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特别观星 > 22、小测验。

22、小测验。(1 / 2)

特别观星

第二十二章

盛夜行站在楼梯口看了路见星很久,心中油然而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满足感。

烫吧?

我也烫。

他握了握路见星发凉的手,咳嗽一声:“烫是正常现象,你不用紧张。”

路见星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想偷笑。

虽然他好想说,我真的紧张。

高二七班一个班二十四个人,分了十二个组。

因为盛夜行和路见星这组比较够呛,唐寒直接把他俩安排到了最后一组,说这样互动的时间会留得充足一些。

高二七班专设的月考内容并不复杂,除了文化笔试之外,面试有基本就是简单的聊天,但这种交流需要两个合作伙伴配合完成,并由老师记录下全过程。

笔试完毕后,面试的长队一路排到主教学楼卫生间门口,早有些等不住的学生按着楼梯间扶手翻上翻下,还有坐在阶梯上抠手的,校服解了系在腰上也不知道到底在干什么。

除了面试交流之外,唐寒专门增设了一门只针对于路见星的考核内容——面容辅助。

她把人脸面部的“喜怒哀乐”四种表情做成纸板拼凑在一起,方便于路见星去辨认。

在她观察了一段时间路见星后,又新找了些“不屑”、“无奈”,等等表情做成纸板。

路见星这种“高功能”在她眼里总是有更大的进步空间,她也有耐心去拓展。

唐寒心软,一碰到考核就比较担心“软件”差点儿的学生,考了没几组就到考场外边儿站一站,看看后几组的学生有没有在认真筹备。

除了和搭档在讲话上交流困难的林听之外,还有一个让唐寒比较担心的就是柳若童。

小女生的病不太容易说得上来,但她有个“臆想同伴”,似乎已和她成为了形影不离的朋友。

唐寒偶尔瞥见两“人”在空气中对话,倒不像旁人那样觉得惊悚,更多的是心酸。

市二的主教学楼不算太高,靠近高空都安有足够安全的围栏。

学生发病失足跌落的事情还未曾发生过,但在这所学校,一切的准备都是防患于未然。

教学楼旁边有过道相连一座小阁楼,天台的高度和教学楼三楼差不多。

小天台的栏杆漆红锈,满是灰尘的地上扔了不少废弃书本,偶尔会有学生把锁开了上去。

一出天台,能看到雨棚下的废弃告示栏上有贴过《禁止靠近天台》、《市第二学校学生安全守则》等等已经泛黄的旧文件。

几十张彩色心愿便利贴覆盖于上,将严肃取而代之成了独一份的可爱。

唐寒和学生沟通得累了,端起茶杯加开水抿一口,转身走到窗边往外看,感觉自己呼吸都停止了一秒——

从主教学楼走廊往外看,她能看见有两个穿蓝色校服的学生正并排站着,耳朵里各塞一只耳机,像很亲密,又各自望着别处。

路见星和盛夜行站得很近。

应该是不太习惯在公共场合亲近,路见星好几次挪了脚步想站远一些,盛夜行总是仗着身高优势拎住人衣领就扯身边儿来。

盛夜行的表情极其不耐烦。

但他的手肘还是有意无意地往路见星那儿靠。

他甚至在上午过于刺眼的阳光破开云层重重时,伸手拉了一把路见星的衣袖。

“唐老师,”后边儿有学生小声地喊,“我准备好了。”

“来了。”

说完,唐寒朝那边瞟了一眼。

她感觉心头如暖流涌过,捻了捻衣角开始掰指头算日子——

自从上次盛夜行在寝室发病过后,他们值班的生活老师轮流在走廊上搭了小床,就为了守五楼这一间寝室。

他们不敢贸然直接住进去,怕伤了盛夜行的自尊。虽然唐寒知道盛夜行并不在意,但青春期的男孩子心中想法一天变一个,谁都不知道他是否会生出自卑的想法。

天台上。

那首“不慎”分享的歌已经听完循环了好多遍,盛夜行只能点开列表循环,却发现路见星手机里全是纯音乐。

要么指弹要么钢琴,调子无一例外地柔软细腻。

盛夜行:“你,有没有那个……”

“电音。”路见星学会了抢答,“有的。”

“嗯?你听那些?”盛夜行把手机又接过来,点开路见星存电音的歌单,愣了好几秒,才说:“路见星你有点儿东西啊,歌单重合度和我那么高?这些都是我平时听的。”

路见星点点头,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抢过去,瞥他一眼。

他好像是在说:关你屁事。

盛夜行不太爽他这种拒绝回答的态度,朝他勾勾手:“你是不是偷偷往我手机上连蓝牙了?”

路见星:“……”

自恋狂!

我只是……在寝室里无聊的时候刷音乐app点了附近的人。

盛夜行的所有社交软件头像都是全黑,除了wechat,其他用户名永远是“sjwhdiyjhsw”这种谁也搜不到的字母,太好辨认了。

看教学楼上走廊排队的队伍又短了一截儿,盛夜行取下耳机拍拍衣摆的灰,特自然地要去抓路见星的手。

没想到,一向不怎么反抗的路见星居然侧过身躲了一下,脸蛋不知道是被阳光晒得红还是怎么回事,较真儿地说:“不能牵手。”

盛夜行正一只手拿着手机回消息,“嗯?”

“我们,”路见星甩不开,“在外面。”

“哦,在寝室就可以?”

“……”路见星犯了难,一时间想不出来在外面和在室内的区别,也不太能理解所谓的“隐秘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盛夜行追问:“你是不是怕别人看见?你知道牵手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

“什么意思?”

路见星努力理解了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句地说:“我很爱你,你也很爱我。才能牵手。”

盛夜行明白他在纠结什么了,“那如果是喜欢呢?”

“喜欢?”路见星能明白这个词,又解释不上来。

一向说话简练的盛夜行主动抓重点:“就是想一直对一个人好……那,如果是喜欢,可以牵手么?还是怕被看见?”

如果那天天台的围栏高度不够高,天气不够晴朗,阳光不够耀眼——

盛夜行或许不会记住这一天。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