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不一样(1 / 2)

特别观星

第二十七章

这想法一出, 盛夜行愣了好半天没缓过神。

当兄弟可以、同学可以,怎么自己的定位就偏偏到了“伴侣”的份儿上, 是不是因为最近的关心过于……特别了?

男朋友。

这是谈恋爱的关系、要交心的关系, 不是闹着玩儿的, 也不是随便可以用自身缺陷搪塞的。

盛夜行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时松开紧握的手机, 掌心和手机壳上全黏了湿乎乎的汗。

他并不恐同, 也不是没听过有这么一群人存在, 自己也会好奇到去手贱搜索……但盛夜行下意识以为自己这辈子就独活了,根本没有考虑过找对象的事儿, 更别说性取向, 哪怕他已经成年了。

他不信有能长时间忍受他的人,能遇到的概率太低。

太低。

第二天上学,盛夜行监督着路见星没再把那只小鸡带来, 说上课时间都放在门卫室“寄养”。

他耐心不太够, 只得由明叔给路见星解释了好半天“寄养”是怎么回事儿,路见星也理解了挺久,最终得出结论:就像爸妈把自己放在这里一样。

临走时,路见星还抓着盛夜行的衣角说, 鸡会不开心。

李定西在旁边儿冲路见星傻笑:“叽——你这小鸡叫得还挺响亮。”

路见星跟着鹦鹉学舌:“叽。”

李定西逗他, “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路见星笑了一下, 特配合。

李定西来劲儿了:“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路见星嘴角勾了勾,用眼尾特挑衅地看李定西,不跟着学了。

李定西大喊一声:“喔唷, 路见星你挺坏啊!”

路见星瞬间躲到盛夜行身后去,用手攥着盛夜行的校服轻轻地扯。

李定西:“操……”

这寝室没法儿待了,小自闭什么时候和老大关系这么好的?!

“李定西你他妈别找揍。”盛夜行推搡李定西一把,漫不经心地说:“他学一句话能记好久,等回宿舍晚上他不睡觉和小鸡一块儿叽叽叽,你怎么办?”

“那不也影响你吗!”李定西说。

“我?”盛夜行掐了烟,嗤笑一声:“我能出去住。”

路见星顿了顿步子,又继续跟着走。

吃完早餐后的三人风一般地冲进学校,盛夜行嘴上叼的奶都还没喝完就扔了,边跑边给路见星喂油条,路见星咬一口笑一下,最后被呛到打嗝,蹲在地上缓了好久才缓过劲儿。

上午随堂突袭考作文,路见星又交了张奇怪的卷子。

改写作文的地方半个字他没写,全是画,用铅笔涂得潦潦草草,依稀看得出来是一个男孩儿骑在车上,风过掀起校服的一角,露出一截儿劲瘦精壮的腰腹。

盛夜行盯着卷子看了好半天,总算明白为什么考试考到一半路见星会突然伸手过来捋他衣服了。得亏他知道路见星什么性格,不然还以为是当众耍流氓。

不过画中人骑的这个车……怎么看怎么像摩托。

背景是拿铅笔涂的,路见星搞得一手铅才把天空一格格地全涂成雾蒙蒙的灰,骑车的人小小的,下眼睑边儿用红笔点了颗痣。

难道是画的我?希望我开心?

盛夜行带了满腹疑问,用胳膊肘碰碰路见星的,后者瑟缩一下,并不愿意讲话。

他好像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围的人偶尔附和,看样子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可其实根本就没有打开过某一扇门。每次书写都会画出来的小蛇盘踞在页脚,被画成了一个自己把自己打结的姿势。

考完作文考选择,路见星以比常人更快的速度迅速写完。

盛夜行一直暗中瞟着他,心想总算没什么问题了,突然听路见星在旁边儿开始念答案:“a!d!a!c!c!c!”

这一石激起千层浪,班上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哇操,学霸念答案了——”

“这什么神仙操作?”

“别说了,不想挂科就快照着写呗!”

唐寒停了巡考的步子,抬手示意全班停笔,用教鞭敲了敲讲台示意:“都先停笔。”

“c!”路见星又说完一道答案,冲盛夜行乐,“d!”

他和路见星对视片刻,笑了一下,侧脸在教室窗外的阳光下格外立体,“路见星,你今儿不烧开水改公布答案造福群众了?”

“啊。”路见星被自己呛了一口,不念了。

“水烧开没?”盛夜行看了一眼唐寒,努力给自己足够的耐心,压低嗓音学着路见星昨天模仿水烧开的声音:“啊——”

“开啦。”

被调侃的人回应得小小声,理直气壮地把答案用笔全涂了,在全班注视下站起来,嘴唇动了半天没说出话。

顾群山在前边儿帮忙:“寒老师,路见星要交卷。”

“就你话多。”盛夜行拿笔敲一下他的头,“你就不会让他自己说么。”

顾群山捂住头顶喊冤:“哎哟……我着急嘛。”

“管好自己吧。”盛夜行说。

考场直接念答案的事儿让路见星在校园里火了一下午,其他班不少人专门跑来七班瞧路见星一眼,大多数人都挺好奇是什么样的,怎么还能说话呢?上次打架打完了都没人再敢风言风语什么,这次总算有借口再去瞧瞧。

他们装着是去上厕所路过,其实眼睛全往教室后排瞟,盛夜行被看得烦,来一个他瞪一个,吓得有几个男生连人头还没数清就赶紧扭头跑了。

“喂!哪个班的?”李定西小跑着去往外望,“别吵吵!”

“李定西!能让你们班寒老师把路见星转我们这儿来不!我们班少个念答案的!”

走廊上又飞奔过三个人影。

他们后边跟了好几个男生,争先恐后地往七班后门大吼:“你们班儿小自闭之前不是不说话吗,现在能说话啦?”

“你有本事来我们班抢啊?”李定西脸红气喘地吼回去,“傻逼!上次被路见星砸豁的手好了吗!”

有人说:“叫你们班人挑盛夜行不在的时候喊啊!”

“李定西。”盛夜行出声。

“啊?”

“退进来,”盛夜行声音冷冷的,“进教室。”

李定西刚退进教室站在垃圾桶旁边,盛夜行就从椅背上取了篮球在手里转转,往后门上使劲儿一扔,“砰”地一声把门给砸关上了。

“坐。”盛夜行说,“别搭理他们。”

真烦。

路见星不仅能说话,还能自己一个人去买煎饼果子加蛋加里脊肉加青菜呢,还能去办公室帮老师跑腿儿,能一个人摸回寝室不摔跤,晚上关灯贴墙睡觉不喊怕黑。

我家小自闭能做的可他妈多了,都以为跟你们这群傻逼似的?

晚上放学,盛夜行因为要留下来参加篮球训练,只得把路见星送到校门口,再好好儿跟他说了一遍要走的路。

临走时天要黑了,他看路见星走出去几步,又纠正:“路见星,别踮脚尖儿走路。”

路见星点点头,突然凑过来在他脖颈处狠狠地嗅了一下,闻到自己喜欢的味道之后满意地点点头,转头又走了。

这种味道对他来说是慰藉也是安全感的保证,至关重要。要是哪天没闻到,就可能成为路见星烦躁和大吼大叫的根源。

这种味道也让他回味,愣神似的在校门口的塑像下站了好几分钟,才低头盯住自己的脚,开始琢磨先出哪一只比较好。

这个问题又让他多思考了十分钟。

他依稀记得,李定西说不回寝室,盛夜行也说不回寝室……这么晚了还要训练,所以今天寝室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