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喜欢(1 / 2)

特别观星

第二十九章

盛夜行身体够刚健, 第二天没咳嗽没发烧,睡时什么样醒了还是什么样, 一睁眼就看见路见星又热又软的后脖颈。

睡衣是浅灰色, 衬得路见星的肤色更白了。

头一次起晚的路见星也特别给力, 睡得浑身软绵绵地爬起来,自己穿上衣服裤子鞋子, 第一次提前站在门口等盛夜行把晨起一根烟抽完。

昨晚忘了关窗户, 凌晨急雨, 晾在窗户顶儿的围巾被雨水打湿。

盛夜行抽完烟逆着光往寝室内走,水滴在头顶上凉得他一发颤。

他一甩头咬住滤嘴, 嘴角咧着“嘶”一声, 用右手拨开黑硬发茬儿上的水。

微微侧过身子,盛夜行身后的阳光露一点儿进屋,照得他一身校服金灿灿, 连脖颈至肩膀的那一溜线条都是发光的。

路见星只觉得心跳仿佛骤然一滞, 眼前晨光炸成烟花,满脑子就两个字。

好看。

他一边想着,一边从门后取个鸭舌帽扣在脑袋上,防止大风把头发吹乱。

那样他会有焦虑和烦躁不安的感觉。

扯一张纸擦干头发, 盛夜行把纸巾揉成团扔掉, 看路见星:“把鞋穿上, 走了。”

“好。”路见星答应下来。

盛夜行注意到,路见星在选鞋时明明都穿好袜子了却还不穿鞋。

“怎么不穿?”他问。

“……”路见星没回答,只盯住对方手上的动作。

盛夜行以为路见星是不想系鞋带了, 便加快速度去拎黑篮球鞋,准备自己穿好了给路见星系。他手指一动作,路见星就把自己鞋柜里纯白的跑鞋扯出来迅速蹬上。

这是什么意思?

假装没发现地把鞋子穿完,盛夜行把手插进衣兜,朝路见星扬下巴:“你觉得黑色和白色挺搭?”

“嗯。”路见星很坦诚,“特别。”

“那你觉得……我跟你,”盛夜行憋着笑,“搭不搭?”

两个人面对面地站在寝室里,都穿一身蓝色校服,里头的内搭也一个白一个黑。床边儿尽管没有穿衣镜,盛夜行都能想象出来路见星站在自己身边有多登对。

他思考过,在他青春期最重要的十八岁,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同样能暴躁能孤僻的小自闭,是上天给的折磨还是折磨还是折磨。

昨晚“淋雨”过后,他发现是礼物。

那种用数层包装纸得特别严实的礼物,易碎而珍贵。

路见星思考了快五分钟,闷闷地回应一句:“还行。”

真的还行。

盛夜行听完,觉得自己不用吃早餐了。

一句管饱。

临出门前,盛夜行把冬天开始时盛开给自己拿的护肤乳从行李箱箱底翻出来撕开包装,挤在手心里揉散了,招呼路见星过来:“冬天皮肤容易干燥,我给你抹点儿东西。”

路见星往他身边靠了靠,点头。

“你皮肤好得跟女孩儿似的,得好好保护。”说完,盛夜行用双手掌心捧住路见星的脸,轻轻拍了两下,“我给你抹上了,你自己再把它抹散一下。”

什么东西……

这么腻。

路见星露出嫌弃的表情,把自己左半边脸蛋儿上的揩下来,抹到盛夜行的脖子上。

“……”盛夜行闪躲不及,无奈地用手将护肤乳拍散,问他:“你是不能忍受这个味道吗?”

路见星没动,晃了晃身子,不明所以地往窗口边看了看,才摇摇头。

“那沐浴乳?”

路见星又摇摇头。

“那我呢。”

盛夜行靠近了一点,“我靠近,可以吗。”

不错,小自闭今天涂的红痣。

那颗痣明艳艳地勾在眼尾,墨水未干,亮泽非常。

路见星敏感的嗅觉捕捉到了一缕皂香,想起来这是小时候自己曾在浴室偷闻过一天的味道。

六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他喜欢玩香皂,拿一块就再用直尺一片片儿地切,再一片片摆在皂盒里,一盆浴就把皂片全扔进去哗啦啦地到处洒水,边洒边喊:“喜欢!喜欢!”

