒唐”的想法——

难道路见星很在意?

很在意李定西专门来告诉自己,有一个女孩儿要唱歌。

眼见着其他队员要落座了,盛夜行在路见星耳边低低地喊了一声:“路见星。”

他吐息温热,嗓音带哑,路见星听了只觉得有一股什么冲劲儿自背脊上脖颈,把脑袋里的想法全用一只手攥住了。

一群男生吃饭,无非边聊边笑,还有几个傻的偶尔被汤呛到。

路见星一句没听进去。

他的脑海里似乎开始在循环某首歌,歌曲音量大如潮浪,席卷过原本安静的沙滩,将一切曲调在耳畔哗啦作响。

甚至听不见盛夜行在和他们说什么了。

路见星吃面是一根一根地挑着吃,有时候挑不起来就拿筷子把面条裹起来往嘴里塞。

他吃得费劲儿,桌上自然会有男生好奇地看他,但他感受不到那目光。

哆哆哆,咚咚咚——

他把左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跟着节奏打拍,右手依旧捉筷子往面碗中搅动。

他在走神,走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盛夜行在餐桌下偷偷牵住了自己的手。

路见星搅面的筷子停下来。

下一秒,他把自己的筷子放好,再去拿了一双新的筷子伸进盛夜行的碗里。

路见星在桌上其他男生的注视下,把盛夜行碗里的香菜全挑了出来。

他并不知道确实是有一部分人吃不了这个,只知道刚开学时第一次和盛夜行吃面,对方就把这些绿色的小玩意儿全夹了出来,甚至吃到一点都会皱眉。

“我操。”顾群山被惊得忍不住飙一句脏。

桌上瞬间安静下来。

香菜全部挑拣完毕,路见星冷冷地抬眼。

他们在看什么?

他把筷子往碗里戳了戳,在桌上男生们惊呆了的眼神中开口——

“吃。”

他“发号施令”完毕,顾群山、展飞、李定西和另外两个队员不再吭声,整齐划一地将目光再投向盛夜行。

盛夜行有些“挑衅”地朝李定西挑眉,“吃。”

路见星低头开始数葱粒儿有多少颗,数完了才拿筷子又去裹面。

桌下,盛夜行温暖粗糙的指腹正摩挲过路见星柔软的掌心,还悄悄地捏了三下。

是“谢谢你”的意思。

路见星开心地回握住盛夜行的手。

主动地握住。

正吃牛肉面吃得满头大汗的展飞突然看见盛夜行握筷子的那只手一抖,愣道:“我操,兄弟你怎么了?”

“没事。”

盛夜行嘴角勾了下,“吃面。”

晚上七点。

迎新晚会往年都是在小礼堂举办,今年却因为学生的强烈抗议,挪到了本来就不是很大的操场中间。

由于经费和演出原因,校方搭的舞台和一般公司年会的舞台大小差不多,说是因为今年报节目的同学不多。

其实每年都不多。

学生能出的节目少了,对音响设备、舞台灯光的要求也少了,但还是没少了给学生们发荧光棒方便捧场。

主持人虽然由老师挑大梁,但也有过于紧张的学生在舞台上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这种事儿在其他学校就是演出事故,但在市二再正常不过。

“说话啊妹妹,”展飞把瓜子往后递,“李定西,这是你们班的女生?”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