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抓重点(2 / 2)

盛夜行知道季川在盯他,也不好不给老师面子,坐直身子,把英语书收起来。

季川又咳一声,跟真感冒了似的,特严肃:“你们现在高中,有些同学之间关系好我明白,同桌更是天天都在一起,感情自然浓厚,但……”

停顿音拖了老长,季川老师淡淡道:“这不代表你们可以抱着上课。”

不上课就不上课,还待着路见星一起开小差?!

路见星那小差是能随便开的么?

“……”盛夜行不自然地假装四处看风景。

“……”路见星的耳尖红了红。

全班哄笑之后,开始四处寻找所谓“抱在一起上课”的同桌,路见星和盛夜行两个人的脸各朝一个方向,压根儿没人会怀疑到他们头上。

圣诞礼物的事不了了之。

下课铃响,盛夜行从放学开始就盯梢似的盯那礼物,一路看着路见星把它抱回宿舍,再盯着路见星把它放在桌上慢慢打开。

一张贺卡,一颗苹果,一双手套。

路见星慢慢地把手套戴上,看了盛夜行一眼,好像在问好不好看。

你还敢问我好看不好看?

盛夜行被这个冒出来的想法吓一跳,赶紧转过身去让自己清醒点儿。他冷静了老半天,路见星都把手套戴了又脱脱了又戴,他才开口问:“你喜欢这个?”

“嗯,”路见星也不笑,“我的。”

盛夜行点头,“别人送你东西,你说谢谢了吗?”

“说了。”

盛夜行贼心不死一般,扬下巴装酷,“那,你心里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么?”

“没有。”路见星重复一遍,“我的。”

“感激?有吗?”

路见星摇摇头。

“会戴吗?”

“不戴。”路见星说,“以前,都不戴。”

“感激都没有……”盛夜行长舒一口气。那更不可能有别的什么情感了。

路见星收别人的礼物,会说谢谢,但他其实是明白不了真正的“感谢”是什么,也不会去使用。因为他习惯了一切照旧,突如其来的物品只会让他感到不安。

像想到了什么,盛夜行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毯子递给路见星,“电热毯,拿着。”他边说边喝水,“你拿这个铺床,晚上睡着暖和。别跟我说你不要,半夜冻来抖得跟筛糠似的。”

入冬了,路见星父母兴许是太忙也没多少时间过来探望,被褥倒是够了,但额外的保暖品自然没有送,路见星也不吭声,晚上就盖着他那床棉被睡。

可今年的冬天湿冷刺骨,明显比往年的温度低了很多。

半夜肺都要咳出来了,第二天大早上一张脸煞白,屁都不放一个。

面对“电热毯”,路见星表现出了些许抗拒。

盛夜行给他示范了一遍这宝藏玩意儿怎么使用之后,叹气道:“你收下吧?就当我的道歉礼。我其实……一直挺想跟你说对不起的。”

路见星沉默一阵,忽然出声:“圣诞礼物。”

“啊?”

“圣诞礼物?”路见星比划了一下,“苹果。”

盛夜行懵圈儿了,跟不上他的脑进度,“什么?”

“差个苹果。”

哦,又开始花式较真儿了。

“这不是圣诞礼物,是我给你道歉的礼物,我上回欺负你了。算了,这他妈……也不能算道歉礼物,不够隆重,”盛夜行被他整得想笑又觉得不该笑,“直接点讲,我就是想你晚上睡得暖和点儿,免得早上起来不舒服还打喷嚏。我说清楚了吗?”

路见星:“……”

盛夜行一拍额头,“路见星,你抓个重点。”

“……”路见星小小地沉默了几秒,声音脆脆的:“这他妈。”

这回轮到盛夜行:“……”

第二天,用了一晚上电热毯再爬起来的路见星简直元气满满。

起床号一响,他掀被子站起来穿衣服的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盛夜行坐在床上看了好半天,终于不用担心他又一个没注意把袖子钻错洞了。

他和路见星的床铺是并排对着的,中间跟隔了条银河似的,好在盛夜行偶尔起夜,把床前挂的小夜灯打开就能看清楚路见星睡成什么样儿了。他有时候夹被子有时候不夹,唯一不变的就是缩成一团、背贴着墙,也不嫌冷。

偶尔路见星大半夜起来钻衣柜里睡,盛夜行想把人从柜子里拉都拉不出来。

城里郊区往往都比市区内冷,温度一低下来人穿什么都漏风,更别说校服薄薄的,一阵寒气刮过来得吹得浑身冰冷,凉意卯足了劲儿往前胸后背钻。

路见星正攥着袖口站在寝室楼下,左手手腕上挂着煎饼果子。据李定西说,这是盛夜行花了二十多块钱加了七八种肉和配料才买来的,夹都夹不住。

他右手手腕上挂了珍珠奶茶。

当时买早餐的时候,李定西在一边儿吼:“老大你怎么大清早的就给他买奶茶?这玩意儿喝多了容易长胖!你看看,你瞧瞧,你摸摸我们路哥这脸,能发胖吗!”

盛夜行看李定西摸上路见星的手碍眼,冷笑一声:“把你猴爪子拿开。”

“不能发胖……”李定西收回手,“路哥这是爱豆脸。”

“胖点儿怎么了?”盛夜行把奶茶递给路见星。

没想到路见星还特别会自我管理,认真道:“不能胖。”

“对,少喝点儿。你还要发育,还在长身体。”盛夜行说话特别老成,压根儿没考虑到自己也就比路见星大一岁。

李定西在旁边不怕死地问:“我不也十七吗?老大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呢?”

“你个子够了,路见星还矮一截儿,”盛夜行瞥眼过去,“你问问路见星还长不长?”

“发育。”路见星忽然说。

“嗯?”

“五十岁。”

“发育到五十岁?”

路见星点点头。

被逗乐了的盛夜行低笑道,“那还喝么?”

戳吸管的手顿了顿,路见星挺难为情地又嘬一口奶茶,把珍珠含在舌尖卷了卷咬爆,最终还是选择把吸管儿又戳进去,表情严肃:“喝。”

“……”

盛夜行想伸手弹他脑崩儿。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