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同桌(2 / 2)

她这没喊不要紧,一喊班上后排的大部分同学全围了过来,但他们也只敢围路见星,盛夜行桌子前几乎是空的。

盛夜行把路见星的凳子往自己这边儿挪点,瞥了一眼围过来的同学,没说话。

见盛夜行并未露出那种“别靠近我”的表情,其他同学放松了不少,一个个撅着趴在路见星的桌前,问:“是什么?”

“你带什么好玩儿的来啦。”

“给我们看看吧路见星,还没上课呢。”

路见星被吵得烦,愣着也不知道如何回应,感觉又回到了刚转学来的那一天。他紧张地抓紧了桌角,把校服袖口攥进掌心内,半个身子直接趴倒在桌面上,不吭声。

“鸡。”

盛夜行忽然说,睨了一眼所有人,“我说完了,你们能回座位了吗?”

他看着众多目光中含有好奇的同学,不知道哪儿来的毛病,心中某一块地方又软软地凹陷下去。

盛夜行长叹一口气,皱着眉再说一遍:“路见星有一只很小的小动物,正放在抽屉里。现在马上要上课了,等会儿老师来了就得被收走。所以等下课了,我再劝他给你们看看,行么?”

不少同学点点头。

与此同时,早自习完毕,第一节上课的季川老师拿着教案进来。

他先是表扬了一遍班上这次月考数学成绩还不错的同学,最后把一张白卷扯出来摊到桌面儿上,朝盛夜行动了动手指。

盛夜行看了看旁边桌子上无缘无故趴了一早上的路见星,只得自己上去给路见星取卷子。

卷子拿到手,盛夜行扫了一眼这张只写了名字的白卷,发现前几个选择题路见星都做了,还是全对,但后边儿他就什么都没写,卷面上还有不少拿铅笔芯点的小圆点,看不懂什么意思。

“路见星,”盛夜行用胳膊肘碰碰他,“你哪里不舒服?”

他看到路见星趴着,手里拿了个手机正在给自己发微信。

手机震动,盛夜行打开手机微信,收到消息:——我想一个人待。

盛夜行回复:——想回寝室吗?

路见星:——趴着。

盛夜行:——行吧,那你先趴会儿,有什么事叫我。

他握着手机又看了会儿,路见星并没有再回复了。

路见星现在和他坐得非常近,因为刚刚盛夜行伸手把路见星的凳子往自己身边儿挪了挪。

课上了没几分钟,路见星忽然把手伸过来放到盛夜行大腿上,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路见星弹钢琴似的,用指尖在盛夜行的腿侧轻轻搭了几下。

“……”

盛夜行解开了领口的纽子,觉得呼吸顺畅了一点。

结果小自闭还是不安静,又把手凑过来牵住了盛夜行另一只没有握笔的手,然后,他就这么牵着不动地一直过了整节课。

下课铃响,盛夜行把手放开。

掌心起了一层薄薄的汗。

路见星还是趴着,偶尔侧过脸来看他一眼,又继续把脸埋进自己的手臂,一动不动。

长大了,趴着已经算好。

小时候自己有时候动不动就躺地上装死或是拿头去撞地板。

路见星偶尔回想起来,经常都不能理解自己这样的举动。

课间休息,不少同学都围过来说要看那只小鸡崽。

盛夜行在得到路见星的允许之后,把那只小鸡捧在掌心里郑重地拿出来。学校里因为为了帮助学生学会“去触摸”,在学校里会放养一些温顺的猫狗,但是小鸡他们有些还真是第一次在校园里看见。好奇心驱使着他们越靠越近,有女孩儿还会夸奖说非常可爱。

路见星虽然半趴半坐的,但他还是看到了大部分人善意好奇的眼神。

被注意的感觉原来这么好。

被喜欢的感觉,原来也这么好。

哪怕真正的目标对象不是他,路见星也从心底觉得非常舒服。

他看了一眼盛夜行,后者正满脸无奈地捧着那只番茄炒蛋色的小生命,眼神却时不时往自己这边瞟。

盛夜行甚至眨了眨眼。

路见星被眨得心尖儿发痒,揉了揉胸口处的衣料,红着耳朵又趴好了。

真好啊。

下节课也是季川上,但他没想到上了一半,突然在教室某个地方听到了诡异的——

鸡叫。

从小鸡崽开始嚎第一声起,路见星迅速坐直身体,把课桌稍微往自己这边斜了斜。盛夜行反应更快,也心虚地打挺脊背,拿书遮了遮路见星这边儿的动静,掐住自己喉咙猛地一咳嗽。

“咳咳咳——”

“叽叽叽叽。”

几句没咳完,小鸡叫声越来越明显,盛夜行用脚尖轻踹上前桌顾群山的凳子,顾群山好歹跟着盛夜行玩儿了那么久,早就轻车熟路,也跟着开始“掩面咳嗽”。

顾群山和盛夜行一咳起来,全班大部分人也听到了鸡叫,一瞬间,教室里展开了一场此起彼伏的咳嗽大赛。

路见星还有点儿懵。

干什么这是?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