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叽。(2 / 2)

他说着,校服衣兜里忽然有活物动了动,盛夜行赶紧把手掌心捂进去轻轻摁住——别乱动!

“最近都买袜子,什么原因?”吴老板嘀咕一声,“要哪种?”

盛夜行挑了张网上搜出来的照片给吴老板看,“圣诞袜,能装东西的。”

“啊……这玩意儿我这里没有。”吴老板说,“回头我进点儿货,你再来看看?”

“成,多谢吴哥。”盛夜行皱了一下眉头,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他踢开了副食店门口挡路的小石子,咬住校服领口拉下拉链儿,再把他手里捧着的一团小活物兜进内揣,心情还有点儿紧张。

这么小个东西,在外边儿吹这几步路的风应该死不了吧。

从宿舍楼下神神秘秘地走过,盛夜行的双肩又落了些小的雪粒,用温热的掌心一拍,总能把那些糖盐似的白色给攥化成一滩滩水渍。

他喊亮了楼道里的灯,大跨步上阶梯朝五楼奔去。

敲开门,是李定西。他裹着羽绒服,伸手去拍盛夜行双肩的水珠,“哎哟”一声,手臂止不住地抖:“都几点了老大!我都先回来了,你跑去哪儿了?”

“农贸市场。”

盛夜行躲过李定西撞过来的力度,“路见星呢?”

“刚刚出去拎开水了,我看他今儿走路摇摇晃晃的,还有点担心,我说我来,他说不用,我就……”

“你不知道追出去?”

“老大你怎么这么双标啊,”李定西说,“我多动症一上头拎水还手抖呢!”

盛夜行示意他让开点儿路,嘴里还是不停歇,“他最好是别摔路上了,开水壶那么烫。”

“哎呀,你怎么这么能操心啊。”

“……”盛夜行睨他,“你也没省心到哪儿去。”

进了宿舍坐下,盛夜行看路见星那儿满桌的断头毛线,一缕一撮地全纠缠在一处,伸手薅了一把,疑惑道:“这什么?”

这俩不省心的人猫在寝室干什么?

“啊……路见星今天下午回来拿了双新袜子出来拆包装,然后他也没说要干嘛,坐下来就开始拿把剪刀对着我,”李定西拍拍胸口,“我他妈还以为他要拿剪刀捅我!”

“然后?”

“他二话不说,把袜子颈口‘咔’剪了,又‘咔’把另外一只也剪了。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把有一双的线头拎着扯,扯啊扯,扯上瘾了,另外一只就被扯没了……”

“……”

盛夜行想象了一下小自闭捋着校服袖口捉一把剪刀扯袜子的模样,是觉得有点儿心惊肉跳,继续问:“他剪袜子做什么?跟你说了没?”

“我问他,我说你整这些东西做什么?袜子大了小了跟我说啊,我去帮你换。他看我几眼,没吭声。”李定西说。

听他这么描述,盛夜行无语了,“你得直接点儿问,为什么剪袜子。别的他听不懂。”

“我太同情你了,还要和他一组半年多。”李定西拍拍他肩膀,“哥们儿挺住。”

“他到最后都没和你说为什么?”

“没啊。哎哟,九点了。”

李定西打个哈欠,端着脸盆从盛夜行旁边绕过去,“老大我去洗洗澡啊,路见星应该快回来了。”

宿舍里开了空调,暖气足足能把整个宿舍的寒气给吹热。

盛夜行这才进来十分钟不到,后背已经开始出汗了,他看了一眼路见星放在桌上被剪掉的袜子,决定把他怀里的小活物放进去。

袜子正好把颈口剪了,里边儿空间恰恰就适合装这么一只,盛夜行越看越满意,再找了个黏贴挂钩弄到床头上。

他又把路见星剪剩的毛线头领出来筛了几根暖色调的,撮成长条,给小活物的脖颈上系了个蝴蝶结。

“盛夜行。”

他刚偷偷摸摸做完这些事儿,就听到背后有人喊自己。

路见星把裤腿挽得老高,跟插秧的似的,上半身校服略显宽大,额前的碎发都被打湿黏住了。

他攥了攥衣袖,盛夜行发现他掌心捧着一个什么小瓶子。

“你拿个什么?这儿怎么又把袜子剪了?”盛夜行严厉起来,“在宿舍里拿把剪刀很不安全,知道吗?”

