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圣诞(1 / 2)

特别观星

第三十一章

平安夜的前一天, 市里电视台来做活动,摆了几台摄像机在校门口, 说给高二七班买了不少课外书, 还说明年年初要积极报道各学校和中心之间的互动往来等等。

学校极少打开的喷泉开了, 从校门口进来到告示栏至主教学楼的那一路都扫得干干净净。

红底黄字的横幅拉在头顶,枝叶随风, 不少陌生访客架着机器在校园里来回跑。

盛夜行按时从办公室吃过药, 正站在走廊上往下看。

季川正赶着去上课, 抱住作业本拐过来踢了一下盛夜行脚边的瓷砖,佯怒道:“药物是辅助你大脑情绪稳定的东西, 固定时间吃的和随身吃的药要分开, 知道吗?”

“知道了。”

“还有,不许去校外买些乱七八糟的药。”季川长叹一声,看一眼这不省心的小子, 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唐寒发短信, 边发边说:“夜行,下周元旦放两天,有什么打算没?”

“骑摩托。”

“……”季川动动嘴角,头疼道:“换一个。”

盛夜行看他一眼, 想笑又觉得得尊重老师, 无奈了, “还有什么可做的?”

哦,还有跟路见星玩儿。

“骑自行车、打篮球赛、远足,或者去市里吃一顿好吃的饭……都是很好的选择啊。”季川说, “你也可以回你亲戚家。”

盛夜行把最后一个建议否了:“不行,最近我太不稳定了。”

“不对,我刚刚说的远足不行,”季川挠挠头,“你一个人可不能跑远,谁知道你小子还回来不回来!你们现在年轻小孩儿最喜欢做什么?去唱唱卡拉ok也行啊。”

“好。”盛夜行笑了一下。

他话音刚落,季川不知道被谁撞到还是自己没站稳,手一抖洒了一地的数学练习本。

年级上有几个调皮的男生飞快跑过,大吼大叫:“季川老师!今天电视台来了您就表演洒作业啊!”

“这群死小子……”季川扶着腰站起来,看盛夜行默不吭声地蹲下去帮他捡本子,失笑道:“你刚上高一那会儿,我以为你也是跟他们一样的。”

“本质上是一样的。”

说完,他把微微敞开的校服捂紧,兜内揣着的打火机黏糊了满手的汗。

捡完练习本,盛夜行把它们叠好交给季川,突然说:“我决定了,去唱卡拉ok。”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决定元旦节和路见星去走一个远点儿的地方,k歌包房环境太小声音太杂,两个人都不会受得了的。

算是大胆,算是肆意妄为,也算是给新的一年里的他们画上一个冒号。

故事要慢慢写,病也要好好治。

烟盒里还有三根烟,盛夜行忽然不想再抽了。

上课期间有摄影师带了摄影机在走廊门口兜兜转转,来听课的人时不时往教室窗户口望一眼,目光总是从讲台顺到最末一排。

顾群山翘起凳脚往后稍微挪了挪,一敲盛夜行的桌面,“老大。”

没反应。

“哎哎哎,老大,别特么睡了。”顾群山又拿手肘往后桌上捅,“有人来了。”

还是没反应。

盛夜行犯困,还得继续睡觉。

谁来了跟他都没什么关系。

顾群山退一下,盛夜行就用膝盖顶着桌子往后退一下,退得顾群山又要和路见星并排了,路见星抬起头瞪他一眼,低头继续写作业。

虽然他的作业常常写得乱七八糟,但基本正确率还是有的。

在抬头抄板书的一瞬间,路见星瞧见门口有人拎摄影机,浑身像触电似的抖了一下。

这节课是把盛夜行能念叨睡着的英语,老师对他们私人情况了解不够深,说是电视台需要拍摄专访片,问同学们是否都能接受拍摄。

市二不比普通高中,学生在“自尊心”会有更强一些的地方,有一小部分不愿意被拍摄,便被唐寒接去了休息室自由活动。

一轮筛选下来,路见星还在原地坐着不动,盛夜行还在睡。

对于路见星,外界总是更好奇。打听到市二有收这样的学生后,电视台负责人说要和年级组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试图接触。

教务处主任说学校这个学生比较好接触,可以试试看。

表明来意后,唐寒还没继续说下一句,就听见路见星说:“不要。”

“没有别的意思,这只是一个专访片,”唐寒解释道,“见星,如果你不愿意……”

“不要!”路见星回应的声音近乎尖利。

“路见星,你只需要和这些叔叔单纯地聊聊天……”教务处主任也挤过来劝他,“他们也对这方面比较上心,希望你可以配合一下。”

“吱——”路见星抗拒地往后一挪凳子,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呼吸急促起来,眼眶已经红了,紧皱的眉头迟迟难以舒展。

他慢慢吸气吐气,喉咙里“呼”地一下,抓住手中的铅笔在桌上不停地敲打,没有再说不要也没有说可以。

唐寒不再说什么,安静地退到一边。

另外一个电视台的编导扯着话筒线凑上来,急道:“也许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对其他和你一样的孩子能有帮助……”

