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看望(1 / 2)

特别观星

第三十章

月底来得很快。

自从盛夜行发觉到自己心思没对劲儿之后, 开始频繁地在夜里出入宿舍楼。他也不说是要去干什么,就等十一点统一熄灯后穿上外套从宿舍楼下翻墙出去, 再回来就是清晨。

算是彻夜未归。

有一回碰到早晨起来冲澡的李定西, 哥俩在寝室里大眼瞪小眼, 李定西沉默许久,才开口问一句:“老大, 你昨晚上又跑出去了?大冬天的, 待外边儿你不嫌冷啊?寝室里有什么待不住的, 又暖和又方便。”

“出去转转。”盛夜行把冲锋衣衣领扣子解开。

“要我说……你真别出去飙了,多大没意思, ”李定西说, “都是一群比你大的,还都是社会上的!谁知道他们摩托车后座上捆的是刀片儿还是钢管呢?万一哪天你出个什么事,你……”

盛夜行给听笑了, 边脱衣服边问, “我怎么?”

李定西搓搓手,正色道:“你打个电话给我们,我们从三环赶过去还需要时间呢。你就在学校附近玩儿成吗,做什么都有个照应。你一个人也太野了。”

“学校附近的马路?我还不如骑自行车。”

“自行车那不是还挺环保吗?”

“蹬起来还没我跑得快。”

“那你还不如去跑。”

“不够快。”

“你到底求个什么啊?爽?”

李定西问完, 盛夜行下意识想说一句“求死”, 但是他刹住了脱口欲出的话, 深吸了一口气。

说来可笑,他最近好像没那么想死了。

以前盛夜行总觉得“死亡”是离自己很近的事,或许是一场车祸或许是一次械`斗, 再痛苦点儿无非是药吃多了出现副作用。可现当下,说到感受“死亡”,他倒觉得生活逐渐在变得有趣多了。

想到这里,他把皮手套取下来挂在衣柜粘钩上,朝对面床上瞄了一眼。

路见星正睡着,突然翻了个身。

不太 ` 安稳。

“求刺激。”盛夜行说。

他说完,脱了靴子踩上上下铺的爬梯,抓住栏杆站上去往路见星床上瞄了一眼。确定路见星没有踢被子之后,盛夜行把寝室窗帘拉开了一个边角,露一些光进来,招呼李定西过来拿早餐。

“路见星昨晚怎么样?”他问。

“还是背贴墙睡呗,怎么劝都没用。哦,还有睡觉非要捏着自己耳朵睡。我让他把手拿进来,说这样会感冒,他‘哦’了几声表示答应。结果,嘿哟我一扭头睡下去,他又把手伸出来了!”李定西笑一声,“不过昨晚他给我泡了杯果汁喝。”

“是么。”

盛夜行冷笑一声,“别炫耀了。他昨晚给你泡果汁的时候我还没走,我能不知道?”

“哎呀,这可是大事件,需要记录。”

“他也给我泡了,”盛夜行强调,“不是只给你。”

李定西连忙喝一口白水压惊,“老大,我那杯……有点凉。你的呢?”

盛夜行把嗓音压到最低,“有点烫。”

李定西:“……”

对面床上的路见星忽然又翻了个身,翻得李定西吓一大跳,赶紧把面包塞嘴里吃好大一半,再把火腿挑出来吃了。

他喝几口牛奶,背书包说要先下楼去校外报刊亭帮张妈取今天的新日报,来弥补之前自己淘气犯下的错。

李定西把门一关了出去,盛夜行就抓了毛巾擦干头发,脱得全身只剩下一件薄卫衣。

他感觉到对面床上的人又翻来覆去的,便踩上爬梯说想再看一眼,果然看见路见星把腿伸了出来。

小自闭又睡觉不穿裤子。

盛夜行伸手摸上去,感觉这腿被晾得冰凉。

把手表掏出来看一眼,盛夜行觉得还能让小自闭再睡半小时,决定等一会儿再叫路见星起床。

他把被褥轻轻扯了一下,搭住路见星的腿。

路见星悄悄睁开眼,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掌心攥紧了被套,突然开始怀念那天被盛夜行抱在怀里的感觉——

那种整个后背都在发烫的感觉。

那种互相呵护的感觉。

那天他抱我抱得那么紧,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我心跳的声音。

他意识模糊地想着,顺手把被子薅到身前,让整个背全暴露在冷空气中。盛夜行正被一溜儿裸露在外的漂亮背脊闪得发愣,路见星又翻个身,半趴着睡了。

人还迷迷糊糊的。

他把手掌心搭在自己小腹上,数腹肌。

路见星闭着眼,在半梦半醒间摸自己腰腹上的肌肉纹理。

一块、两块、三块……

五块。

他抓住那一块硬`物,依稀能辨别出是一个人的手。

盛夜行顺着他拉扯的动作躺下来,侧身子挡在路见星与墙壁之间,用手去捏住路见星的耳朵……想笑。第一次看见有人睡觉要捏耳朵的。

窗帘一角已有晨光泄入。

“路见星,现在才六点半,”盛夜行从身后环住他,凑近了在耳畔低语,“别醒,再睡会儿好不好?”

在晨间最困的时候听见“再睡会儿”四个字,路见星脑子里一片浆糊,只得点头,小声应了句:“嗯。”

平安夜的前一天,路见星的父母从隔壁省市来了。

他们开车抵达的时候并不是上课期间,提前也没有告知老师,说是碰巧要路过市里就说来看看。

路见星对固定行程中突然的变化及其难以接受,拉着盛夜行站在校门口一时不知道该停下来还是继续走。

校门口正是放学时间,家长和学生喧哗成一处处,小摊贩的叫卖声都弱了。

路家的车辆正停在马路边,路母站在校门口花坛旁,小声地叫了一声“星星”。

这个称呼被叫出口的一瞬间,路见星往后退了一步。

他首先接收的事物永远不是“人”,所以对打招呼和交流会感到唐突。

除去乱糟糟的人群、语速流利的对话外,路见星先感受到的是马路上汽车飞驰而过扬起的灰尘、头顶雾蒙蒙的天空,以及盛夜行几乎散了一半的鞋带。

他并没有回应母亲,而是低头踢了踢盛夜行的脚后跟。随后,他开始因为回寝室的计划被打断开始烦躁不安。

五分钟后,路家父母还是跑过来了,他们把路见星牵进学校保卫室里躲避凛冽寒风,单方面地聊了聊路见星离家后两个月内家里发生的事情。

路见星怔怔地听着,眼神一直落在在门卫室等待的盛夜行身上。

后脑勺黑黑的。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