“嗯。”路见星抿嘴唇,“圣诞。”

“啊?”

“圣诞节。”

他重复一遍,先举起手里的水蓝玻璃瓶,突然按泵口对着盛夜行喷一下,“香水。”

“我靠!”

这玩意儿跟防狼喷雾似的,味道还挺好闻,但猛地这么一下子刺激得盛夜行忍不住后退几步,皱着眉闻闻自己肩膀又闻闻手,“你给我喷香水做什么?”

路见星的回答十分直接:“好闻。”

“但是不能随便往别人身上喷,你……”

他还没“教训”完呢,路见星又打开衣柜喷了喷,又往自己床上喷了喷,然后嘴角带点儿笑容,把这一瓶香水塞到盛夜行手里。

路见星张张嘴,没说出来话。

盛夜行也不吭声了,就等他说下一句。

“送,”努力镇定下来,路见星说完第一个字,就指指盛夜行,“你。”

热的。

盛夜行只能感觉到这瓶香水……是他妈的……热过的……

也不知道是拿什么热的。

开水烫的?

谁告诉路见星冬天喷香水要热一下的?!

“你还热了一下?”盛夜行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现在总算懂了唐寒说的“理解不了”是什么意思了。他们想法足够单一直接,像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路见星点点头,很乖,“嗯。”

“那,我谢谢你。”

盛夜行稀罕这瓶香水,将其在手中握了握,才说:“你以后……别往床上喷,跟空气清新剂似的。香水不是那么用的。”

“以后,就是你的。”

盛夜行再努力去理解路见星讲话,现在在之余还是卡住了壳,“嗯?”

“味道。”

路见星突然说着,闭了闭眼,“好睡觉。”

盛夜行:“……”

他真的很想拿一个笔记本来记一下这些天路见星在他面前卖萌装乖留下的撩拨话。

谁扛得住。

“袜子呢?”他深吸一口气,觉得现在暴风雨应该来得更猛烈点儿,但他收到了第一份礼物之后,心中隐隐有了猜测,“是你剪给我的圣诞袜?”

路见星一边低头翻书,一边磨出一个单音节鼻音,“嗯。”

算了,说什么“你看看你的床头柜”、“猜猜我给你买了什么”这些话根本就不适合路见星,盛夜行直接伸手把他的小礼物从床头取下来递到路见星眼前。

路见星低头去看时,觉得心里的触动感似乎无法用语言去描述。

是一只小鸡。

他上幼儿园、小学时才会在校门口看到的那种黄色小幼崽,毛茸茸的,眼睛黑溜,脚蹼踩在软软的袜子上,头顶被糟糕的染料“不小心”顶了一坨红色小帽。

“送给你的……喜欢吗?我今天去副食店,还喊吴哥给我找圣诞赠礼了,结果他说没找到,以后有了再通知我。”盛夜行说。

“那就明年,”捏了捏包裹住小鸡崽的袜子,路见星继续说,“我也去问了。”

盛夜行想起老吴古怪的眼神,还说最近怎么那么多人,只得说:“怪不得。”

“圣诞节,”路见星说,“是月底二十五号。”

“嗯,你先养着。”盛夜行搓了一把头发,身上还挂着水珠。

“活的。”

“对,不喜欢?”

瞥他一眼,盛夜行迅速把目光挪开看向别处,“不喜欢也没用,我已经买了。”

路见星满脸疑问,还没开口,盛夜行又来一句:“月底可以宰了煲鸡汤……还是说你比较喜欢吃黄焖鸡?”

他说完这句,路见星感觉自己掌心里的小鸡崽好像“叽”了一声。

路见星:“……”

煲鸡汤……

这得养到明年圣诞节。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