和我一样。

我是独自一个人,没有人和我一样。

路见星眯起眼看围在自己身边的一圈黑影,再挪凳子,突然感觉自己无处可藏。他想起昨天在校门口盯盛夜行后脑勺时自己想的话,便一下一下地往盛夜行身后躲。

挡住我。

你可以挡住我。

盛夜行本来就一直板着脸在旁边听,碍于唐寒在场不好发作。

他见小自闭靠过来,顿时睡意全无,挺直了背脊将身后的人捂在墙角处,尽量放柔语气:“寒老师,麻烦您带这些人走。”

“小盛,路见星都没有说不行,”教务处主任以为路见星不再说话是因为听到了可以帮助其他孩子,正准备开始劝说,“这只是一个专访片,很有意义的。如果他能出镜,或许更多家庭愿意把孩子……”

“主任。”

盛夜行耐着性子听完对方的话,也感觉到路见星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我能替他决定。”

昨天路见星在父母面前是什么表现,盛夜行不是不知道。

昨晚睡前,路见星早早地把电热毯温度调好,洗完澡一个人躺在床上打滚。

唐寒在班级群里说过几天有“裹棉被”双人训练,路见星捧着手机激动得安分不下来。他还不太明白自己心里渴望与盛夜行身体接触的原因是什么,只知道对淋浴出来的盛夜行说,看群!

说完他就笑。

昨晚第二次一起睡觉的过程很顺利,盛夜行从后边儿抱住他,睡了没几分钟两个人都喊热,路见星扯过床头的纸给他擦汗,擦了没两下,眉眼间有了遮掩不住的笑意。

最后疯闹得迷迷糊糊,盛夜行把怀里的人松了点儿,伸手捏上路见星的耳朵,哑着嗓子说:“其实,父母也很难。”

路见星沉默良久,说了三个字,我知道。

回忆结束,教室课桌前的大人们已散去,有几个编导正满怀歉意地收话筒线与三脚架。教室内剩下来的同学还很多,纷纷交头接耳,朝后排墙角这边不停地张望。

盛夜行扭过头去看仍不作声的路见星。

我知道,你也很难。

电视台的专访活动一直持续了三天,校园里并未庆祝圣诞节。

平安夜当晚,市二宿舍楼道里出现一些装饰性的挂物、随处乱扔的红袜子等等,张妈从一楼收到五楼,边收边骂:“你们这些臭小子!都给我回屋里待着去!袜子到处扔,张妈没钱给你们塞礼物!”

三楼高一的伸出头来吼:“张妈——要糖!”

张妈一听这些臭小子的声音,又回喊:“要什么味儿的啊——”

“要草莓味儿。”

盛夜行接一句嘴,跨进寝室大门。

与此同时,楼道里明叔的熄灯号又响起来,宿舍楼一片“鬼哭狼嚎”:“平安夜这么早就熄灯啊——”

“四楼的傻逼吼什么吼!有本事你上五楼去吼啊!”

“今天盛夜行回来没啊——”

盛夜行被吵得头疼,站楼道里回应一句:“你爹回来了,闭嘴!”

已经查寝查到一楼的张妈一声怒吼:“小盛!”

盛夜行跑进屋关门。

他回来得晚,已经十一点多了,进屋却发现路见星还没睡。

“想什么?大晚上不睡觉。”盛夜行没开灯。

小自闭已经开始从怕黑渐渐变成享受黑暗了,夜里睡觉也不会再想要开灯,就像李定西说的,星星啊,你一眼睛一闭一睁不就完事儿了么,堂堂男子汉,你怕什么。

路见星觉得他说得很对,他不应该怕黑。

“平安夜,”路见星说,“是平安吗?”

“是。”盛夜行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低沉,开始乱编似的哄:“在这一晚失眠的人,都会平平安安。”

“圣诞树,”寝室里又响起路见星的声音,“红绿红绿红绿红绿……”

盛夜行笑了,“什么红绿红绿?”

“红绿红绿红绿红绿。”

路见星一直念叨,盛夜行被他复读机似的语气笑得受不了,“你在说什么东西?”

路见星像嘴瓢了:“红绿红绿红绿红绿红绿。”

“圣诞树?”

“啊。”

“那校外就有。就我们宿舍后边那咖啡馆,老板挺时髦的。”

“想。”

路见星嗓子哑得不舒服,猛烈咳嗽几声,声音发软,朝盛夜行说话像撒娇,重复一遍:“想。”

想看看圣诞树。

看他又固执起来了,盛夜行小声问道:“没见过圣诞树?”

也没说见没见过,路见星只是说:“想。”

路见星说想,那就该马上照办,可惜张妈还在楼下没走,盛夜行站阳台上观察了好久“敌情”,才决定带着他穿好外套匆匆下楼。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