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伞。(2 / 2)

路见星垂着眼,任由盛夜行胡乱地、甚至略带粗暴地用手去擦自己眼睛上糊成一团的水和血。

他只觉得鼻子酸酸的,眼前越来越模糊。

眼睛里有什么液体在往外流,很像小时候自己一个人被孤立在小朋友队伍之外时的感觉。

那一天的路见星还没明白过来流泪的含义。

盛夜行没有起身去关淋浴头,路见星也没有。

“我们睡觉,”路见星比划,“我开。”

“开什么?”

“热的。”路见星指了指自己的后背,“不冷。”

“电热毯?”盛夜行问。

路见星点头,“嗯。”

“路见星,”盛夜行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喉结动了动,说:“你真的要跟我一起睡觉?”

对方没有否认。

“你知道俩成年男的睡一块儿是什么意思吗?”盛夜行突然想笑。

“十五。”路见星说。

盛夜行叹一口气,“你十七。”

“……”

路见星眼睛亮亮地看他,没点头也没摇头了,自己站起来,注意力被仍在滴水的淋浴头吸引去,伸手又把开关拧开。

“哗啦啦——”他们俩又被浇了一身。

“下雨,下雨!”

路见星指了指花洒,将双手举过头顶,摊开掌心,把双手中指之间相对,做了个“遮挡”的手势,“伞!”

他看了看被淋得一身湿的自己,又看看同样满脸是水的盛夜行,把自己的“伞”挪到盛夜行头上。

盛夜行突然环住他的腰身把人往跟前一带。

被拉拽得措手不及,路见星的手搭上了盛夜行的脖颈,被水呛得一阵咳嗽。

“路见星。”

盛夜行低声喊他。

被这么搂着腰还靠这么近讲话,路见星有些不解,盛夜行用尽全身力气抱紧他,小声地问:“路见星,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叫什么?”

卫生间在这一刻仿佛只剩花洒出水的哗啦声和两个人的心跳声。

路见星并没有思考太久。

“躲雨。”他说。

雨又大,砸到身上又痛,淋了还要感冒,当然要一起躲雨!

还是说……只有雨砸到我身上会痛?

关了水,盛夜行把路见星从卫生间抱出来放到凳子上,再拿毛巾和吹风机过来折腾,搞了快一小时才一起收拾完毕。

路见星又在盛夜行去洗澡的时候洗漱完毕偷上了床,把电热毯打开,调到最热,耐心地等人。

盛夜行上床的时候差点儿没被烫死,连忙关了电热毯的电源,问路见星:“你不觉得特别热?”

“热,”路见星都在流汗了,“我有,温差。”

“温差?”

盛夜行想起书上说的路见星对温度感知有偏差,心都揪起来了,“所以你是怕我凉?”

路见星耳朵热热的,逞强道:“没有。”

他其实很想说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又想否认……不愿意承认。

盛夜行一挨着自己睡,路见星睡觉必须背贴墙的臭毛病就被纠正过来了。

盛夜行直接伸胳膊把人揽过来,说要贴贴人墙,真墙冰冷的,你天天往上凑个什么劲儿啊。

路见星被这么抱着,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压根儿没懂盛夜行是不是在耍流氓,伸手顺着自己后腰往下摸,突然停住了手。

“呼——”盛夜行听他鼻腔长呼一声气,心脏擂如重鼓。

他没想到路见星会直接毫不忌讳地触碰过来,又听路见星一声低笑,还以为对方已自动开窍,要一改往日的高冷作风,要特性感贼沙哑地说句什么“size不错”、“流氓”、“硌着我了”等等令人浮想联翩的话……

“盛夜行。”路见星喊他。

他的嗓音哑哑的,语气非常急促,像憋得慌了必须要说句什么。

盛夜行也开始喘气,从喉咙间磨出一个字回应:“嗯?”

路见星沉默一阵。

他忽然说:“我,我……”

“不急,慢慢说。”盛夜行侧过头去往他脖颈间呼气,再吐气。

路见星突然讲话声音特大:“我也有。”

盛夜行:“……”

我知道你有!

行了,乖乖睡觉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路哥哭了也笑了。”——夜行哥哥偷偷拿小本子记。

————————

感谢营养液、霸王票和评论。

感谢温小溯的潜水炸弹。

感谢星星的红痣的火箭炮。

感谢敷衍牌压路机、温溯溯溯、啾狸的手榴弹。

感谢燕西的蝴蝶骨、淡墨素笺、撕咬、d_dayday、magic、应buling灵、宝贝猫猫虫、拥有小罗的吻的挽卿、404、达、是路见星的阿妈、佩佩君、我试过了贺情真的很行、临临的朝朝、盛夜行行不行(当然行了!)、吃吃吃莫吃了、yaakovtroye、爱男男仍爱男、贺情媳妇儿、的地雷。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