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男朋友(2 / 2)

路见星的烦躁逐渐消失,不再生气地大吼大叫,只是说:“这,样。”

“对,试着慢慢地去说话……说清楚。”唐寒递过来一把染过色的豆子,路见星掌心被堆得痒痒,没忍住笑了笑。

唐寒看他笑了,心里也踏实,说:“见星,你的感官输入还多需要时间去适应……这些东西可以放在校服兜里揣着,每天时不时就摸摸。”

路见星顿了快有一分钟,才说:“好。”

唐寒说:“喜欢封闭空间?”

路见星点头。

“钻衣柜不是不可以……明天老师再送床被褥和枕头过来,给你垫软一点儿。喜欢盛夜行那种床帘么?能遮光。学校前段时间挺缺这个,供货商那边要拖延几天,翻年一过就去给你安。”唐寒说完,向他征求同意。

听完,路见星眼睛亮了亮。

“还有,寝室里是不能养动物的,见星。”唐寒喝了口咖啡,“喜欢小动物的话,我们都有给你安排接触动物的课。”

他的目光挪到办公桌上的小盒子内,黄色毛茸茸的小鸡崽正撅着屁股晒腿儿。他只是看,并不动作,许久才低低地说一句:“我的。”

“你自己去买的?”

“……”

路见星权衡一二,决定不能出卖盛夜行。可他一走神,唐寒立刻看出来了不对劲。

没和路见星多说什么,唐寒忍着笑,完全能想象盛夜行去买小鸡的样子。她先是招呼了路见星去帮她把文件送到文印室去,再和路见星说现在可以回教室上课了。

路见星转身出办公室,差点儿一闷头撞到盛夜行胸膛上。

盛夜行:“你又不看路?”

路见星:“……”

唐寒正在办公室里间接水喝,看盛夜行自己来“撞枪`口”上了,直接喊他进来聊聊。

亲眼看着路见星回了教室,盛夜行才放心又折回办公室,吊儿郎当地敲了敲门,一只脚踩上不锈钢门框,迅速嚼碎了嘴里的薄荷糖吞下去。

口腔里持续着一股甜腻的味道。

唐寒笑笑说:“今天看懵了?”

“真看懵了。要不是亲耳听,我都不相信路见星能尖叫出那么高的分贝。”

今天路见星不仅叫了,还特别烦躁,身子左右摇摇晃晃的,一句话都不说,校服袖子被他自己扯得一团糟,全皱一块儿了。

“上学对他来说,其实挺痛苦的。表面孤僻好斗,只是因为怕被伤害。”唐寒说,“你站在他旁边按一次打火机,那种‘咔咔’声会震到他,从而脑内循环一整天,然后一整天都眼前窜火花。偶尔出现幻觉,他会感觉自己是悬空的。”

盛夜行愣了好半天,说:“我的疏忽。”

唐寒拍拍他的肩膀,感慨道:“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夜行。你也是孩子,你有权利去安排自己的生活。你现在能和路见星相处下来,我们真的很惊喜。”

“老师,我还有个问题。”

“你说。”

“他为什么睡觉不穿裤子?前段儿李定西怕他着凉就让他穿,他死活不穿,要不是李定西拦着,路见星能把内裤都脱了。”

盛夜行一边问一边在内心唾弃自己:这是什么糟糕的台词?

“触觉敏感啊,他巴不得一年四季穿短裤,越少的布料碰他越好。”

回到教室,路见星已经去帮唐寒送第二趟资料了。

盛夜行找季川转发了那篇讲“感官超负荷”的博文,趁着下课时间把桌椅拖出来摆在教室中间,咬着滤嘴儿就准备让顾群山开始抄写。

“老大,在教室你还抽……”

“没燃,”盛夜行瞥他,“怎么,你想抽一根燃的?”

“不不,也不是这意思。我意思是,感官超负荷……意思是会不舒服?”顾群山拿着书凑过来。

“应该是。”盛夜行接过书翻页,催促道,“快拿个本儿,我说你记。”

顾群山一把草稿本甩过来,盛夜行摁了支笔给他,照着书上内容小声地说:“当他失去平衡或方向感时……不对,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失去?”

顾群山:“没站稳摔了?李定西不是说他老摔么。”

盛夜行:“李定西。”

被点杀的李定西赶紧转头过去假装写字,等着盛夜行一脚踹凳子上,嘀咕:“本来就是嘛。我下次不乱说了……”

“二,皮肤泛红或突然苍白。”盛夜行念着,又停了。

路见星脸蛋儿一直都挺白啊。

但脸红,要怎么区分是害羞了还是感官不适?

算了继续看。

“三,坚持拒绝活动,心跳加速或脉搏突然下降。四,歇斯底里地哭喊、胃难受、恶心呕吐。”

盛夜行念着,抬眼去看记得笔尖翻飞的顾群山,“焦虑和生气。哎?他好少生气。”

“我感觉我路哥都悄悄生气,就等着爆发呢。”

“六,开始不断鹦鹉学舌或者说一些熟悉而又不相干的词。这还真有……经常学我讲话。”盛夜行想起路见星老迷迷瞪瞪地重复语句,有点难受。

之前还以为路见星是卖萌和发愣,没想到是整个人都被浸泡在“超负荷”中的表现。

“还有最后一条,对温度不敏感,没说冷也要检查保暖情况……”

盛夜行眯着眼念完,顾群山开始笑:“我靠,老大你这是给人当老妈子呢还是当搭档啊?”

操。

盛夜行瞥他一眼,没说话,嘴角抿着笑。

给他当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还有两更,亲亲,大家晚安。感谢支持正版。>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