路见星踮了踮脚尖,深吸一口气,享受盛夜行“肆无忌惮”的靠近。

他垂下眼看盛夜行胸前的胸牌,抿住唇角笑,再顺轮廓往上用目光描摹过对方凸出的喉结——

喉结上下滚动了一次。

路见星再往前站一点儿,那喉结又滚动一下。

他抬起手用指腹轻触上去,掌心贴住盛夜行的喉结,五指再指微微收拢,托住盛夜行下巴颏儿。

太近了。

盛夜行感受到路见星的吐息,下意识别开头看向别处,努力镇住自己容易被看出来的慌张。

“喜欢,喜欢。”他听到路见星大声地说,“好闻,喜欢。”

盛夜行又觉得,中午饭也不用吃了。

两句话,甜蜜撑一天。

年关将近,十二月的城市愈发湿冷,街道两旁枯枝叶败,校门口重刷过的白墙发出刺鼻的气味,街头巷尾的小吃贩都极少在高峰期之外的时间出来摆摊。

摆摊儿的少了,偶尔几只流浪的猫狗寻不到食物,就在街上晃悠。

自从校门口“铁撮箕”事件发生后,盛夜行压根儿不敢再把路见星扔到校门口一个人走了。

早上起得晚,上课铃已经响过一次,路见星开始因为没有准时到校而感到烦躁。

一路上有流浪的小狗跟着叫了一路,他更烦躁了。

回头用脚尖点了点地,盛夜行朝小狗吹一声口哨,说你别跟着你路见星哥哥。

路见星被逗得想笑,罕见地开口讲长句:“等下迟到,还记名字吗?”

“记啊。”盛夜行掩过讶异,伸手往兜里掏东西,“我操,忘了带我的刻章了……”

路见星憋不住地笑了一声。

买过早餐后,盛夜行带着拎了两杯豆浆的路见星过马路。

他低头装作不经意地瞟过路见星露在校服袖口外修长白净的手指。

他有一点想牵他。

冬天,十二月,年底,团圆——

本该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开心心过一个热闹年。

又到了一年之中许多人最忙碌的时候,郊区往城内运送货物的大卡车越来越多,偏偏重卡严禁进城,学校附近交界的公路成为运货的必经之路。

常有卡车轰隆驶过,扬尘十几米,把上下学的学生呛得不行,有些身体不好的,直接被家长命令要戴好口罩。

班上不少同学都是走读,被家长武装得严严实实,要不是盛夜行多看了两眼,他快以为李定西戴了个防毒面罩来上课。

高二七班上课上一半搜出一只鸡来的事情不知道被办公室哪个老师说了出去,教务处主任来班上巡视,点名说要路见星写检讨,写完了还得贴学校告示栏上。

“好。”路见星答应下来,手伸进抽屉就开始招找纸。

等到下课时间到,路见星扶着围栏下楼,撕不干胶把a4白纸往告示栏儿上贴,贴好了再掏出笔,往纸上写了三个字。

我错了。

第一节的课间,学生基本都在睡觉,校园里四处走动的人少。

顾群山在来学校的路上堵了车,刚进校园就看见小自闭一脸冷漠地正攥着什么往楼上走,吓得以为路见星拿了把刀,挎着书包几步追上去阻拦道:“路哥!”

路见星:“?”

顾群山:“别激动啊,你看这大早上的……老大他是不是又把你扔了自个儿先来上课了?”

路见星指了指告示栏:“检讨。”

检讨!

喜闻乐见的检讨!

顾群山松开路见星,挎着书包又飞速往告示栏边儿跑去围观,扫了一眼没憋住笑。

他知道路见星走路慢,于是抄近道从男厕所边冲上教学楼,进了七班教室就准备去给盛夜行打个小报告。

可惜盛夜行在睡觉。

老大正在补觉,他连挪凳子的声音都要小声点儿,更不敢说路见星上告示栏了,只得在前桌眼巴巴地等盛夜行能一觉睡到自然醒。

又睡了一节课,路见星在校告示栏上直接贴“我错了”仨大字儿的事传遍年级组,教务处主任气势汹汹地赶过来,拍门拍桌子一通训斥,最后还是不得不放软语气要求路见星重新写一份。

盛夜行睡醒了听说这事,差点没被乐死。

他在课桌下捏了捏路见星的大腿,低笑起来,说:“不能这么写,你再多添点儿字。”

路见星被捏得腿一颤。

他从抽屉里再抽一张纸,带了笔就往楼下走,再贴一张在告示栏上:不该养鸡。

得了,这下全校都知道高二七班路见星养了鸡。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